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書話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有如佛學之旅的導遊──讀鍾玲《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王良和)

具古典氣質的作家鍾玲,從中期〈美人圖〉書寫古代女性的詩,到近期大量書寫佛家題材的小說,她的創作,宗教意識越來越明顯,近作《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更鎔鑄佛學知識、學佛經驗、考證辨析、生命聯想、神幻想像,追跡禪宗法脈傳承,從達摩來華,建立禪宗,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寫到六祖慧能,兼及慧能的師兄神秀、慧能的徒弟神會,並因作者的師父白雲禪師是臨濟宗第四十代傳人,更及於臨濟宗的源流、傳人,總共寫了十三位祖師的故事。

指向禪宗祖師的僧才

《餘響入霜鐘》採用全知觀點敍述,敍述者帶着現代意識追跡禪宗歷史,刻意用現代的度量衡描述古代事物,並且引導讀者注意今天的某一處,就是多少年前某僧人活動的地點,有如佛學之旅的導遊,例如描寫神光意識到所遇見的番僧不是凡僧,要把握大善知識,在後面追着達摩,敍述者說:「他們一前一後走了約一個多小時,來到獅子山下,這裏有一個渡口,就是二十世紀蓋的南京長江大橋之西約兩公里處。」寫達摩一葦渡江,「速度像今天的飛翼船,兩分鐘後就成為一個小黑點抵達對岸」。這是本書的重點,作者要讀者時時意識,敍述者是個具有現代意識的人,以認祖歸宗的心志追跡祖師法脈。第三人稱的敍述者,不時以「要知道」的說話方式剖析問題,解說道理;偶然,隱身的敍述者轉變為第一人稱的敍述者現身說法,以「我認為」、「我想」的方式,對禪宗故事、佛學問題,加以評說,表達自己的見解。例如神光(後來的二祖慧可)為打動達摩收為弟子,想到佛陀投崖飼虎的事蹟,乃學佛陀精神,自斷左臂。敍述者說:「我認為一個人把自己的手臂砍斷,太不合常理。但是直到上個世紀出家人依舊有燒手指頭的傳統,這是由佛陀時代流傳下來的方法,表示追求佛道的決心。……我的理解是,達摩就是等他表現出這種力量才接受他為唯一傳人。」所以,閱讀此書,應留意敍述者的現代意識、所思所感、所敍述的重點:「祖師們的利他精神、百折不撓的堅韌、追求真理的奮勇。」(〈自序〉)也就是要抓住作者想傳達的精神。從這個角度而言,本書結尾,敍述者說從唐武宗徹底滅佛後,很多佛教宗派都無法恢復,倒是禪宗寺院很快就復元,「因為禪院自食其力,不靠朝廷……不需要巨大的佛像、不需要高聳的佛像、不需要藏書萬卷的經樓,只需要具有開悟潛能的僧才。禪宗就這樣生機蓬勃地流傳下來」。

作者對佛教精神所在的指向,三個「不需要」、一個「只需要」,有批評,有肯定,千里來龍,結於一穴─指向禪宗祖師的僧才。

神的故事背後的善念精神

作為小說,《餘響入霜鐘》最吸引人的細節,是那些充滿想像力的神幻描寫。例如老道士用語言的曖昧設陷阱,元神煉成元嬰,進入周姑的肚子,使未婚的周姑懷孕。道信與弟子弘忍運用念力觀想,兩人的神識潛到贛江的水府,懇請水龍君救吉州的百姓,因為城裏的井都乾枯了。讀者當然可以在其他禪宗故事讀到相似的情節,但這些佛經故事,在詩人、小說家鍾玲筆下,自有不同尋常的神采。例如寫八十五歲的三祖僧璨,在羅浮山夜宿石洞中,對猛獸說法,幫流落山中的冤魂解疑難。月夜採藥人何至賢的鬼魂,一心要把在懸崖上打坐的僧璨推下崖去,因為八十五年前,他採藥時不小心從這個懸崖墮下身亡,要找僧璨做替身,但被他身體發出的光芒擋住了。僧璨讓何至賢的鬼魂觀想放心不下的兒子二十一歲時的境遇,讓他心安了一半,又引導他回想墮崖的經過,反思自己要負的責任。是的,反省,為善為惡,一念之間,這是作者希望讀者同時得到的啟示,各個神幻故事都有背後的善念、精神;而何至賢的鬼魂終於釋懷投胎。這時,作者節制筆墨,簡簡單單的一句寫景,簡美而有境界:「懸崖上只剩下面對山璧打坐的僧璨,星光中的天地一片寧靜。」

觸動人心、令人感慨不已的細節,是第二十三章結尾。敍述者補敍文革時,六祖衣服被紅衛兵剝掉,真身的胸上被紅衛兵的鐵棒打了碗口大的洞,五臟六腑被掏出丟在大殿上,肋骨、脊樑也丟滿地;虛雲大師的弟子佛源半夜偷入大雄寶殿,拿着麻袋,在地上摸索着收集六祖的遺骨,一面收一面哭。敍述者說二○○七年七月到韶關乳源縣雲門寺親訪八十五歲的佛源方丈,更在南華寺的六祖殿參拜真身─歷盡劫波而一塵不染──作者的筆調平和中見莊嚴,更見沉着之力:「六祖在神龕中,臉深褐色,因為塗了漆的緣故。他身着黃色法衣,披朱色袈裟,雙目低垂,厚重慈祥,殿中彌漫一片祥和。」

此書不可錯過的部分,還有書末的〈禪宗祖師傳奇劄記〉,交代小說各章節來自何書,有考證,有辨析,具學者手腕;〈禪宗一脈四百年─自序〉,則細緻敍說作者的創作心跡。我深深感到鍾玲懷着對白雲禪師的感恩之心,傾注巨大的熱情創作此書;因此,這部書處處見作者的智慧、心懷與善念。讀到第二十六章「王維和南陽和尚神會」,神會說:「記住,到時你要寵辱不驚,回歸自性。」當下心頭一顫,就像讀《紅樓夢》,讀到智通寺門聯「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立時震動。鍾玲引出王維〈清[青]溪〉詩句「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裏」,真是眼慧手巧;有了前面諸禪宗祖師事跡的鋪墊,詩句頓時產生神奇的力量,啟人深思。身處今時今日喧囂撕裂的香港,讀《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有如在暗夜中看見智慧光明。

(作者為香港教育大學文學及文化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