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樂君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妳捨得讓臭男人沾污包包的聖潔?老實說,我在街上沒見過幾個替另一半拿手袋的男人,「男人肯唔肯幫女人拎手袋」卻成了與「你阿媽同我一齊跌落水,你救邊個先」看齊的魔王級問題,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這是責任問題,...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髒人髒事 新冠病毒來勢洶洶,香港人聞之色變。公共場所內人人草木皆兵,思疑旁人或自己是隱形帶菌者,連透明的空氣也污穢不堪。清潔人員忙着消毒被無數人蹂躪過的大廈門柄和電梯按鈕。交通工具上不難看到市民隔着...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一隻雞腿的鼓勵 相傳,中文大學有一個人,我們都稱他為「癡線佬」。他知道中大人每逢學期尾,都需要應付排山倒海的論文與考試。每年到此時,中大充斥着尋死的氣氛。所有學生的口頭禪彷彿異口同聲地說:「我想死!...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上山下海為求立足 九十後與○○後最大的分別是什麼? 我會說「童年」。我的童年,雖同樣有課業壓力,也要被迫學習我不心愛的鋼琴,但下課以後乖乖做好功課,得到外婆一聲「去吧」後,就可以跑去樓下公園當「街...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學生真的會自動自覺上課? 十一月十一日九點二十一分,收到學校傳來的電郵,告知學生當日所有課堂及考試已取消。那天清晨,民眾發起了「黎明行動」。自那天起,每天都收到學校取消課堂的通知。直至十一月十五日,...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