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書話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現代科學文明的淵源──談陳方正的《繼承與叛逆》(增訂版)(黃杰華)

最近,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前所長陳方正教授《繼承與叛逆─現代科學為何出現於西方》一書發行了增訂版,全書近八十萬言,總結他近三十年對此課題的思考與探索。陳公家學淵源,出版其父的《陳克文日記》,為三四十年代中國的政治社會提供了第一身見證的紀錄。他創辦的《二十一世紀》,作為溝通兩岸三地以至世界的重要學術期刊,享譽學界經年。《繼承與叛逆》增訂版的出現,同樣值得關心中西文化的讀者重視。

現代科學文明的長河

現代西方科學文明的淵源,主要依靠一個傳統和前後兩次科學革命所致。然而,所謂現代科學文明,其實就是整個西方文化,要完整呈現其流變,非得相當篇幅不可。陳公之作,為讀者梳理西方科學文明的繼承發展,將這幅歷史長卷系統地展現出來。全書分三部分,第一部分為古代西方科學,作者從古代埃及、巴比倫數學寫卷探索遠古科學文明的軌跡;又從自然哲學家如畢達哥拉斯、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人,以及學園、呂克昂學堂等傳統,探索數學、哲學、醫學、航海、地圖學、天文學、宇宙本質等,呈現科學的傳承與進步,並敍述導致第一次科學革命的曲折經過。此外,作者梳理亞歷山大科學的情況,論述托勒密、歐幾里德及阿基米德等人的傳承和貢獻,讓讀者得知現代西方科學傳統其來自有。

第二部分主要論述八到十五世紀歐洲的中古科學文明。作者分析,東羅馬帝國崛起,令基督教重新抬頭,惟柏拉圖學園被迫關閉,使古代科學傳統蕩然無存。八世紀後,伊斯蘭帝國重視古代希臘科學,使文獻得以阿拉伯譯本重現,成就了偉大的伊斯蘭科學文明,敍利亞、大馬士革等地成為希臘科學文明的重鎮。十二世紀,不少科學典籍被翻譯成拉丁文,造成早期文藝復興,並確立了歐洲大學的學習模式。天文學、煉金術等通過拉丁翻譯傳入歐洲,孕育出璀璨的中古歐洲科學。

第三部分為西方近現代科學。陳教授分析,十四世紀伊斯蘭文明被英法戰爭及黑死病阻礙了科學的進程,到十五世紀才再次蓬勃。後來,希臘熱潮再現,拉哲蒙坦那、哥白尼等成為一代天文學大師。精確的數學計算,實現了遠洋航行探險,哥倫布與麥哲倫的遠航,在在得益於地圖學的飛躍發展。其次,意大利文藝復興,充分吸收科學的養份。另外,皇家學會、柏林及巴黎科學院的出現,形成濃厚的學術氛圍,孕育出牛頓這位偉大科學家。作者認為,牛頓的科學革命,結束了古代科學傳統而下開現代科學的新範式。科學的繼承,更觸發歐洲大規模的啟蒙運動,最終形成編撰百科全書的大潮流,迎來理性時代。

管窺前賢,以小見大之作

陳方正通過《繼承與叛逆》一書,除了展現科學文明為何出現於西方外,也間接回應了李約瑟「為何現代科學出現於西方而非中國」的提問。李氏對中國的主觀傾慕,使他的《中國科學技術史》存有不少問題。陳方正的增訂版,從西方現代科學的整體發展脈絡下筆,全方位回應了李氏的疑惑,這是陳著重點之一。余英時為陳書作序,謂書乃一部出色當行的西方科學思想的發展史,可謂的當之論。《繼》書初版發行不久,即獲國家圖書館文津圖書獎。從這一點,可以看到陳著對漢語讀者的重要性。

《繼》書另一個重點,是它並非一部純粹的科學史,而是一部科學思想史。作者從科學家的時代、科學哲學思潮中分析他們如何自處,怎樣繼承與突破前人成就等細節,以見彼此的傳承發展,如托勒密根據前人的天文學數據重新建立天文學體系,他將一天分為二十四小時的「均等時」而非當時習慣的日夜各分十二小時的「季節時」,又將每小時分為均等的六十分,成為標準的計時方法。文中簡述他的傳承與創新,就予人深刻的印象。作者行文思路清晰,這與他同為科學家,長於思辨有莫大關係。他的其他論文,同樣具有深邃的思辨性,這是作者慣以比較思想的角度考量問題的結果。

《繼承與叛逆》牽涉的人、事、時間範疇既廣且深,要平衡各部分篇幅,殊不容易。作者於增訂版作了大幅修訂,特別是第三部分,重新撰寫以外,還補充了牛頓生平、著作、貢獻,以及他被學者認可的經過。此外,作者又增補了蒙古帝國崛起、馬可波羅之旅、磁學、航指圖等部分,其他章節也作了不少補充,體現了作者自初版至今這十二年間的反思與新知。

《繼》書除了解決現代科學思想的流變外,讀者還可視之為一部百科全書,任何重要科學家的生平、師承、代表作、與時代之關係、對科學的貢獻等資料,都一應俱全,這是他對學問不斷上下求索、消化咀嚼的結果。詳盡的注釋、參考書目、譯名對照表及索引,無不便利讀者。

《繼承與叛逆》的另一個優點,是作者對科學家軼事如數家珍,增強了閱讀的趣味,如阿基米德洗澡時悟到物體在液體的浮力等於其排除液體的重量而忘形裸奔、伽利略遭修士挑釁後還擊、牛頓作為秘密阿里烏信徒幾乎丟掉劍橋聖三一學院院士資格等事,寫來引人入勝,趣味盎然。作者娓娓道來,令讀者感到尚友古人的樂趣。

筆者每與陳公稿件往來,打印稿均註滿手書小字,用功之勤,令筆者深自佩服。書中所刊圖片,全為作者向相關單位購買版權,他笑謂英國皇家學會回應最快,一天即覆。偌大的一部《繼承與叛逆》,已屬克己之作,假如作者知無不言,篇幅恐怕加倍。

《繼承與叛逆》對漢文讀者的重要性,從林行止、金觀濤、熊景明、焦宗燁、劉鈍、楊振寧及余英時等學者文友品題可知。今增訂版付梓,內容更全面,作為陳公的magnum opus,讀者絕對不能錯過。

(作者為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