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清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搬來兩年的我家鄰居移民了!鄰居有時候碰面會點點頭,說一聲早!除此也不算熟絡,看見搬走了的空屋,有點奇怪的感覺,是因為不捨得?還是習慣了的東西忽然變了,有不一樣的感覺?移民確是這一輪的熱門話題,良禽擇木...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的經濟、民生活動,死亡無數!接種疫苗成為全世界的當下話題,有些地區更一針難求!香港數月前開始提供疫苗接種,市民卻並不踴躍,都抱着懷疑的態度﹕接種後會否引發血栓、心肌炎?有三高、隱疾...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一列地鐵車廂中,眼見的市民都低着頭看着自己的手提電話,當然,今天的手提電話提供的已不只有電話通訊而已,一切可以想像的娛樂,應有盡有,令人愛不釋手,不得不低頭!所以有形容稱他們為「低頭族」! 手提電話...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今年四月下旬,端午節未到,天氣已經酷熱如暑,一個平日的下午,走在香港最平民化的深水埗區,從鴨寮街、北河街附近走一圈,碰面的市民都戴上口罩,如常地生活,也依然熱鬧。地鐵站口前,有幾個像箱子的東西,坐滿了...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UA院線結業了,香港電影業正處於淒風苦雨中。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香港電影最風光輝煌的時期,執東南亞電影業之牛耳,看電影是我們這一代最佳娛樂之一,嘉禾、邵氏各有自己的院線。西片有普慶、明珠、海運、百樂、...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一 辛丑牛年說說牛。早年新界仍然務農,常見耕田的牛隻,我家沒有耕種,卻也常見鄰居八叔,每天黃昏拖着一頭大水牛回家,小孩子身材細小,尤覺水牛身軀碩大,走起路來有如一頭大機器隆隆然! 隨着社會進步,生...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一 地球病了!忽冷忽熱,南極上吐下瀉,各地免疫系統自我攻擊!貧富不均!言談不暢!面泛五色!五臟六腑都在示威!二○二○年更弄得人心惶惶,跟朋友見一面都不能的一年。 小時候患上小傷風小感冒不會立時找醫...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在仍未有自來水的年代,一口井也養活多戶人家,並不是家家戶戶都有能力開井,比較富裕的,會在家中庭院開一口,供附近的幾家人一起共用。小時候每天黃昏都會到隔壁的三公家裏打水,媽媽就在那裏...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抗疫猶有傲霜枝 賀明月五十五周年誌慶 庚子冬 李志清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一 小時候在農村生活,鄰舍關係都特別好,家家夜不閉戶,小孩熟稔混在一起,許多玩意都是集體活動,最常玩的,是追追跑跑的兵賊遊戲,捉伊人、伏匿匿、捉迷藏之類,追捕的人伏在牆邊閉上眼睛數口令:「唔理三七二...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古老民間有一種醫術──閹雞。據說是三國時代神醫華佗流傳下來的醫書,被燒剩最後兩頁的秘技。 早年新界,務農養豬養雞的不少,雄雞愛鬥,肉質又粗,需要改造!小時候每隔一段日子便見有閹雞佬到來,鄰居們拿出幾...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昔日的兒童刊物,除《兒童樂園》之外,還有《樂鋒報》、《世界兒童》、《少年樂園》、《小良友》、《小朋友畫報》等等,如《小朋友畫報》一九五九年創刊直至一九九二年停刊三十三年間也出版超過七百多期。 從前我...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一 晨光熹微,早上的空氣清新一片,太陽漸漸升高,到來飲茶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不是居亭樓閣,叫的卻是茶居、茶樓、酒家,就在風沙黃土的大地上,露天擺滿檯凳,坐的坐,蹲的蹲,是蹲在圓凳之上,或「戙」高一腳...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那些年的夏天,藍天白雲,清風送爽,沙田城門河畔,一點一點的風箏像小鳥在天空飛翔,忽高忽低,小孩們充滿青春活力,同樣一點一點的在大地上奔跑嬉戲。 風箏據說是主張兼愛非攻的墨翟所發明,正確來說風箏不同紙...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一 武俠是一條長河,我乘小舟順流而下,有時波濤洶湧,有時水平如鏡、靜水流深。 在我最遙遠的記憶,父親曾開辦一間理髮店,有一位拍檔叫金凌爺。左鄰是一戶上海人家,有點氣派,說話吳儂軟語,隔一度爬滿...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一我從小熱愛藝術,我父母卻不!母親做事俐落、決斷、大開大闔,卻有點兒粗枝大葉。上世紀七十年代初,香港家庭普遍清貧,然而安貧樂道,勤奮向上。做母親的除了帶孩子都會找外發工幫補家計,我的母親也不例外。母親...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一 「13」,燦爛驕陽,說的不是下午的太陽,是我們的「珍姐」─李惠珍。上世紀七十年代,在香港男性剛陽的漫畫圈裏,大紅大紫,巾幗不讓鬚眉!她的漫畫角色服裝花枝招展,令人目不暇給,無意間竟啟發了不少早...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一命,是早註定了嗎?二○○一年因頸椎病,開始把漫畫創作減產,轉投藝術創作。大明星好友朱寶意定居上海,認識一位術數師,太太把我的八字給他,為我算一算,我說別迷信什麼鬼神!太太當然不聽。隨後收到兩盒錄音帶...
2020-1-31
二〇二〇年一月號
一 一九九○年與好友麥天傑兩人在巴黎羅浮宮附近的街頭,跟流浪漢一樣睡了一夜,世界上種種熱愛藝術的人,永遠都渴望在巴黎做夢!那夜兩個香港來的年輕人,拖疲憊的身軀,馱背囊,來到宏偉的羅浮宮前,天已入...
2019-11-29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號
一接到好友厲河電話:「有時間說幾句嗎?」嗯!我感到有點不尋常!「松岡先生已經記不起我們了……」「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我第一次與松岡博治先生見面,是一九八九年吧!...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