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雪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他對於我來說不完全是異性,但也稍微有點異性的意味。他是三十歲左右的大齡男青年,我們的算術老師。他個子很高,說起話來一邊臉有點歪。他性格急躁。 有時候,我會聽見女同學們議論他,說他「很醜」、「找不到老...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電扇是我長大了之後才普及的。小時候,我只是在別人家裏見過一次,印象分外深刻。夏天裏,時常滿頭大汗,滿身的沙痱子一炸一炸地痛。這時就會想到,要是有一台電扇該有多好啊! 我爬上門前的那棵大樹,捉了兩隻金...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我永遠忘不了那些木樓,還有那些城市少女們的情致。 我是屬於宿舍的孩子,後來轉學到一所街上的小學上學了。時間一長,我發現我的同學們都住在小街小巷裏,他們的父母則大都是幹體力活的。大約過了一年多,我終於...
2015-11-2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號
  我們姊妹是伴隨着父親的勞教生活而逐漸懂事起來的。家庭一下子陷入困境,吃的、用的、燒的全沒有。父親和外婆帶領全家在屋前屋後開墾了很多菜地,可是那些蔬菜因為缺肥長得不好。  忙完之後,父親只要一有時間...
2009-4-2
二〇〇九年四月號
  精彩摘錄:自我決鬥的最後時刻來到,始終不渝的探索者必將在那裏得救。
2008-3-2
二〇〇八年三月號
我是伴隨著生活中的這些模糊地帶成長的。起先是害怕,後來漸漸轉化成好奇心。揭示這些模糊地帶的真相就是解開我自己的生活之謎。
2007-12-2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號
  那坡上有三株高拔的古松,坡也很高,我將全身貼在樹幹的巨型鱗片上,仰起頭看上面。松枝間有月亮、亂雲和青天。我不能久看,因為感到了眩暈——實在是太高了。我的腳下是山泉在咆哮,那是雨後。啊,我沉浸在滅頂...
2006-11-2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號
  我必須沉下去,沉下去,然後猛一發力,將那不可思議、從未有過的風景在紙上再現。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