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易堂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在倫敦傅聰的家裏,迎接二○○○年新世紀的到來。哪想到二十一年後的今天,我卻在寫悼念他的文章。 「我從來只對音樂動感情!」 傅聰是個純粹的藝術家,敏感、細膩、純良、衝動和執...
2015-6-2
二〇一五年六月號
  今年是鄧歷君逝世二十周年。本文作者是知情者,憶述種種珍稀內容:當年羅孚受中共高層所託找作者牽線,邀請鄧麗君赴大陸演出之始末;鄧麗君認真好學,懂得欣賞書畫;鄧麗君步上教堂紅地毯的美夢破碎……——編者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