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文東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香港之於張愛玲,究竟意味着什麼?即使不曾在香港大學求學,想必她也一定難改寫作的積習,走上職業或是業餘作家的道路。但是我們不會讀到〈第一爐香〉、〈傾城之戀〉鬼影幢幢的殖民地情愛史,〈燼餘錄〉驚心動魄又波...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