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玉
2024-4-30
二〇二四年五月號
作者與李渝認識短短十年,卻已是生死之交。二人都曾活在抑鬱症的陰霾中互相扶持。可惜二○一四年李渝仍然敵不過病魔自縊而逝。今年為李渝逝世十周年,作者以此文悼念和懷緬二人永遠的友誼。—編者 李...
2023-5-30
二〇二三年六月號
任劍輝從來就是我的偶像。我記得自己七、八歲的時候,房東太太的女兒志雲姐邀請我到九龍的普慶戲院看任劍輝的舞台劇,那時我還是個不懂事的小妮子,只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欣賞大戲,說真的當時也不知道任劍輝是...
2023-2-1
二〇二三年二月號
我一向是任劍輝的戲迷,小時候跟婆婆看任劍輝的歌唱電影,只覺他/她長相不錯,但是聽不出他的唱功;現在年紀大了,感覺完全不一樣了,我開始更深入了解他的與眾不同之處:並非長的好看而已,他的唱腔別具一格,咬字...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香港五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期,廣東粵劇大行其道;每星期總有二至三套新片放映,我此處說的是粵語歌唱片,不是舞台劇。那時候香港人日常生活消遣很單調,除了聽收音機之外,就是上街吃東西,到了近七十年代初才有黑...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余英時先生的夫人陳淑平,大部分的後輩尊稱她為師母,她告訴我說,不太喜歡被稱呼作師母。她說,我的名字是陳淑平,或者喊我英文名Monica亦可以。作為後輩,我豈敢直呼其名?然而,我從開始認識她即喊她洋名。...
2011-4-2
二〇一一年四月號
  那一年——「沙士」肆虐的時候,牧師在殯儀館為她主持安息禮,述說她的生平。她兒子走上台憶述她的生前行狀,說得出的都只是一些表面零碎的事迹,試問又有誰清楚知道她內心的憂鬱呢?  單由她從一個信奉佛教多...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