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香華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一九七七年四月一日,柏楊(圖)從綠島獲釋回到台北。翌年二月和我結婚。 回憶我和柏楊相識之後,我們每一次約會都在談校對。飯後開始校對,品咖啡之後校對,談話之間校對。校對到一半,休息時繼續校對&hell...
2018-11-30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號
年輕的時候「金庸」對我是一個神祕而陌生的人物,因為那個年代文壇上有些人的名字是只聞樓梯響,書和人是無緣接觸的,那時正值台灣言論受到壓縮的戒嚴時代,只聽人家講金庸的武俠小說是如何的令人着迷,可是礙於環境...
2018-8-29
二〇一八年九月號
每逢老朋友從外地來到坐落在新竹偏遠鄉間的家來看我,我總會親自到新竹高鐵站去接、送他們,一者是為了回報朋友的熱情,再者是因為我可以再一次欣賞到新竹高鐵站建築新穎而奇幻的景觀,遠遠看過去車站像一隻銀灰色的...
2017-11-28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號
和柏楊相處、生活,時逾三十年,換句話說,我是他一生中最後三十年相處的人。那時,他剛出獄不超過一年,我和他一見面,就被他的語言、思想、行動,以及他的整個精神面貌所懾服。我發現,不是他被囚在牢房裏將近十年...
2013-8-2
二〇一三年八月號
  他,正一斧一鑿像藝術品一樣地打造他的環保新房子,而環保是他的發願,是他藝術創作的信仰!
2012-12-2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號
今與昔  翻開我三十多年前第一本出版的著作,裏面我引用過《可蘭經》裏一句話:「如果山不來就我,我就走過去就山。」我甚至模仿它的句法說:「如果風不自山谷中吹來,我就自己搧動我的雙翼吧!」雖然,那時的我已...
2012-5-2
二〇一二年五月號
  精彩摘錄:我覺得豐子愷好比是中庭高高獨立、閱人已多的古樹;陳老是後院陽光和煦、香風撲鼻的果林。
2011-1-2
二〇一一年一月號
  精彩摘錄: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準備二○一一年元月上旬再次出版《柏楊回憶錄》,希望我對這最後的十五年做一點補遺,我在極度衰弱的視力下奉命執筆。以我看柏楊乖舛的一生,最後的三十年,無疑是否極泰來的一段晚...
2010-9-2
二〇一〇年九月號
  出身遼寧興城世家,繼承了父親愛調弄丹青、母親浸淫古典文學的遺傳基因,王家禧老先生——《老夫子》漫畫的原創者,一九五六年從天津南遷到香港海隅。蝸居歲月中,王家禧先生翻開箱子,拿出幾支彩筆,把他敏銳觀...
2009-12-2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號
  猝然接到德剛先生辭世的電話,雖然並不意外,但手持聽筒的我仍然沉默了半晌。因為德剛先生和柏楊同年,都屬猴,去年柏楊過世,而德剛先生也頻傳中風,所以我心裏多少都有準備。  一九八一年秋天,我正浸淫在閱...
2009-8-2
二〇〇九年八月號
 初 識  說是「初識」,其實是「初聞」。因為我是從聲音中首次認識高信疆先生。  一九七七年柏楊剛出獄不久,我也才結識柏楊。那時他家破人散,暫時寄居在老友羅祖光的車庫,地點在台北市敦化南路他入獄前故居...
2008-6-2
二〇〇八年六月號
  這封信是柏楊先生的夫人含淚而寫的。——編者
2006-10-2
二〇〇六年十月號
   九月一日,柏楊先生在台北《新觀念》雜誌上發表告別訪問,宣布封筆。柏楊先生是本刊敬重的作者,故特邀張香華女士撰文道出事情原委,向關心柏楊的讀者作一交代。  (另附:柏楊先生來信)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