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煉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我曾經把自己的「詩學」概括成三句話:必須把每首詩作為最後一首來寫;必須在每個詩句中全力以赴;必須用每個字絕地反擊。詩人的寫作像跑一場馬拉松,但這還不夠。我的馬拉松,要始終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刺。每一步是一...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