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華
2023-9-29
二〇二三年十月號
有選擇困難症的人,千萬不可做翻譯!假如你走進一家茶餐廳,面對着牆上列出的「今日特餐」,一共只有A乾炒牛河;B火腿蛋飯兩款,你居然考慮了五分鐘,還不知道究竟要點A餐還是B餐,而自己又不幸是從事翻譯工作的...
2023-8-30
二〇二三年九月號
「很多記者在採訪時,都會問我們,這《青春版牡丹亭》演了將近五百場,前後快二十年了,現在還在叫青春版嗎?」台上的杜麗娘,台下的沈豐英,在我身邊緩緩的說。此時的她,濃妝卸盡,一身便服,那張素臉,乾乾淨淨的...
2023-7-29
二〇二三年八月號
六月底七月初,曾經與家人到首爾一遊,那是宅在家中避疫三年半後的第一次,旅途上一切順利,平安歸來,心中充滿感恩。然而在歡樂的背後,總有那麼一層縈繞心頭的思念,不去想,不去想,它卻還是在! 文月走了,真...
2023-6-29
二〇二三年七月號
打開書櫃,一長排林文月的作品呈現眼前,有翻譯、有散文、有論文,幾乎佔滿了整整一層;拉開抽屜,一封封字體娟秀的書信映入眼簾,有卡片、有郵簡、有信箋,甚至還有最為珍貴的手稿和複印件。 東翻翻,西看看,思...
2023-5-30
二〇二三年六月號
新冠肆虐了三年,疫情嚴峻時,大家都宅在家中,尤其是我們這個年紀的,既然出不了門,只好在斗室中自尋樂趣。   一直存放在隱蔽處的寶藏 一天,閒來整理舊物,也不知道從哪裏蹦出來兩盒卡式錄像...
2023-4-28
二〇二三年五月號
二○二三年四月三日,下午五時半過後,香港大學百年傳承的陸佑堂中,音樂響起,一列身披禮袍的教授學者與名譽博士領受人,在高聳巍峨的拱頂下、莊嚴肅穆的氣氛中魚貫進場,慢慢前行,緩緩踏步,走上鋪着紅色地毯的梯...
2023-3-29
二〇二三年四月號
順豐速遞送上來自南京的郵包,心想,期待已久的好書上門了,打開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李景端的《翻譯選擇與翻譯傳播》閃耀眼前。 早在這本由許鈞主編、中華譯學館出版的文集面世之前,我就拜讀過其中大部分的文章...
2023-2-28
二〇二三年三月號
中國人一切都講「緣分」,有緣的不遠千里來相會,沒緣的對面相見不相識。 說到名字,姓氏,居然也有投緣不投緣的。譬如,那麼多年來教了那麼多學生,一屆又一屆的,偏偏就有三個叫Teresa的跟我特別親近;朋...
2023-2-1
二〇二三年二月號
「白牡丹」的稱號,第一次是從章詒和口中聽到的。那一回在飯局上,大家興致勃勃的談起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說是內地的大學生之間流行一種說法:「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看過《青春版牡丹亭》的,一種是沒有...
2022-12-30
二〇二三年一月號
打開電腦,對着鍵盤,卻怎麼也無法按下去,因為不知道怎麼落筆。早些年,原本跟李先生高高興興的說好,要替他寫傳記,怎麼現在變成寫起懷念他的文章來? 早晨醒來做運動,每次伸展筋骨,一定會想起李先生的示範動...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香港的秋天,是最好的季節,天朗氣清,沒有濕漉漉的陰雨,也沒有寒嗖嗖的冷風,可是在巴黎,十一月已經遍地落葉,秋意蕭瑟了。 生平最怕去陰森森的墓地,可是人到了異國,換一種生活,變一種心態,那一年在婦女宮...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巴黎是個奇特的地方,五光十色,繽紛絢爛,人人可以來巴黎,談巴黎,寫巴黎。負笈索邦之前,曾經二度造訪過花都,心目中的這座名城,乃文化藝術中心,時裝匯集之地,拉丁區的浪漫情調熏人欲醉,塞納河畔的旖旎風光令...
2022-9-29
二〇二二年十月號
搬入巴黎東部救世軍宿舍「婦女宮」時,已經是十月中了,深秋季節,天色灰暗,寒風嗖嗖,而且經常下雨,路上都是濕漉漉的,布滿了穢物,當地人愛狗如命,放狗時任由寵物到處排泄,所以走路時一不小心,就會踩中地雷,...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翻看張愛玲受人稱道的散文〈憶胡適之〉,文章很長,詳述了兩人之間的交往過從,然而最使我入目不忘的,卻是其中一段描繪:「炎櫻有認識的人住過一個職業女子宿舍,我也就搬了去住,是救世軍辦的,救世軍是出名救濟貧...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趙蘅所撰的《我的舅舅楊憲益》(中譯出版社出版)圖文並茂,全書以日記的方式,敍述老人生命中最後十年的事跡,看似生活上不起眼不經意的點點滴滴,透過作者樸素而深情的筆觸,一一呈現出玲瓏剔透的面貌。看這本書,...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前幾天,跟青霞聊天時,忽然談到了彼此的父母。這世上,一般人談起子女或孫輩來,都是樂呵呵,喜滋滋的,那股得意勁兒,壓都壓不住,彷彿口中的心肝寶貝,不知如何聰明伶俐與眾不同,簡直是天上有,地下無!至於要在...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避疫期間宅在家中,時間多了,雜務少了,於是時常躬身自省,想想這輩子匆匆數十寒暑,一路走來,跨過大大小小的坎兒無數。是誰,在自己摔倒時伸出援手?是誰,在自己失落時予以力量!這背後默默扶持、暗暗付出的同行...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遠處山徑,晨光照耀下,闃寂無人,連經過的車輛也疏疏落落,只有一片濃濃淺淺的綠!都習慣了,這是疫情嚴峻時常見的光景,這城市,彷彿封閉了,沉沉睡去了,人人都宅在家中,各自修煉,以不同的方式,來抵禦逆境,尋...
2022-3-28
二〇二二年四月號
二○二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正月廿二星期二,明明那天早上還不停收到手機上的種種信息,說什麼這是個讓人開懷、千年一遇,連續九個「二」字的吉祥好日,為什麼到了晚上就收到好友羅新璋與世長辭的噩耗?難道是上天的惡...
2022-2-28
二〇二二年三月號
旁人往往不解,常問我:「你跟林青霞經常見面或溝通,你們哪來這麼多話可聊呀?」不錯,這十八年來,我們的確經常聊天—見面聊、電話聊、在手機上聊,至於到底在聊些什麼?說起來你也許不信,我們的交談...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