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民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元旦假期,為了查一查「相遇」這個詞背後的故事,我與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相遇》(Une Rencontre,尉遲秀譯,上海譯文出版社,二○一二年十一月版)重逢。書架中放昆德拉作品...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在巨浪滔天的時代中,一介書生常常感歎力不從心、碌碌無為,此時,為什麼不能念一遍前賢的教導:「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不是所有的觀念和理想都是虛妄的,我們要...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夜已深,床上舉着分量不輕的《張宗和日記》第一卷(一九三○─一九三六,浙江大學出版社,二○一八年八月版)閒翻,看到有一條:「下課去王靜安紀念碑看看。」(頁二三四)這是他一九三二年九月二十一日的日記。張宗...
2015-12-2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號
  因為寫過一本很有名的《家》,巴金的家便在人們心中很神秘,然而這種場景也是每個幸福家庭都有的,不過,這倒是我讀過的巴金對家庭生活最為溫馨的描述。那是一九五六年,他搬到上海武康路一一三號不到半年。這是...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