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戈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聞說La Guarida是夏灣拿最好的餐廳。車摸黑在一條橫街停下,正門石拱上的浮雕已經風化,沿外牆一直爬到第四層的頂樓。大堂掛一座傾側的水晶燈,半明半滅,燈下一名黑種老婦在籐椅上乘涼,只有她疊成三重...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去年十二月上旬,初訪古巴,當時新型冠狀病毒還埋伏在報刊的暗角。 日照剛盡,天晚如燈,夏灣拿機場沒有攀天幕牆,沒有Chanel、Starbucks,驟眼更似一個舞台,搭市集布景,灑上灰塵,塞滿鬧哄哄...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被時差摸黑叫醒,七時半到了米修的廚房。三千多呎長方,一望無隔;十乘六、七呎的金屬工作十多張,分三行整列;單邊一排窗數十呎,潛了入草木之間,氤氳迴盪。團隊約三十人,來自法國、英國、瑞典、意大利&hel...
2020-1-31
二〇二〇年一月號
二月下旬,法國著名餐廳業家族Troisgros的第三代舵手米修(Michel)帶同幼子里(Leo)及數名助手到港,在米芝蓮一星餐廳Épure客席演出,餐廳主人請他們到我家,試試我無師自...
2019-10-31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號
九歲左右,一家八口蝸居百多平方呎,自己的空間是雙層床的上格,寬三、四呎,一邊貼牆。只有一扇窗,就是林太乙主編的《讀者文摘》中文版,每月一本,看完了都捨不得丟棄,向屋內的雜貨店討來一對裝罐頭用的扁平舊...
2019-8-29
二〇一九年九月號
羅伯特.派克(Robert M. Parker, Jr.)的一百分評酒制聲名大噪、橫掃市場時,來自英國約克郡的邁克爾.博品(Michael Broadbent)眼瞼不稍抬,安於他的五星制。博品一直用這...
2019-6-29
二〇一九年七月號
葡萄酒從果子而來,但果味之餘氣韻無邊無際:香料、胡椒、皮革、泥土……當年在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üé(布根地(Bu...
2019-4-28
二〇一九年五月號
走進Latour的葡萄田,正中一條水泥車道,兩旁一行行橫向葡萄枝,像一排排長木椅,澄天如穹,不正是一座大教堂?果子近全熟了,太陽太猛,它們都閉眼,在默禱。風起,纖柔如指,把葡萄枝撫成弦,送一聲詠歎出...
2019-2-28
二〇一九年三月號
離開巴黎,僅兩小時的火車,穿越了二十三年(筆者於一九九五年初訪波爾多),回到波爾多。第二天早上出發,到城外的酒莊。天幕無痕,碧藍如冰,在地平線接上葡萄田,綿綿如海,和一九九五年的九月是完全一樣。這種地...
2019-1-5
二〇一九年一月號
九月 ,重遊波爾多(Bordeaux),路經的巴黎正躲在橫空的灰帳裏。塞納河如她的一彎裸臂,一不小心,露了出來。夏裝已老,在更衣?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玉年開始與在法國的畫家合作,就跟她常訪巴黎。每次都...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