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大中
2022-1-28
二〇二二年二月號
白 梅室內梅花春放早,窗前白雪未披身。清香淡淡深深嗅,只把笑容贈予君。 立冬初雪昨日立冬歸小園,今晨雪湧滿天歡。七賢雅座忽堆玉,半畝方塘始凍蓮。辭餞京華兒燙酒,邀朋麗府客寒暄。舉杯更話家山好,賞雪催...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我曾約好友李存葆先生赴黃河壺口采風夜過太行山。我驚歎太行山之巍峨,更為黃河壺口瀑布奔騰的氣勢所震撼。存葆先生在其散文〈大河遺夢〉中充滿激情地讚歎:黃河,在炎黃子孫的心目中,當是一條無...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