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詒和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我在讀戲曲文學系的第一年,忽然來了一個插班生,叫梁清濂,女性,歲數不小了,不像學生,像個幹部。一打聽,還真是個幹部,來自北京京劇團(後改稱北京京劇院)。我和幾個同學揣測:此人應該是個編劇吧,組織上派她...
2009-5-2
二〇〇九年五月號
  精彩摘錄:寓真先生在《聶紺弩刑事檔案》裏都沒明點,你憑什麼斷定告密者中就有黃苗子?人家求的也是真,有個白紙黑字,才算眼見為實。求《聶檔》所寓之真,原本不錯,但這些質疑和指責,真的對嗎?是我錯了嗎?
2009-4-2
二〇〇九年四月號
  「文革」前長期監視、告發聶紺弩的竟然是聶紺弩的摯交,也是這位摯交把聶紺弩送進監獄裏,令人慨歎!——編者
2007-5-2
二〇〇七年五月號
  羅隆基終其一生都為了人權與法制在中國這片土地上能獲得穩固的地位而努力,是當之無愧的中國現代人權理論先驅和實踐者。他被劃為「右派」,孤寂而死。他的故居年久失修,對於修葺羅隆基故居以紀念羅氏的倡議,官...
2007-2-2
二〇〇七年二月號
  中國新聞出版總署點名禁止包括章詒和《伶人往事》在內的八本書出版,令人大惑不解! 《伶人》出版前, 其中若干篇章, 如《盡大江東去, 餘情還繞--尚小雲往事》、《可萌綠, 亦可枯黃--言慧珠往事》等...
2006-4-2
二〇〇六年四月號
章詒和認為,在一個專制社會,要麼是老實的臣民,要麼是造反的土匪,沒有什麼「中立空間」可言。她並覺得,什麼時候能夠不討論「中立空間」的問題,才真的有一個寬闊的中立空間。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