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冀平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這些年靠「寫字為生」,已經很少是情之所至。文字自古是表達情感的,為了值得表達的人。 黃霑為巴塞隆拿奧運會做現場解說,競步運動員陳耀玲瞬間由亞軍成為世界冠軍,戲劇性的一幕激動了他,人還在巴塞隆拿就打電...
2019-7-28
二〇一九年八月號
結尾,是一部戲的精華所在,結得漂亮,令全劇生輝,給人以無限回味;結得愚拙,全劇失色。好像人的一生,晚年的節操最重要,終結之處才是精華,人最終走進精神家園。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