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易堂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凡逢有點重大決定,猶豫不決,我都會去九姑家的佛堂,求一枝觀音籤。傍晚的佐敦道,夕陽西下時節,一排古舊的大廈,正在背光的艷影裏,深沉地站着。暗黑色裏眨着銀光的陰影,猶如一位長者,穆穆地看着腳下,來去匆匆...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七八十年代,電視劇《獅子山下》的播放,激勵和歌頌了香港人同舟共濟、不屈不撓的精神世態。那個年代,香港最高的建築是中環的康樂大廈,九龍到香港靠的是天星小輪,八十年代初,地鐵才由觀塘通到尖沙咀,後再通到了...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香港銅鑼灣已經萬家燈火,在它後街悠悠的輝煌裏,卻藏着不少開了多年的老字號飯店。有吃海鮮的、有吃蛇的、有吃臭豆腐的,有山東菜、滬揚菜、粵菜,當年川菜尚式微。有一家益字頭的上海菜,裝修老套但整潔,那店與普...
2022-1-28
二〇二二年二月號
深灰的天、銀灰的雲、青灰的冬樹,蒼白的臉、加在迷惘的煙雨中,隱約閃現着每個無奈的人生。久久等待的寒天冬日,只給這個世界一點蒼白的朦朧,略像一幅水墨畫,卻更像一盆打翻的髒水,配着瀟瀟的北風,施虐曾經的美...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一天傅聰說,我約了貝聿銘晚飯,你認識的吧,一起去。我說八十年代初,新加坡的梅表姐給我介紹說,貝聿銘要設計新的中銀大廈,以竹子為基本理念,你給他畫一張竹子。就這樣有了一點接觸。十多年沒見了,早不認識我了...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賴少其(圖)訪問香港拜會了金庸。那是個秋風漸起的晚上,天氣已經不再悶濕,窗外正是萬家燈火。看到查生滿牆新裝的書架,賴少其不禁大讚,好環境、好舒服。書房坐下,查生助手上茶,賴揣着茶杯說...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每個古老家族的繁衍,必然伴隨着許多夢幻、淒美的民間傳說。我們家族中涉及航天、機電、化工、航運、金融、 教育、建築、醫學、文化的人才不少,但涉政治的人才卻極少。只有一位曾是記者出身,跟了在毛側,六十年代...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辛丑初春,疫情禁足,黃頁青燈,聽風追雨。翻出舊書箱,廿多年前桑田。照片、尺牘、書畫、筆記、名片、CD、電話札記……猶自沉醉往年。日本著名畫家東山魁夷的來往親筆信、老舍夫人親...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在倫敦傅聰的家裏,迎接二○○○年新世紀的到來。哪想到二十一年後的今天,我卻在寫悼念他的文章。 「我從來只對音樂動感情!」 傅聰是個純粹的藝術家,敏感、細膩、純良、衝動和執...
2015-6-2
二〇一五年六月號
  今年是鄧歷君逝世二十周年。本文作者是知情者,憶述種種珍稀內容:當年羅孚受中共高層所託找作者牽線,邀請鄧麗君赴大陸演出之始末;鄧麗君認真好學,懂得欣賞書畫;鄧麗君步上教堂紅地毯的美夢破碎……——編者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