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清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昔日的兒童刊物,除《兒童樂園》之外,還有《樂鋒報》、《世界兒童》、《少年樂園》、《小良友》、《小朋友畫報》等等,如《小朋友畫報》一九五九年創刊直至一九九二年停刊三十三年間也出版超過七百多期。 從前我...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一 晨光熹微,早上的空氣清新一片,太陽漸漸升高,到來飲茶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不是居亭樓閣,叫的卻是茶居、茶樓、酒家,就在風沙黃土的大地上,露天擺滿檯凳,坐的坐,蹲的蹲,是蹲在圓凳之上,或「戙」高一腳...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那些年的夏天,藍天白雲,清風送爽,沙田城門河畔,一點一點的風箏像小鳥在天空飛翔,忽高忽低,小孩們充滿青春活力,同樣一點一點的在大地上奔跑嬉戲。 風箏據說是主張兼愛非攻的墨翟所發明,正確來說風箏不同紙...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一 武俠是一條長河,我乘小舟順流而下,有時波濤洶湧,有時水平如鏡、靜水流深。 在我最遙遠的記憶,父親曾開辦一間理髮店,有一位拍檔叫金凌爺。左鄰是一戶上海人家,有點氣派,說話吳儂軟語,隔一度爬滿...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一我從小熱愛藝術,我父母卻不!母親做事俐落、決斷、大開大闔,卻有點兒粗枝大葉。上世紀七十年代初,香港家庭普遍清貧,然而安貧樂道,勤奮向上。做母親的除了帶孩子都會找外發工幫補家計,我的母親也不例外。母親...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一 「13」,燦爛驕陽,說的不是下午的太陽,是我們的「珍姐」─李惠珍。上世紀七十年代,在香港男性剛陽的漫畫圈裏,大紅大紫,巾幗不讓鬚眉!她的漫畫角色服裝花枝招展,令人目不暇給,無意間竟啟發了不少早...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一命,是早註定了嗎?二○○一年因頸椎病,開始把漫畫創作減產,轉投藝術創作。大明星好友朱寶意定居上海,認識一位術數師,太太把我的八字給他,為我算一算,我說別迷信什麼鬼神!太太當然不聽。隨後收到兩盒錄音帶...
2020-1-31
二〇二〇年一月號
一 一九九○年與好友麥天傑兩人在巴黎羅浮宮附近的街頭,跟流浪漢一樣睡了一夜,世界上種種熱愛藝術的人,永遠都渴望在巴黎做夢!那夜兩個香港來的年輕人,拖疲憊的身軀,馱背囊,來到宏偉的羅浮宮前,天已入...
2019-11-29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號
一接到好友厲河電話:「有時間說幾句嗎?」嗯!我感到有點不尋常!「松岡先生已經記不起我們了……」「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我第一次與松岡博治先生見面,是一九八九年吧!...
2019-10-31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號
顧愷之說:「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一句說話影響了過千年的中國畫,其意大概是通過形相表達內在精神,而眼睛更是傳神的關鍵。近代大畫家關良的戲曲人物就深得其箇中三昧。 《射鵰英雄傳》中有一段情節,寫黃藥...
2019-9-28
二〇一九年十月號
明月!明月!今天剛好是己亥年中秋節。昔日一入秋,夜涼如水,四季分明得多,今天仍酷熱如暑,在街上走一走,就出得一身大汗,想到地球暖化,也想到今年香港沸沸揚揚的問題……去年金庸...
2019-1-5
二〇一九年一月號
 編按:為紀念金庸先生,二○一八年十二月號本刊誠邀香港著名畫家李志清先生繪下精美拉頁畫作,讓金庸群俠送別金庸先生,回響熱烈。今期難得再獲李先生提供金庸武俠小說中十位男主人公的畫作,予本刊獨家刊載,以會...
2019-1-5
二〇一九年一月號
看畫人,一般看的是鉤,不理會魚,一些強作解讀的人,以為看到了魚,其實只是水影舞動,寒江獨釣,意不在釣,也不在魚,他,其實在享受其中,與天地一體。人生追求不世功業,或是燦爛的過程,不如懂得欣賞平淡、樸實...
2018-11-30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號
一晃眼,二十多年,大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接到一通電話,找我為金庸小說日本版繪畫封面及插畫。小時候,跟許多讀者一樣,無數個夜晚在被窩裏追讀金庸小說。八十年代,我居住沙田,上班乘火車轉渡輪,亦成為了追讀...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