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堅庭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羅啟銳走了─我圈內最好的朋友走了。大家相識於微時,就算一兩年不見,但走在一起可以從日出聊到日落,五天前我還迫他看我安排的醫生,甚至為他規劃他和婉婷的未來生活,我答應他什麼時候來倫敦,我必定恭候,去歐洲...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