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方正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沒有道別,沒有遺言,沒有任何儀式,就這樣,英時兄以最低調、最意想不到的方式,輕輕地,悄悄地走了。他從中國的歷史大變遷中走來,在自己所營造的歷史研究和時政評論世界中生活,現在則已經走進歷史,任人評說了。...
2019-8-29
二〇一九年九月號
費茲傑羅(Scott Fitzgerald)有名言:「讓我告訴你那些真正有錢的人是怎樣的吧。他們和你或我都不一樣。」這話的巧妙在於直言不韙,卻似是而非。但倘若把它移用於數學家身上,那就確切不移了,這我...
2019-7-28
二〇一九年八月號
回應了何重嘉女士的長文之後,近日又收到《明報月刊》轉來梁基永先生的大文,匆匆讀過,覺得與何女士的文章大同小異,沒有需要再詳細回應了。此處我只提出三點。首先,梁文說我在《明報月刊》所發表陳璧君女士致先父...
2019-2-28
二〇一九年三月號
大約兩年前,我間接得知,汪精衛的外孫女亦即汪文惺(美美姑)之女何重嘉女士來港。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曾經一度到香港島衛城道,即她從前的家中為她的大姊(名字已經忘卻)補習,想知道其近況,所以相約見面,並且...
2018-9-29
二〇一八年十月號
將近二十年前,在楊振寧教授榮休的學術討論會晚宴上,楊先生的老朋友戴森(Freeman Dyson)發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講,將他稱為「保守的革命者」。為什麼呢?因為他雖然破壞了宇稱守恆的思維結構,卻建立起...
2016-11-1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號
陳方正的老友金耀基對《當時只道是尋常》(下稱《尋常》)一書寫下精闢概括:「這三輯文字是陳方正以我觀己,以我觀人,以我觀世的著述。這是他對自己從青少年到鬢髮飛霜臨老之年一生的心路歷程之書寫,也是他對中...
2008-6-2
二〇〇八年六月號
  最近楊振寧教授和翁帆女士合作出版《曙光集》,裏面收集了將近五十篇楊先生的文章、書信、訪問記,以及數篇與他相關的文字,其中關於科學與科學家的大約佔六成,關於歷史、文化、中國現狀和前景的佔四成,從中可...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