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華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每當說起,疫情期間一天走三刻鐘路,不熟的人會問「去哪裏走」?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一直宅在家中,怎麼走?當然是在不大的公寓裏,每天來來回回的踱上幾千步!走路,有什麼難?除非老了,行動不便,不良於行了,人...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寫文章或做翻譯的時候,到底該不該使用成語或統稱的四字詞組,答案眾說紛紜,因人而異。每次出任什麼徵文或翻譯比賽的評判,總聽到其他的評判對年輕參賽者在循循善誘,說「作品裏四字詞組能省則省,否則會使文字僵化...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這學期第一次用Zoom來上課,別人已經使用很久的軟件,對我來說,要打破心理關口,克服IT障礙,倒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黃口小兒手上撫來弄去的小玩意,一到黃髮長者眼中,就變得複雜晦澀的大難題,而禁不住視為...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電話那端,傳來傅聰夫人Patsy的聲音,低低的,卻沉穩:「我在教琴,可否過一會兒再通電話?」那天是二○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傅聰走後的第三天。 我知道她會挺過去的,各地問候的電話不斷,弔唁的電郵如雪...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伯樂坐在對面,歲暮時分,疫情期間,難得在中環飯聚,若非交往多年的朋友,大概誰也不肯在這時候相約晤面了。 「到明年二○二一年的中國農曆新年,我們就相識整整四十年了。」他輕輕說,言下並無韶華易逝、流年似...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他來了!是遠處山間吹來的一陣煙嵐,像雲又像霧,有點飄忽,卻又舒卷自如,愛來的時候來,想去的時候去,不必囁囁嚅嚅解釋,無需喋喋不休致歉,反正,一進門,他就會坦然坐下,他舒服,你也舒服。 Franc是安...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不錯!巴黎是我魂牽夢縈的所在,這麼多年了,寫過不少其他的地方,就是不太敢去描繪巴黎,所以不敢碰觸,就好比邂逅了一個風情萬種的對象,太嬌太媚了,雖然心中戀戀不捨,面對面時卻不敢跟她四目交投,更別說提筆細...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這是一本二○二○年的小小記事冊,淺綠封面,燙了金邊,上面還有朵朵金蕊粉白的小花,一隻蝴蝶輕輕伏在一側。年初時兒子從背囊裏掏出小冊來,一把塞給我說:「喏,給你。知道你還是在用記事本,不肯把事情記在手機裏...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疫情期間宅在家中,閒來無事,沒有什麼比看書更能怡情忘憂的了。青霞最近專攻張愛玲,送來兩本皇冠出版的書:許子東撰寫的《細讀張愛玲》和宋以朗主編的《張愛玲私語錄》,我倆各自翻閱起來,又增添了不少日常聊天的...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猶豫了一陣,終於打了這通電話。明知道他一向不喜應酬,經常閉門謝客,在家練琴,但還是放心不下,畢竟倫敦的疫情太嚇人了,最近還有街頭示威,不知道他是否安好?接電話的是傅聰的夫人卓一龍(也是鋼琴家),她說現...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疫情肆虐期間,美國芝加哥的同學來信說,附近超市關閉了,擔心會斷糧;加拿大卡爾加里的親戚來電說,超市食物架子上,一連兩個月都空空如也,平時注重飲食的她,唯有以罐頭度日。這種在太平盛世時匪夷所思的事,居然...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這個人是誰?跟我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看起來似近而遠,似親猶疏,似熟還生?何以一個年輕女孩當年的一念一息,一舉一動,竟會決定了今時今日的我畢生的命運?面對着一大堆微微泛黃的書信,按照信封的郵戳一封封打...
2020-4-29
二〇二〇年五月號
寫?還是不寫?自我關閉四五十天的期間,晨昏顛倒,晝夜不分,頭腦脹得昏昏沉沉的,日子過得無無聊聊的,還有什麼值得書之成文?閉關自守,與世隔絕,這是大部分跟我一般高危群組的自我選擇。不讓自己惹麻煩,不給子...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開始翻譯芬頓(James Fenton)的英文《趙氏孤兒》之前,兩位譯者除了共識,理解和定調之外,最要緊的是審視劇本中「角色設定」的問題。芬頓的創作是以紀君祥的元劇為藍本的,敍述的是春秋時代發生在晉國...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二○一九年初,承蒙上海導演徐俊邀約,囑我把英國詩人芬頓所撰《趙氏孤兒》翻譯為中文,五月達成協議,此書交由台灣莎士比亞專家彭鏡禧教授及我二人合作譯出,並將以音樂劇形式於今年六月在上海公演。這件事因我而起...
2020-1-31
二〇二〇年一月號
小時候,常聽到酷愛京劇的爸爸在家裏哼哼唱唱,什麼《紅鬃烈馬》,《打漁殺家》,《蕭何月下追韓信》等等,但是最喜歡聽他提起的戲目是《搜孤救孤》,也許是因為這名字用他那帶有滬語口音的京腔一說,特別逗趣吧!其...
2019-11-29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號
今年九月初,剛開學不久,我讓碩士班的學生翻譯一篇散文詩作為練習,譯後在課堂上討論。一位年輕的同學自告奮勇侃侃而談,一開口就說:「這是上個世紀發表的作品了,所以翻譯用語要典雅一點。」「上個世紀?」似乎很...
2019-10-31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號
「啪」的一聲,一不小心又把拐杖摔在地上了,還不是木板,是磚地,叫我心疼不已,生怕摔壞了那手柄的地方。這拐杖精緻玲瓏,杖很細巧,柄很圓順,那柄握在手裏,溫潤如玉,顏色晶瑩剔透,好似琥珀一般。不知道自從那...
2019-9-28
二〇一九年十月號
到了這個年紀,閒來無事,盤點回顧一下自己一路走來做過的傻事、趣事、得意事,倒也挺有意思。在某些場合,譬如說記者訪問,讀者來函,常常會聽到這樣的問題:「請問,您認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什麼?」成就?如果說的...
2019-8-29
二〇一九年九月號
車行在太子道上,下午繁忙時間,突然堵住了。此時無事可做,只好定下心來,反正進退不得,又何必心煩氣躁?眺望車外,兩邊都是樹,各種各樣的樹都在陽光下迎風招展。一大叢一大叢綠葉,形狀參差,有的尖,有的圓,有...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