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崗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十一月三日網絡傳來李澤厚仙逝的消息,一時頗覺突然。疫情前夕還見他行走自如,精神飽滿,談興不減從前,忽然天人永隔,從此失去了我心目中思想的先知、求真問疑的先輩。雖然人固有死,但還是不免痛惜。想起予敏兄緬...
2020-1-31
二〇二〇年一月號
剛好一個月前,我接到《華文文學》編輯的電郵,說雜誌第四期有「印刷錯誤」,決定回收,請予配合云云。由於沒有保留雜誌的習慣,於是也不以為意,只是不知道什麼「印刷錯誤」導致已經發行的雜誌需要回收處理。後來才...
2019-9-28
二〇一九年十月號
屈指算來我與再復相識也已經有三十四五年了。還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的事情,那時他在學部即後來的社科院工作已有將近二十個年頭,我則是大學畢業分配到文學所的新丁。他從院部《新建設》回文學所落在魯迅研究室,我...
2016-4-30
二〇一六年五月號
革命是經久不息的話題,就像革命本身在人類社會歷史上屢見不鮮一樣。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它總是毫無章法、毀壞巨大,卻又如期而至。二十世紀的中國就是被革命所點燃、所激發、所纏繞的中國,始則歡呼,繼之激昂,...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