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西城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上海人不愛上茶樓,我這個上海香港人卻喜歡,中學時業師余少颿常帶我到上環的金龍、銀龍酒家品茗。余師係康南海徒孫,結識的都是文人雅士,一時俊彥,蘇文擢、許菊初、吳肇鍾都大有來頭。蘇文擢是我小學端正國文老師...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