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戈
2024-5-30
二〇二四年六月號
弟妹眾多,八、九歲已經學會把牛肉逆紋切成薄片,用熱油急炒,水蛋蒸得光滑如鏡,只欠母親殺雞的俐落手法。二十多年前,廚房不過是日夜無休工作之餘一小角綠蔭,讓心神喘息,沒想到竟然會打開另一扇窗外無盡的風景。...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機場入境櫃檯在矮天花上的蒼白光管下無甚設防,訪客不須拍照、不留指紋,墨西哥城還停留在早已過去了的那種隨意,事實上在海拔兩千米上,一切該慢下來。樹多路少,從清早到晚飯全是交通繁忙時段,在城中心內,步行常...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從四十層樓外望杭州,酒店前縱橫各一排六條車道,兩旁綠蔭,氣派不輸東京皇宮前的「日比谷通」。從路口輻射出去是一環又一環數十層高的玻璃幕牆大樓,連綿以公里計,隨暮色從暗藍轉為鐵灰,化作秦陵兵馬,叫人屏息。...
2023-10-31
二〇二三年十一月號
第一次到景德鎮,丘清溪綠,名盛不鬧,帶三分樸淨。上天造了水,沒造載水的器皿,我們找到陶泥瓷土,把它們燒成壺、瓶。我們又發覺上天也造了情感,造了牽掛、盼望,於是我們為杯、碗加入造型、花紋、色彩,用來表達...
2023-8-30
二〇二三年九月號
下午七點多鐘離開侷促的佛羅倫斯機場,夕照依依,天色仍亮,車程二十分鐘後經城外上山,過六、七段險彎間的坡道,已到滿谷翠木抱的Villa San Michele,酒店前身是家十六世紀的修道院,石柱土牆留...
2023-6-29
二〇二三年七月號
「劉建中大腳開出『龍門球』,何祥友第一時間將『波』彈到右翼位,『牛屎』銜枚疾走三十幾碼落底線,橫傳入中路,『神童偉』離門十幾碼『倒掛』,貼楣入網,警察會成班後衛得個睇字!(收音機還傳來現場觀眾一浪高於...
2023-4-28
二〇二三年五月號
政府不再報告疫情,病毒消失與否,做生意的人都趕登場。踏入一個拍賣展廳,遠處幽暗中一座黑色舞台上閃奪目的金光,是張大千一九七三年所作《花開十丈影參差》。在純金色的屏風上,墨以及綠、藍顏料都像剛剛跌了...
2023-2-28
二〇二三年三月號
去年十二月初,凌晨四點,酒店十九樓上的落地玻璃大窗外,東京正在熟睡。無月無星,皇宮剩下一團團黑影,連護城河都看不見,宮門前筆直的大道依然燈火通明,間中一輛也許已經喝多了的小汽車如箭閃過。 電視在直播...
2022-12-30
二〇二三年一月號
十二月,京都壓在厚厚的天色之下,雨霧難分,欲滴還休。午後從酒店的大露台外望,貫穿市中心的鴨川水乾成鏡,快流不動了,濃淡相間的灰雲映在僅餘的波光上,順流輕抖。遠近樹葉開始脫光綠色的衣裙,或黃或紅的裸體嫵...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疫後百廢待興,從威尼斯到康城要上午先飛蘇黎世,傍晚轉機,改用六個小時的車程更合算。一早出發,走入意大利北部大小坡谷,經過多條貫穿險阻山嶺的隧道,沿途陽光常被崖壁遮擋、陰晴不辨,直到利古里亞海(Ligu...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六月上旬,晚上到了赤臘角,落客區只有一輛「的士」,出境大堂大半的燈閉上了眼,告示板上有四、五班飛機,在無聊地打着呵欠。穿過佈滿圍板的走廊往候機室,腳步敲出一個接一個冰冷的回音。瘟疫以來第一次離港,在歐...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二○一五年春節,與十多位朋友組團首探伊朗,兩個星期跑了四個城市,細節已經模糊,但有些畫面反而愈來愈深刻。也許近年天災人禍,常道崩解,世貌全非,無奈的無助就不自覺躲了入當年路過的月下喘息。 第一站是古...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元宵之後,新冠狀病毒殺紅了眼。踏入三月:「過去二十四小時,感染個案為七萬……,死亡個案為二百八十……總感染人數為一百一十萬…&he...
2022-2-28
二〇二二年三月號
年廿八,陽光把油亮的枝葉貼在冰藍的澄空上,夜半冷雨,叫人措手不及,濃霧一囗吞掉整個九龍半島。維港惺忪,找不到一條船,全躲起來逃避病毒。厚雲如青鐵,低得快要崩塌,壓平海水的呼吸。手機傳來一段短片,輯錄朋...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約一九八四年,受委託代表一個少男。他在六十年代末生於香港,由「執媽(接生婆)」助產,沒有醫院紀錄。父母無知,不懂得幫他領「出世紙」,他一歲時被帶回廣州,交祖父母照顧。十多年後,他偷渡來香港,被截。在他...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一九四八年生於上海,李華弌六歲開始學習中國傳統水墨,十六歲接受西方素描及繪畫訓練。一九八二年移居三藩市,入讀三藩市藝術學院(Academy of Art),進修西方藝術,包括抽象表現主義。兩年後畢業,...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指尖在炆了半天的牛尾幼骨間摸索,趁餘溫保持筋膜鬆化,篩撿嫩肉。真正「手撕」得來的肉料最細緻,下手放輕,只會挑到夠軟滑的薄絲,未盡綿化的一定仍然黏附在筋骨之上。數十分鐘才剝光十多塊小骨,窗外一直在搖晃的...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一九九三年秋季,香港藝術中心和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合辦了一個兩年制晚間攝影課程。抱開一個新玩意為營營役役的生活留口小窗的心情,和玉年一起報讀。要交上三張近作,還要用四百字說明學習目的。面試的三位主考包括...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上了年紀的書本最怕潮濕的日子,只好讓它們從擠迫的架上卸下,稍舒筋骨。翻開一本《人間詞話》,不覺揭到封底內頁,黃透的紙上印有「經銷處 田園書屋 3-858031」,旁邊鉛筆寫上「4.00-8折」。 「...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八日,百多年的殖民地歲月只剩下百多日,從位於金鐘五十六層樓高的珀翠餐廳(Restaurant Petrus)外望,燈海如火,把維多利亞港淹成茫茫黑洞,看不見是潮漲、還是潮退,看不見流向...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