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威廉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近一年多來,受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人類生活方式改變很多。我進一步說,幾乎連地球也停轉了。信口開河嗎?請看這次東京奧運會名為「Tokyo 2020」。現在還是二○二○嗎?莫非地球不動,歲序不再更新啊!...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中、印疆域交界,中間有「世界屋脊」之稱喜馬拉雅山脈的隔離,好像是很好的天然屏障。其實不然。高原的地理環境,以及西藏的人文社會,尤其是宗教文化,都很特殊。盱衡眼前的國際情勢,不管是陸地的邊界,抑或海洋的...
2016-3-31
二〇一六年四月號
一個中國人、一個日本人、一個中國學府,為什麼會聯繫在一起?這就要從一批中國古籍說起。二○一四年五四紀念日前夕,北京大學圖書館首次公開展出「大倉文庫」藏書。根據當時媒體報道,這批總數九百三十一種、二萬八...
2015-6-2
二〇一五年六月號
  本文憶念錢存訓先生,活現其讀書人的風範。錢先生為中國文化史學者,造紙印刷、版本目錄、圖書館學專家,四月九日在芝加哥仙逝,享年一百零五歲。——編者
2013-12-2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號
  一九九○年代初期,我在美國加州史丹福大學圖書館看過一本汪精衛《雙照樓詩詞藁讀後記》,贈書人何孟恆(音譯)或即撰述者,也是汪家親屬。序文寫道:「到後來先生病勢沉重,林柏生入見,先生就特別指出政治見解...
2013-3-2
二〇一三年三月號
  本文憶寫潘重規先生如何推斷以御製詩做襯葉的抄本《紅樓夢》產生年代,以及潘先生為人之熱衷,助人懇誠,關愛晚輩。——編者
2012-8-2
二〇一二年八月號
  美國學界盛傳費正清講了一句很深刻的話﹕「中國要有五六個何炳棣,西方就沒有人敢對中國史胡說八道了。」六月七日,何先生病逝,作者介紹其治學成就,並憶述交往趣事。——編者
2012-7-2
二〇一二年七月號
  賣茶翁是日本黃檗宗的禪師,俗名柴山元昭,法號月海,又號高遊外,生於一六七五年,以八十九歲高齡(一七六三)圓寂。他將近耳順之年,就毅然辭別「寺院」,肩挑茶擔,掛着「百兩不算多,半文不嫌少。白喝也無妨...
2011-3-2
二〇一一年三月號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期,台灣出版「部定大學用書」中的《大學國文選》,署名「伍俶、朱自清合編」。與朱自清合編大學國文選  朱自清是早已過世的學者。伍俶到了台灣就任台灣大學教授,乃是胡適所說北京大學「可...
2011-2-2
二〇一一年二月號
  我夙聞「民國四公子」之一的張伯駒先生是傳統小說裏形容的「詩詞歌賦無所不曉,琴棋書畫無所不通」的典型才子。劉海粟先生說過,張先生也是「鳥羽體」的首創者。我對「鳥羽體」惘然無知,但心存好奇。近讀《明月...
2010-12-2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號
  六月底過世的名畫家吳冠中先生曾說﹕「藝術只有兩條路﹕小路,娛己娛人;大路,震撼人心。一百個齊白石抵不了一個魯迅。」  齊白石也是畫家,是不是吳先生也犯上「文人相輕」、「同行相忌」的陋習呢?當然不是...
2010-11-2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號
  「壽序」類文章,明代中葉以後開始盛行,清陳康祺《郎潛紀聞》一書有所記述。魯迅在《華蓋集》還談到定價,一篇駢文叫價百兩。西洋人用文字祝壽的方式大不相同,而且很注重學術的義意與價值。德文Festsch...
2010-1-2
二〇一〇年一月號
  二〇〇七年是中國與韓國建交十五周年,也被定為兩國的「友好交流年」。十月十五日,五百餘名中、韓人士聚集江蘇省揚州市唐城舊址,參加友好交流先驅者崔致遠的塑像及「揚州崔致遠紀念館」的揭幕儀式。  韓文《...
2009-8-2
二〇〇九年八月號
  一九六四年夏天,我從美國東部搬家到中部的肯薩斯州。那時候,盛岳先生(原名盛忠亮,又名伐樵)正好受聘於肯州大學的東亞研究中心從事他的蘇聯留學回憶錄的寫作。在那個幽靜得有些單調的校園小鎮裏,由於對中文...
2009-7-2
二〇〇九年七月號
  精彩摘錄:對於「軟實力」的提升,「文化產品」的推廣乃重要一環,因為每一種產品的消費過程,即是每一個價值認同的過程。向美國社會介紹中國文化時,應更進一步地力求抱持一種對中國文化深度認識的態度。
2009-1-2
二〇〇九年一月號
  最近一個甲子,對於在美國從事中國研究的學生、學者而言,「錢存訓」的大名跟「中國文化」、「圖書版本」幾乎是一個同義詞。一九九一年台北和北京出版了《中國圖書文史論集——錢存訓先生八十榮慶紀念》,二○○...
2008-10-2
二〇〇八年十月號
  作者寫作此文說明兩個問題:一、坊間多種劉海粟傳記,記事多有出入,內容參差不齊;二、蔡元培的言論常為人所引用,但言人人殊,不易找出來源。——編者
2008-2-2
二〇〇八年二月號
  雷峰塔始建於五代十國時期吳越王錢俶,於一九二四年轟然傾圮。到了本世紀初,杭州當局決定重建新塔,並且發掘地宮文物。地宮出土文物對研究唐宋佛教歷史極有價值,在「二〇〇一年度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中榜上有...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