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承志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更重視〈杜晚香〉大概在一九八一年或一九八五年,時間沒法確認了—那天的會場不大,主持會議的是《十月》雜誌的主編蘇予大姐。我由於坐在第一排,唯一一次地,近距離接近了丁玲。我親耳聽到丁玲發言說:...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