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維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疫情底下,「正常音樂會」遙遙無期,世界各大小樂團都紛紛把舞台搬至網上,推出各式各樣的視像,包括在不隔離音樂家的電腦「合成演奏」、樂師遵守社交距離,音樂廳內並沒有現場聽眾的「室樂版」演奏、音樂教育節目、...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數年前,跟一位上世紀六十至八十年代於倫敦聽過許多名師的朋友聊天,聽他說有趣的小故事。例如以演繹布魯克納作品聞名於世的德國指揮約含(Eugen Jochum),有一次心血來潮,指揮完一場布魯克納第八交響...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二月初於倫敦做了一場很有意思的禮拜。 千禧年前去過倫敦的朋友都知道,國王十字火車站(King's Cross)附近,歷史上一直都是很亂的地方。但這區也隨着世界性的、經濟產業轉型帶動的舊區翻新...
2020-1-31
二〇二〇年一月號
四月中旬去莫斯科賞樂,之後專程去了烏克蘭名城敖德薩(Odessa)。莫斯科有發掘不盡的音樂故事。去敖德薩,卻倒不是為了參觀任何音樂家故居,而是去了解敖德薩是怎樣的一個地方,可以孕育出二十世紀初那麼多的...
2019-10-31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號
近日重訪母校,但進城第一個目的地卻是唱片交易所。所謂唱片交易所,二手唱片店是也。求學時,同窗笑說我應該向大學申請把我的部分助學金每月自動存入交易所帳戶,免得要每次帶現金。我認知中,交易所是全球最大的二...
2019-8-29
二〇一九年九月號
我討厭的音樂會現象,包括聽眾在演出時翻閱場刊(難道這些人不覺得翻頁的噪音很騷擾別人嗎?這些人大概不覺得)、看手機(難道這些人上電影院時從未看過勸喻,指出看電影時看手機,屏幕的光線會妨礙別人觀賞嗎?這些...
2019-6-29
二〇一九年七月號
八天內聽了兩場布魯克納音樂會。兩場音樂會,場地相距一萬三千公里。首場於墨西哥城美藝宮(Palacio de Bellas Artes)舉行,布魯克納第八交響曲由墨西哥國立交響樂團音樂總監Carlos ...
2019-4-28
二〇一九年五月號
以擔任荷蘭阿姆斯特丹音樂廳樂團首席指揮達二十七年享負盛名、剛慶祝過九十大壽的荷蘭指揮家海汀克(Bernard Haitink)最近宣布將於下樂季休假。海氏最近演出後兩度絆倒,外界猜測他此舉實為低調的退...
2019-2-28
二〇一九年三月號
歷史上,西洋古典音樂好像一直跟真善美扯上關係。不少人把西方古典音樂視為導人向善的工具,而某些作曲家更被後世視為道德榜樣──貝多芬的「堅毅不屈」、巴赫的「虔敬」、蕭邦的「愛國情操」便是很好的例子。「偉大...
2019-1-5
二〇一九年一月號
夏居德國,一周到訪了三所舉足輕重的樂器博物館。柏林與萊比錫兩館相互甚有關聯,另文再述;現在介紹的是較少人到訪的撒克森州馬爾克諾伊基爾興(下稱馬城)博物館(Museum Markneukirchen)。...
2018-9-29
二〇一八年十月號
八月底,柏林愛樂樂團候任總指揮彼得真高指揮了樂團的樂季開幕音樂會。演出教人振奮不已,但音樂會竟教我想起該團的前任總指揮,英格蘭的歷圖兩年前的一場音樂會。該音樂會的節目編排異常用心,把德布西、弗朗克、拉...
2018-7-28
二〇一八年八月號
又聽到朋友發表「西洋古典音樂已死」的言論。事實上筆者多年前也指出,這門藝術最後的一次大突破,是二戰後流行的「原汁」運動:用作曲年代的樂器與演繹風格演奏。作曲方面,突破的空間好像已所剩無幾。碰巧二戰後推...
2018-5-29
二〇一八年六月號
月前跟數位朋友在上海論樂。筆者說,有一次聽某指揮的〈貝多芬第七交響曲〉時,立即想起一杯醇美的勃艮第佳釀。席上一位音樂家立即回應,中國人欣賞西樂時,往往把音樂文學化。譬如,布拉姆斯作品之美,在於它內在的...
2018-3-28
二〇一八年四月號
西方科學、科技、工程的演進如何影響西洋古典音樂發展,一直是受人忽略的議題。然而,從科學與工程的演進史為主軸去探索西樂,有其獨特的趣味和意義。先談談純科學與音樂之關係。音樂對人體之影響,早於「莫札特效應...
2018-1-30
二〇一八年二月號
潮流興排名。「樂團排名」雖年年不同,但普遍認為柏林愛樂樂團是「全球最佳樂團」。樂團排名當然有它的複雜商業因素,例如柏林愛樂於卡拉揚年代製作的大量錄音,便是樂團戰後名聲的一大原因。但任何排名,都把複雜的...
2017-11-28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號
假如我能再當孩子,我希望能接受怎樣的音樂教育?答案肯定不是現時在華語地區見到的。我希望能培養出對不同聲音的敏感。我希望老師帶我到森林遠足,細聽大自然萬物的聲音。我希望老師能引導我探索中外各種樂器的聲音...
2017-9-29
二〇一七年十月號
彼得真高(台譯佩特連科,Kirill Petrenko)這位柏林愛樂樂團候任音樂總監,對一般樂迷而言是個謎團。雖然他在拜萊特歌劇院和拜仁國立歌劇院的成績已廣受肯定,但他的錄音卻少得可憐,而至今仍未擔任...
2017-6-28
二〇一七年七月號
上一世紀,當西洋古典音樂仍是較「主流」的文化活動時,音樂家去世可以是文化圈、甚至社會上的大事:馬勒和伯恩斯坦於世紀初和世紀末辭世,都分別為維也納和紐約兩地人民夾道送別。(筆者也記得,上世紀下半葉獨當一...
2017-5-30
二〇一七年六月號
最近,哈佛大學音樂系公布本科音樂課程改組,把為大部分大學音樂系所採用的一塊傳統必修範疇拿掉:音樂理論。此外,一門傳統西洋古典音樂歷史課程也一併拿掉;取而代之的是遠較自由開放(和非常後現代?)的兩門課,...
2017-3-31
二〇一七年四月號
芬蘭作曲家兼指揮沙羅能曾經說過,自己來自最壞的音樂教育環境:一個大城市裏的中產家庭。為何於大城市成長不利於音樂發展?城市裏不是有世界上最優秀的管弦樂團和音樂廳嗎?生產音樂樂器的,不也是城市裏的工廠(弦...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