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趙從衍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凡逢有點重大決定,猶豫不決,我都會去九姑家的佛堂,求一枝觀音籤。傍晚的佐敦道,夕陽西下時節,一排古舊的大廈,正在背光的艷影裏,深沉地站着。暗黑色裏眨着銀光的陰影,猶如一位長者,穆穆地看着腳下,來去匆匆...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