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倪匡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倪匡走了,初則不忍,繼則釋然。他是透脫的人,應知道天命難違。莊子有道:「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人之有所不得與,皆物之情也。」①然而,倪匡畢竟有所牽繫─那是他患了阿茲海默症的愛妻,這是凡人之情...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關於倪匡,寫書的人實在太多,過去,我也寫了不少,倘使今日再來說道他寫作的本事—一小時四千五百字;行為怪誕出格,有悖傳統;思想天馬行空,出人意表;衛斯理前後出了一百五十六本,堪稱世界紀錄,這...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許多年以後,我依然記得第一次見到「衛斯理」這個名字時的感覺。一個不中不洋的名字,一堆奇奇怪怪的書名,偏偏又有着無形的吸引力,將人拉入那無窮無盡的浩瀚宇宙中,再也無法忘懷。每一個夜晚,那些詭異莫名的故事...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在我的記憶裏面,衛斯理是一個頭腦清醒的人。中學時期讀很多「衛斯理」和金庸的小說,今天回想起來,我中學時代的中國意識和金庸、衛斯理的小說有很大的關係。不知道什麼原因,可能是選擇性記憶,總覺得衛斯理是一個...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1. 不必摧毀這個大城市的建築物,不必殺害這個大城市的任何一個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來,這個大城市和以前一樣,但只要令城市原來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它毀滅死亡。—《衛斯理系列:追龍》2. 人是...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真正談得上交往的,是晚年的倪匡。之前的倪匡,風流倜儻,在記憶中,是紛繁、華麗的,他活像一隻花蝴蝶,翩翩穿梭於嫣紫姹紅的花叢。他的身畔永遠伴着美女,他洋洋自在,大可與春色爭艷。那年節,倪匡看似活得逍遙,...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