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玉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余英時先生的夫人陳淑平,大部分的後輩尊稱她為師母,她告訴我說,不太喜歡被稱呼作師母。她說,我的名字是陳淑平,或者喊我英文名Monica亦可以。作為後輩,我豈敢直呼其名?然而,我從開始認識她即喊她洋名。...
2011-4-2
二〇一一年四月號
  那一年——「沙士」肆虐的時候,牧師在殯儀館為她主持安息禮,述說她的生平。她兒子走上台憶述她的生前行狀,說得出的都只是一些表面零碎的事迹,試問又有誰清楚知道她內心的憂鬱呢?  單由她從一個信奉佛教多...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