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七月七號晚上十點半,我在跟《中國時報》洪秀瑛討論九號要登的文章〈頑皮孩子倪匡〉,同時與愛林泉的小朋友通信息,選他們的畫刊登,忙得不亦樂乎。等一切都搞定,時間到了十一點,趁金聖華還沒睡再跟她聊聊,通完電...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一九八九年春末,朋友約我去歐洲自助旅行,她打聽清楚只要買張二十二天的火車票(Euro pass),二十二天內可以自由上下火車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玩。我剛拍完了香港接的戲,正打包行李,準備退租回台灣,趁此...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記得最早不自覺的開始畫畫是在初中二年級,其實那也不叫畫畫,只不過是無聊時用鉛筆在書本或作業本上,畫女孩的側面,永遠的左側面,永遠的大眼睛、高鼻子、兜下巴,比例和位置從來沒有對過,卻也沒有仔細研究過,幾...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別的國家有的,中國都有;但有一樣東西是中國人發明,別的國家沒有的──麻將! 有一次出國旅行,導遊說做中國人真幸福,還以為他接?會說中國如何如何強大,他竟然說的是「中國人有武俠小說」。他肯定是金庸迷。...
2022-3-28
二〇二二年四月號
第二十二篇,完結篇,金聖華剛剛傳給我,新鮮熱辣,我迫不及待的拿着手機,就着車上微弱的燈光,一顛一顛的看起文章來,車子轉進大屋,我正好看完。時間過了晚上十一點,聖華怕是在培養情緒睡覺了,每次跟她通話超過...
2022-1-28
二〇二二年二月號
我是個怕麻煩、怕負責任、怕有壓力的人,所以從來反對影迷們為我組織影迷會。愛林泉的愛二○○五年收到「林青霞影迷會─愛林泉」送我的第一份生日禮物,不記得是怎麼送到我手中的,一本印製精美的「愛林泉林青霞影視...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嘎嘎嘎嘎嘎!每次對着牆上當眼處四個大大的毛筆字「膽大包天」就情不自禁的大笑。偶遇京戲對京戲一無所知,從來沒有接觸過,緣份來自一次偶遇。前年有一晚在香港上海總會吃完晚餐,下了電梯,一眼望見一九六一年電影...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南生又流眼淚了,她不知為她的親人、朋友、職員流過多少淚。人世無常,尤其是到我們這個年齡,上一代都沒有了,我們成為最頂尖的一代。她朋友滿天下,這些年面對了許多人世間的生離死別。南生是個非常重情感的人,我...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二○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在車上,電話中金聖華問我去哪兒,我說:「去嘉倩家,她的狗馬上就要被安樂了,我得趕去。」聖華驚叫:「啊喲!這麼可怕!你去幹什麼?」我想了三秒:「感受。」她疑...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我有三位相識數十年的女朋友,她們有許多共同點:都是單身,都是美人,都是七十多歲,都生活無憂。「妳不要再提妳那六個瘜肉了」一個是兒時所看電影《菟絲花》、《塔裏的女人》的女主角。還沒認識她之前,聽說她出入...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賈寶玉和林黛玉在曹雪芹的《紅樓夢》裏相遇,在《紅樓夢》的電影裏相遇,脫下了戲服的林妹妹和寶哥哥在台下也相遇了。演活了的越劇林黛玉一九七七年在香港李翰祥導演家的閣樓上,小小的電視螢幕放映着一九六二年大陸...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咻──「啪!」的一聲,羽毛球的橡膠皮圓球球正中我的右眼珠。 又是右眼珠。 當年拍《新龍門客棧》被竹劍擊中右眼珠,後來拍《刀馬旦》時演我父親的曾江道具槍走火,火星子打中的又是我的右眼珠。 我本能把...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我這一生中演過唯一的一部舞台劇《暗戀桃花源》,讓我在演藝生涯中上了很重要的一堂課,從此我的演技往前跨了好大一步。 《暗戀桃花源》一九八六年在台北演出,女主角雲之凡由賴聲川導演的太太丁乃竺飾演,一九九...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裏,有七十億個故事,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都在巨大的變化中戲劇性的活。 這一年,每一個人的故事裏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新型冠狀病毒。 江青:「我寫文章吧,只能這樣。」 這一年,...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乳牛……小牛……金箔……小牛……乳牛……」斷斷續續、昏昏沉...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如果不是新型冠狀病毒襲港,黃心村會每星期做三次熱瑜珈,那麼我們就不會每個星期一結伴行山,我也不會有山頂八十分鐘的文化之旅。 「張愛玲的香港大學」 黃心村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東亞語言文化系博士,在威...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我最親近的男性朋友是張叔平,相信他比我的家人更了解我。我們總是呵護對方,是那種兩插刀、互相扶持的朋友。一九八○年在美國加州拍《愛殺》時認識張叔平,彼時一見到他就有似曾相識的親切感。那段日子,叔平每天腳...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張愛玲寫的《小團圓》一出版我就買了,每次看看就放下,在床頭一放就是十一年。正如宋淇說的第一、二章太亂,有點像點名簿,可能吸引不住讀者「追」讀下去,我記人名最差,經常看着看着就走神。今年初不時掃到床頭小...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許鞍華導演獲得終身成就獎我一點不驚訝,那是太理所當然的事了,在我眼裏她已然終身獻給了電影,她是電影公務員,她樸實、忠厚,誠誠懇懇的拍戲,幾乎是整個人浸在電影世界裏。 第一次見她,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董橋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重話,平常跟他吃飯他都是禮貌的聽人講話,自己不太發言。某一個星期六中午,我們在陸羽茶室吃午飯,說到我第一本書的新書發布會,他嚴厲的說:「你不能稱自己為作家。」我囁囁的說:「我只是在...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