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衞鏞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不知不覺,我們的日常生活竟與叉燒連在一起,飲茶少不免叉燒包、叉燒腸粉,食飯盒、碟頭飯自然又是叉燒飯、叉雞飯,叫個燒味拼盤或斬料歸家,豈能缺少叉燒,已成為食飯百搭。叉燒不但在廣東生根,在這裏還成為某種象...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