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陽生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文革初期風雲鬼訛,各種勢力指桑罵槐。整個國家陷入一種盲目大批判的狂熱中。連國際極右勢力的領袖都隔洋喊話:「讓我們不僅要聽到對方的『聲音』,也要聽到對方的『語言』。」(尼克遜《六次危機》) 清華附中紅...
2019-11-29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號
如果不是像史鐵生所說過的「活體告別」,這三個人是絕對不會穿過半個世紀的煙塵,來專門看我的。時間為二○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他們是──三位世紀來客重逢田維煦,中國評劇院名角田淞之子。一九六四年,田維煦和我...
2009-8-2
二〇〇九年八月號
  精彩摘錄:由於偶然的機遇,一個彈痕累累的抗日軍人,一個國寶級的治學泰斗,就這樣自然而然地開始「以文會友」。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