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培凱
2022-1-28
二〇二二年二月號
我的老師史景遷先生在二○二一年耶誕節的下午過世了,享年八十五歲。這幾年來他患上了帕金遜症,身體逐漸衰弱,舉動協調出了問題。過世前兩個多星期,他在自家園子散步,回來的時候在樓梯口摔了一跤,雖然醫生檢查不...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我知道劉再復,讀到他的著作,大概是在八十年代初期,他寫了魯迅研究的時候,算起來快四十年了。真正認識他的時間卻不長,只有二十來年,是他離開中國大陸,在海外漂泊之後。我自己一生漂泊,一九七○年從台灣到美國...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最後一次見到余先生,是二○一九年的暮春,普林斯頓草長鶯飛的時節。每年春天,我們夫妻都會安排到普林斯頓大學開會,目的是專程探望余先生與師母陳淑平大姐。余家離大學校園不遠,沿着幾條蜿蜒的鄉村公路前行,轉折...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新冠病毒是場瘟疫,來勢洶洶,人人都為之色變,因為病毒無聲無色,像隱形殺手,令人產生無端恐懼,不知道會不會殺到自己身邊,先奪走自己的親友,再向自己揮動死神的鐮刀。瘟疫如風如水,無孔不入,卻又不是風不是水...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梅芳走了,讓我感到十分難過。難過之餘,又感到悵惘與說不盡的哀思。生命是如此脆弱,死亡是如此無情,一次又一次奪走了我的親朋好友,收割我的哀痛。我坐在窗前,凝望眼前的海灣,思緒茫然混亂,冥想着地球的另一邊...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朋友問我的書房有沒有齋名,我想了想,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我現在連書房都沒有,怎麼會有齋名呢?本來是有間書房的,十年前剛搬進新居,還布置了一下,有張靠牆的書桌,一張可以躺下來休息的梳化,掛了兩幅字...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江青的新書《我歌我唱》結集出版,要我寫篇序,感到十分榮幸,滿口答應。一落筆,還真不知道從何說起,因為認識她本人已經四十多年了,看過太多她的精彩人生,有銀幕裏、舞台上的,也有現實生活裏的,「瞻之在前,忽...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我每天早上起來,會看電視新聞,先看香港本地新聞,再看美國的晚間新聞,總要知道身邊發生的事情,以及大洋彼岸的消息,也算是對世界現況有個持平的認識。這幾個月來的新聞報道,特別是發生在美國的新冠瘟疫紛擾,讓...
2020-4-29
二〇二〇年五月號
俗話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反映了古人生命歷程中不確定因素太多,是福是禍,自己掌握不了,於是歸之於「天」,歸之於「命」,好像冥冥之中有隻看不見的手,任其撥弄人間是非,決定人們生死。在醫療科技處於蒙...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我的老師余英時先生今年九十歲了,受業小子當然要寫篇壽序,以表我師數十年來諄諄教誨之情。余先生對我耳提面命,盡心盡力教導提攜,從來未曾間斷,迄今已有四十二年,算起來已經超過了孔夫子「四十而不惑」的歲數。...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關於飲茶的起源與早期發展,最早有系統的記載,是陸羽的《茶經》。他在《茶經.七之事》縷列了上古飲茶的資料,從三皇五帝到秦漢這一段,大多是難以驗證的傳說,沒有確切的歷史證據。他也廣為收錄漢代以後的文獻材料...
2020-1-31
二〇二〇年一月號
和潘公凱相識有十多年了,最初是在香港合作辦展覽,開研討會,展示他對近代中國畫壇發展的研究成果,捋清百年來中國畫家受到西方繪畫衝擊之後,從清末民初以來,如何在百花齊放、華洋雜處、眾聲喧嘩的文化氛圍中,選...
2019-11-29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號
韓國首都首爾有個南大門,相當有名,觀光客趨之若鶩,是旅遊必到之處。認真說起來,觀光客流連忘返的地方,在官方資料中的正式名稱,是南大門市場(Namdaemunsijang),乃上世紀六十年代之後發展起來...
2019-10-31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號
時常聽人講,崑曲是「百戲之母」或「百戲之祖」,我總是感到無限困惑,不知道他們泛稱的「百戲」是什麼?百戲生成在什麼時代,崑曲又出現在什麼時代,崑曲為什麼可以是「百戲」的祖宗或母親?在中國歷史文化的認知當...
2019-9-28
二〇一九年十月號
知道世上有個愛丁堡,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好像是童話故事裏的地方,有座花崗岩的古堡,裏面住着頭戴黃金花冠的皇后,揮舞着權杖,擁有不可一世的權威。權杖上面鑲嵌了鵝卵大小的紅寶石,招引一條舞動銀翼的飛天毒...
2019-8-29
二〇一九年九月號
在普羅旺斯的田野找路,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找一條古橋,前不巴村後不搭店的所在。司機在一片荒蕪人跡的原野上繞了幾圈,從一條仄路開下河谷,停在路邊,說,到了,就在對面。我們下車的地方,有一片灌木叢,往前...
2019-7-28
二〇一九年八月號
在古代帝制時期,皇帝是天子,奉天承運,是老天爺在人間的權力代表,權威天來大,無邊無際,不管是多麼昏庸,做了什麼樣的壞事,臣下都不能直接批評,否則就是「犯上」,搞不好就得「大辟」。運氣好一點,龍顏震怒之...
2019-6-29
二〇一九年七月號
最近「文明衝突論」又開始甚囂塵上,這次的重點不是基督教與伊斯蘭的文明衝突,而是亞洲文明與西方(其實指的是歐美)文明的衝突,聽起來特別刺激。然後,北京就開了個國際會議,討論亞洲文明的自尊自信及文明對話的...
2019-3-29
二〇一九年四月號
韓國工程院的李院士,年屆八十了,精神矍鑠,古道熱腸,一張樸實帶笑的南瓜臉,兩堆濃厚的掃把眉舒展過額頭,見了我們,急急搶近前來,握着我們的手,連說:「歡迎歡迎,真高興又見面了。」他是韓國土木工程學界德高...
2019-2-28
二〇一九年三月號
陽曆元旦接到不少朋友的賀詞,一般都是「新年好」、「新年快樂」、「新年新氣象」,很有點官方發布新聞,欽天監觀象授時的意味,怕我們忘了二○一九年已經來臨,該繳二○一八年的所得稅了。再來就是喜大普奔,四處發...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