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華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女兒總是奇怪,為什麼我寫文章、改作業,極有耐心;一看到要填表,尤其是要上網填寫什麼東西,就會眉頭緊鎖,火氣上升;明明是幾個樣板式的簡單步驟,對我來說,卻像是看天書似的,老是弄得氣急敗壞、手忙腳亂,不是...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年輕的時候,喜歡淋雨,更喜歡沐雪。踽踽獨行於雪中,讓我有一種遺世獨立,遠離煩囂的感覺,處身於冰雕玉琢的琉璃世界裏,一切都變得沉靜,變得明淨,可以促我靜思,助我反省,勉我自強。從小生長在南國,這一輩子,...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每次收到大哥的信,看到信裏對我的稱呼—小妹妹,心頭總是感到暖暖的,彷彿霎時間回到了青蔥歲月,自己還年幼,正蒙受兄長呵護備至的照拂、關愛,我們仍然生活在一起,在同一個屋簷下起居飲食,為同一件...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多少年來,秀蓮老是堅稱自己是我的學生,跟她出門同行,重的東西她提,煩的表格她填,上車下車她照顧,買單付款她搶先,樣樣都奉行「有事,弟子服其勞」的守則,儘管她當年在崇基學院讀書時,不是主修,也不是副修翻...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心中,有一口湖,這心湖,歲月久了,已難起波瀾。曾經有過風急雨驟的日子,橫木敗瓦掃來,斷枝殘葉吹下,湖面波濤洶湧,湖底雜物紛呈!都過去了,都隨着流光消逝了無痕。如今,過橋抽板的闖將,到別處去繼續耀武揚威...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談起爸爸,能想起的形容詞—偉岸、嚴厲、慈愛、沉默、大山……」,這是某周報在一堆父親節感言前所加的編輯按語,看了不禁啞然失笑。以老爸對我來說,這些詞彙,除了「慈...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消息傳來,「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撒手塵寰了!怎麼可能?他在我心目中永遠那麼精神奕奕,老當益壯,甚至連「老」都扯不上,是位活力充沛、永不言休的「現代神農」!查閱資料,才醒悟他已屆九一高齡,此次大去,也可...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每當說起,疫情期間一天走三刻鐘路,不熟的人會問「去哪裏走」?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一直宅在家中,怎麼走?當然是在不大的公寓裏,每天來來回回的踱上幾千步!走路,有什麼難?除非老了,行動不便,不良於行了,人...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寫文章或做翻譯的時候,到底該不該使用成語或統稱的四字詞組,答案眾說紛紜,因人而異。每次出任什麼徵文或翻譯比賽的評判,總聽到其他的評判對年輕參賽者在循循善誘,說「作品裏四字詞組能省則省,否則會使文字僵化...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這學期第一次用Zoom來上課,別人已經使用很久的軟件,對我來說,要打破心理關口,克服IT障礙,倒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黃口小兒手上撫來弄去的小玩意,一到黃髮長者眼中,就變得複雜晦澀的大難題,而禁不住視為...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電話那端,傳來傅聰夫人Patsy的聲音,低低的,卻沉穩:「我在教琴,可否過一會兒再通電話?」那天是二○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傅聰走後的第三天。 我知道她會挺過去的,各地問候的電話不斷,弔唁的電郵如雪...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伯樂坐在對面,歲暮時分,疫情期間,難得在中環飯聚,若非交往多年的朋友,大概誰也不肯在這時候相約晤面了。 「到明年二○二一年的中國農曆新年,我們就相識整整四十年了。」他輕輕說,言下並無韶華易逝、流年似...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他來了!是遠處山間吹來的一陣煙嵐,像雲又像霧,有點飄忽,卻又舒卷自如,愛來的時候來,想去的時候去,不必囁囁嚅嚅解釋,無需喋喋不休致歉,反正,一進門,他就會坦然坐下,他舒服,你也舒服。 Franc是安...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不錯!巴黎是我魂牽夢縈的所在,這麼多年了,寫過不少其他的地方,就是不太敢去描繪巴黎,所以不敢碰觸,就好比邂逅了一個風情萬種的對象,太嬌太媚了,雖然心中戀戀不捨,面對面時卻不敢跟她四目交投,更別說提筆細...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這是一本二○二○年的小小記事冊,淺綠封面,燙了金邊,上面還有朵朵金蕊粉白的小花,一隻蝴蝶輕輕伏在一側。年初時兒子從背囊裏掏出小冊來,一把塞給我說:「喏,給你。知道你還是在用記事本,不肯把事情記在手機裏...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疫情期間宅在家中,閒來無事,沒有什麼比看書更能怡情忘憂的了。青霞最近專攻張愛玲,送來兩本皇冠出版的書:許子東撰寫的《細讀張愛玲》和宋以朗主編的《張愛玲私語錄》,我倆各自翻閱起來,又增添了不少日常聊天的...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猶豫了一陣,終於打了這通電話。明知道他一向不喜應酬,經常閉門謝客,在家練琴,但還是放心不下,畢竟倫敦的疫情太嚇人了,最近還有街頭示威,不知道他是否安好?接電話的是傅聰的夫人卓一龍(也是鋼琴家),她說現...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疫情肆虐期間,美國芝加哥的同學來信說,附近超市關閉了,擔心會斷糧;加拿大卡爾加里的親戚來電說,超市食物架子上,一連兩個月都空空如也,平時注重飲食的她,唯有以罐頭度日。這種在太平盛世時匪夷所思的事,居然...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這個人是誰?跟我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看起來似近而遠,似親猶疏,似熟還生?何以一個年輕女孩當年的一念一息,一舉一動,竟會決定了今時今日的我畢生的命運?面對着一大堆微微泛黃的書信,按照信封的郵戳一封封打...
2020-4-29
二〇二〇年五月號
寫?還是不寫?自我關閉四五十天的期間,晨昏顛倒,晝夜不分,頭腦脹得昏昏沉沉的,日子過得無無聊聊的,還有什麼值得書之成文?閉關自守,與世隔絕,這是大部分跟我一般高危群組的自我選擇。不讓自己惹麻煩,不給子...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