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行
2022-1-28
二〇二二年二月號
一九八五年,我移居香港的第二年,多幅作品參加在香港大會堂舉辦的畫會展覽。當時,有一位畫壇前輩看完對我說:「你畫的很好,但在香港當畫家會餓死,像我這樣,先去賺錢,等賺夠錢再回來搞藝術。」當時想,我十三歲...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畫菖蒲,並不是她婀娜的身軀,也不是少年時曾在端午節見到許多人家門口懸掛菖蒲的回憶。 二○一九年六月,忽然烏雲壓城城欲摧。繁華安定的國際大都會剎時成了硝煙彌漫的戰場,到處喊聲震天,磚矢亂飛,火光熊熊。...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