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大民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馬寅初當然知道他之姓「馬」,與姓馬克思的德國人、姓馬爾薩斯的英國人沒有親緣關係,但他還是按照圍攻批判他的人的邏輯申辯:「我是馬克思的馬,不是馬爾薩斯的馬。」近讀清代黃景仁「馬因識路真疲路,蟬到吞聲尚有...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