語文.書話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細談中文辭義──單周堯教授《咬文嚼字集》序(陳耀南)

有人為喝「阿二靚湯」,不惜「赴湯蹈火」─此湯與彼湯,究竟有何異同?

享受「荷葉飯」,讀賞〈愛蓮     說〉─「荷」之與「蓮」,究竟是二?是一?「己」、「已」、「巳」─三者酷肖如斯,到底分別何在?是否悉尼近郊名勝「三姊妹」,聯袂移居到華山夏水?

「寺人」是否佛廟之人?有人見到「神」,為什麼恍如觸「電」?

為什麼有力而在上者保「佑」,而居下在旁者輔「佐」?左翼右派,如何矛盾統一?《三國志》為何不寫為「誌」?

「羣雌粥粥」──是否一班大媽,競享肉糜,熱鬧喧嘩有如墟集?

南下牧馬的胡人敗「北」,是否「振大漢之天聲」的「龍城飛將」,不把他們逐向東、南、西方,而只驅向翰海、戈壁?

「游」之與「遊」,有無水陸之別?如果「獨上青天覽明月」,又應當用哪一個?「友誼」之「誼」,講讀為「義」,抑或談說為「宜」,有什麼不同結果?

「矮」之與「射」,都是兩文拼合成字,是不是倉頡或者別位古聖先賢,一不小心而調亂了形意?

北京王大爺,當年還在天子腳下「看到」宦官;廣州陳師奶,昨天又在港珠澳橋上「見到西人」─哪個視覺行為的描述,更合文字本義?

「俗字」與「正體」,如何分辨?「方音」與「異讀」,怎樣處理?

總據《說文》,為什麼會「下筆多礙」?如何可以如《老子》所謂「去甚、去奢、去泰」?

……

拜覽文農教授單兄周堯博士這本「牛刀小試」的通俗利眾之作,以上疑難統統渙然冰釋;通人、後生,都會獲益不淺!

幾十年來,小弟常蒙堯兄(他不在場,我們又會偶然故意誤讀他的貴姓為「丹」而繼之曰「公」)不棄淺陋,惠賜我經常連題目也讀不全懂的專文。這次回港數天,又承見示待梓大作,並囑撰序,歡欣榮幸,幾乎對酒店房間電視一二百萬人遊行的場面「看」而不「見」!

單門高弟謝向榮博士,在賀壽特輯感念師恩,憶述「單師馳騁古今載籍,每遇不識之字,則逐行反覆細讀」,「一年級即讀《五虎平西》……」─慚愧慚愧!在下虛長單公五六年,也在小學五六年級時,隨着小白臉狄青在戰場上邂逅貌美如花、含情脈脈的「單單國」雙陽公主(以上專名如有誤記,皆因年事漸高,請諒請諒!)。隔了好幾年,才知道那番邦即是「鄯善」,而隋唐名將單雄信的姓,讀音也是「善」而非「丹」。鈍根如在下,愛奇探究,就此停步。拜識單公後,就常常想像:好學而早慧的他,發覺自己姓氏與常字異讀,也在他豐沃的心田,早就播下千百種子。至於「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亦勢所必至」,這明儒的名言,也必早就深有體會。至於一切窮變通久的根源何在,軌跡何由,我們就竚待謹嚴精密而廣大融通如單兄者的啟迪了!

謙謙君子  溫潤如玉

拜識單公四十餘年,仰觀着他不斷「積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研閱以窮照」,望重儒林,心悅誠服的知交賢徒遍於兩岸三地;年前也共同慶賀他七十榮壽,「從心所欲不踰矩」了!在下賀文陳說:單兄著述最多,是在儒經訓故,聲韻文字;所絜在「徵實窮真,盡精致廣」之矩。他當然更有「泛愛眾而親仁」、踐行理義之矩,和「游於藝」的詞章書法之矩,於是撰就賀聯,謹表敬意:

博文深考訓,約禮羨肫仁。功裨群經,敦厚安柔,五福壽康攸好德;

純粹比精金,清和輝潤玉,培成多士,尊榮裕富,眾歌恭讓頌溫良!

拙聯辭或雅達未臻,語語實出肺腑。認識者恐怕很難不眾論僉同,說周堯教授:儀容好─望之英朗,習慣而自然地「齊明盛服」,得體大方。

態度好─接之也親,和藹懇切,從容有度。

學問好─英語精通而中文深廣全面,書法秀懿,兼通詞章義理之長,至於聲韻文字訓詁考證,可說寰宇共推,不只港台大陸而已,文農教授無論自修、誨人,都宏觀全局而常見其大,卻又核究精微而一絲不苟。知友良朋之多,及門高弟之眾,實在一時之盛。

品德好─長輩們喜歡證說:他自幼有禮謙和,從少及長以至名高海內,一貫地待人以誠,處事接物,有守有為,不慍不火,本身表現得誠實自然,人家感覺得安和喜樂。

總之,筆者每想起他,就聯念早在識荊之前、高中會考前念過那篇小程子為兄長而作的紀念文章最後部分那些精采語句:

先生資稟既異,而充養有道,純粹如精金,溫潤如良玉……寬而有制,和而不流……

有幸獲交,久而益仰,「世間原來真有此等人物」!

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初,孤寒之士、出身中文如在下者,竟能濫竽港大教席,雖然難免有人撫劍嫉視,實在已經是感謝天恩的異數!其間承蒙由助教而講師而教授、院長的單兄周堯,不棄不離,乃得忝列交末。到在下垂老棲澳、喪偶孤寂之際,更寵以撰寫此序,實在感激!拜覽宏編,衷心敬服其精力之沛、用功之勤、觀覽之博、採擇之富、搜羅之備、探本之深、溯源之詳、辨異之明、推理之周、剖析之細、目光之銳、心思之密、化澤之慈、胸襟之廣─讀此書者自能領受,必有同感!深入既能淺語,而又以公仁之心,引小歸大;嚴謹且又謙和,而又以輕靈之筆,既莊且諧!謹此拜序,敬希哂教!

(此書部分文章曾刊載於本刊「咬文嚼字」專欄。作者為定居澳洲的香港學者、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