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華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翻看張愛玲受人稱道的散文〈憶胡適之〉,文章很長,詳述了兩人之間的交往過從,然而最使我入目不忘的,卻是其中一段描繪:「炎櫻有認識的人住過一個職業女子宿舍,我也就搬了去住,是救世軍辦的,救世軍是出名救濟貧...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趙蘅所撰的《我的舅舅楊憲益》(中譯出版社出版)圖文並茂,全書以日記的方式,敍述老人生命中最後十年的事跡,看似生活上不起眼不經意的點點滴滴,透過作者樸素而深情的筆觸,一一呈現出玲瓏剔透的面貌。看這本書,...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前幾天,跟青霞聊天時,忽然談到了彼此的父母。這世上,一般人談起子女或孫輩來,都是樂呵呵,喜滋滋的,那股得意勁兒,壓都壓不住,彷彿口中的心肝寶貝,不知如何聰明伶俐與眾不同,簡直是天上有,地下無!至於要在...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避疫期間宅在家中,時間多了,雜務少了,於是時常躬身自省,想想這輩子匆匆數十寒暑,一路走來,跨過大大小小的坎兒無數。是誰,在自己摔倒時伸出援手?是誰,在自己失落時予以力量!這背後默默扶持、暗暗付出的同行...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遠處山徑,晨光照耀下,闃寂無人,連經過的車輛也疏疏落落,只有一片濃濃淺淺的綠!都習慣了,這是疫情嚴峻時常見的光景,這城市,彷彿封閉了,沉沉睡去了,人人都宅在家中,各自修煉,以不同的方式,來抵禦逆境,尋...
2022-3-28
二〇二二年四月號
二○二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正月廿二星期二,明明那天早上還不停收到手機上的種種信息,說什麼這是個讓人開懷、千年一遇,連續九個「二」字的吉祥好日,為什麼到了晚上就收到好友羅新璋與世長辭的噩耗?難道是上天的惡...
2022-2-28
二〇二二年三月號
旁人往往不解,常問我:「你跟林青霞經常見面或溝通,你們哪來這麼多話可聊呀?」不錯,這十八年來,我們的確經常聊天—見面聊、電話聊、在手機上聊,至於到底在聊些什麼?說起來你也許不信,我們的交談...
2022-1-28
二〇二二年二月號
知心的朋友之間,往往有一些「密語」,一說出來,無需多言,彼此就會心領神會,也許,頷首一望;也許,相視一笑,總之,三言兩語,已經道盡了千絲萬縷的思緒。林青霞與我,一說到寫作或讀書,最常提起的「密語」,就...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女兒總是奇怪,為什麼我寫文章、改作業,極有耐心;一看到要填表,尤其是要上網填寫什麼東西,就會眉頭緊鎖,火氣上升;明明是幾個樣板式的簡單步驟,對我來說,卻像是看天書似的,老是弄得氣急敗壞、手忙腳亂,不是...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年輕的時候,喜歡淋雨,更喜歡沐雪。踽踽獨行於雪中,讓我有一種遺世獨立,遠離煩囂的感覺,處身於冰雕玉琢的琉璃世界裏,一切都變得沉靜,變得明淨,可以促我靜思,助我反省,勉我自強。從小生長在南國,這一輩子,...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每次收到大哥的信,看到信裏對我的稱呼—小妹妹,心頭總是感到暖暖的,彷彿霎時間回到了青蔥歲月,自己還年幼,正蒙受兄長呵護備至的照拂、關愛,我們仍然生活在一起,在同一個屋簷下起居飲食,為同一件...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多少年來,秀蓮老是堅稱自己是我的學生,跟她出門同行,重的東西她提,煩的表格她填,上車下車她照顧,買單付款她搶先,樣樣都奉行「有事,弟子服其勞」的守則,儘管她當年在崇基學院讀書時,不是主修,也不是副修翻...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心中,有一口湖,這心湖,歲月久了,已難起波瀾。曾經有過風急雨驟的日子,橫木敗瓦掃來,斷枝殘葉吹下,湖面波濤洶湧,湖底雜物紛呈!都過去了,都隨着流光消逝了無痕。如今,過橋抽板的闖將,到別處去繼續耀武揚威...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談起爸爸,能想起的形容詞—偉岸、嚴厲、慈愛、沉默、大山……」,這是某周報在一堆父親節感言前所加的編輯按語,看了不禁啞然失笑。以老爸對我來說,這些詞彙,除了「慈...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消息傳來,「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撒手塵寰了!怎麼可能?他在我心目中永遠那麼精神奕奕,老當益壯,甚至連「老」都扯不上,是位活力充沛、永不言休的「現代神農」!查閱資料,才醒悟他已屆九一高齡,此次大去,也可...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每當說起,疫情期間一天走三刻鐘路,不熟的人會問「去哪裏走」?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一直宅在家中,怎麼走?當然是在不大的公寓裏,每天來來回回的踱上幾千步!走路,有什麼難?除非老了,行動不便,不良於行了,人...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寫文章或做翻譯的時候,到底該不該使用成語或統稱的四字詞組,答案眾說紛紜,因人而異。每次出任什麼徵文或翻譯比賽的評判,總聽到其他的評判對年輕參賽者在循循善誘,說「作品裏四字詞組能省則省,否則會使文字僵化...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這學期第一次用Zoom來上課,別人已經使用很久的軟件,對我來說,要打破心理關口,克服IT障礙,倒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黃口小兒手上撫來弄去的小玩意,一到黃髮長者眼中,就變得複雜晦澀的大難題,而禁不住視為...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電話那端,傳來傅聰夫人Patsy的聲音,低低的,卻沉穩:「我在教琴,可否過一會兒再通電話?」那天是二○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傅聰走後的第三天。 我知道她會挺過去的,各地問候的電話不斷,弔唁的電郵如雪...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伯樂坐在對面,歲暮時分,疫情期間,難得在中環飯聚,若非交往多年的朋友,大概誰也不肯在這時候相約晤面了。 「到明年二○二一年的中國農曆新年,我們就相識整整四十年了。」他輕輕說,言下並無韶華易逝、流年似...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