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鼎一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二○○六年夏天,我從日本東京調回國泰航空集團香港總部,在企業傳訊部任職,開始跟報界傳媒打上交道。閒談間,提起先父是早年報人的故事,曾先後在不同的報刊雜誌撰寫專欄筆耕不輟,一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才淡出。...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