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鳴
2023-5-30
二〇二三年六月號
自打參加工作起,從來沒有想過退休的事,然而,退休的日子終於來了。除開上大學前的農工和獸醫的經歷,從一九八二年大學畢業起,我一直在做大學老師,幾乎幹了一輩子。 回想我的教書事業,非常平淡,沒有做過少年...
2019-4-28
二〇一九年五月號
兩個五四的說法,其實不是我「發明」的,在運動過去不久,就有人提及。所謂的兩個五四運動,一個是五四新文化運動,另一個,則是以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天安門大遊行,以及火燒趙家樓,痛打章宗祥的激烈行動為標誌的政...
2014-2-2
二〇一四年二月號
  革命雖然過去了,這場革命也被當局說成是一場浩劫,一個錯誤。但革命的邏輯並沒有消失,根本沒有從官方的話語中被取締。按照這個邏輯,暴力從根本上是沒錯的,錯的只是政策問題。
2012-7-2
二〇一二年七月號
  非民主政體最大的困惑,是政權難以和平移交,這是政治學公認的常識。但在古代,帝制國家這樣的問題還不算十分突顯。以中國為例,儲君的確立,首先必須在皇室血緣範圍之內選擇,然後是君主的認可(如果君主沒有來...
2012-5-2
二〇一二年五月號
  曾經明星似的薄熙來倒了,雖然,導致薄熙來垮台的薄王交惡的原因,中共提供的解釋,還遠不能服人。一個依仗薄熙來起家,像打手一樣,在重慶的打黑過程中,導致多人莫名其妙死亡,多人冤死的王立軍,似乎很難因為...
2012-4-2
二〇一二年四月號
  兩個月前,誰也難以預料,高舉毛主義旗幟,唱紅打黑的重慶,其核心人物王立軍會突然走進成都的美國領事館,一呆就是二十四小時。王立軍出事之後,在兩會重慶團開放日上還信誓旦旦無意辭職、高調堅持唱紅打黑、認...
2012-2-2
二〇一二年二月號
  精彩摘錄:在跟高華的多年交往中,我從來不覺得高華是一個膽子特別大的人,相反,他似乎生性謹慎小心,有時在我看來,甚至有點過份。但是,正是這樣一個人,卻寫出了一本又一本在別人看來特別大膽的書。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