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承思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已經過去半個世紀了,但最近又重新成為話題。有些人擔憂會發生第二次「文革」,有些人則公然為「文革」翻案。由於當局的蓄意掩飾,年輕一代並不了解「文革」的真實歷史。「文革」始於一九六六年...
2019-7-28
二〇一九年八月號
半個世紀前的十一月十四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告別生於斯、長於斯的上海,到黃海邊的蘇北大豐農場做農民。我本來應該在一九六七年畢業,但因為「文革」停課鬧「革命」而在社會上闖蕩到一九六八年才算畢業...
2018-5-29
二〇一八年六月號
這些日子靜心讀書,在書架上看到嚴家祺的舊作《在人生的列車上》,本來只想翻閱一下,讀來卻不忍釋手。和家祺相識相知已三十年多了。以前總以為他是搞自然科學出身,後來又從事枯燥的政治學研究,應該是以抽象思維見...
2018-2-28
二〇一八年三月號
今年第一個月的最後一天,上海的季風書園在停電的黑暗中落幕。讀者們依依不捨地趕來和這家書店告別。由於擁擠的人流綿綿不斷,以致當局不得不出動警察來攔截。其實,去年四月二十三日,季風書園已被宣判死刑,這一天...
2018-1-30
二〇一八年二月號
上世紀八十年代學界有一種說法「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海外」。其實,也可以這麼說,真正的中國研究在海外。究其原因,或許是內地學者「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或許是內地迄今學術沒有多少自由,研究仍有...
2017-8-29
二〇一七年九月號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著名持不同政見者劉曉波先生在監獄中病逝的消息震驚中外。我在悲憤之餘想起多年前的一段往事。劉曉波曾經和《明報》擦肩而過。一九九五年初,我剛從美國到香港《明報》工作不久。某一天,上頭...
2017-3-31
二〇一七年四月號
林彪麾下的「四大金剛」,指時任總參謀長的黃永勝、空軍司令吳法憲、海軍政委李作鵬和總後勤部長邱會作。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林彪墜機事件)後,他們都受到牽連,以「莫須有」的罪名被判刑囚禁,在屈辱中走到...
2016-12-31
二〇一七年一月號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文化熱」中,上海有兩份雜誌壽命都不長,但影響都很大。一份是王元化先生主編的《新啟蒙》,出了四期就被腰斬。原因是王若望在香港媒體撰文造謠說,「這是中共黨內反對派公開亮出了旗幟」。結果...
2016-9-30
二〇一六年十月號
一直想寫一篇關於戈揚(一九一六─二○○九)和高瑜的文章。手上的這張照片,是十年前和高瑜在紐約一起去安養院探望戈揚時留下的。如今戈揚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高瑜則失去了自由,代表共和國兩代女記者的良心就此湮...
2016-6-1
二〇一六年六月號
戚本禹去世了。聽到消息就不由得回憶起我和他的交往。 第一次聽到戚本禹這個名字的時候,我還是一個中學生。因為從小對歷史有濃厚的興趣,所以特別留意史學方面的文章。一九六五年底,中共的權威喉舌《紅旗》雜誌發...
2016-3-31
二〇一六年四月號
淡出香港傳媒界十多年,平日已幾乎不看新聞。有一天,友人傳來一篇奇文指控《明報》左傾,證據是十多年前擔任主筆的魏某人曾在上海巿委宣傳部工作。如此幼稚的推論實在令人啼笑皆非。然而,這也使我回憶起當年在宣傳...
2015-8-2
二〇一五年八月號
  為了營救民運人士卻被投入黑牢,後半生命運坎坷。我問他當時是怎麼想的?他說:「我那時候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要保存一點知識分子的命脈,為中華民族留一點希望。」然而,許多民運分子逃出去後的表現令人失望。...
2015-3-2
二〇一五年三月號
  據說,胡耀邦曾向鄧小平請示。鄧先是脫口而出表示:「應該實事求是,有錯必糾。」但沉默良久後又說:「先放一放。」這一放就三十多年了。
2014-8-2
二〇一四年八月號
  老報人金堯如先生去世轉眼已經十年了。一直想寫點紀念文字,記下我對這位忘年交的印象。  一九九一年暑假,我離鄉背井到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開學前,友人孫小蘭告訴我,在金堯如先生家不時會舉辦...
2014-6-2
二〇一四年六月號
  不料四月十三日,聽到他在家中病逝的噩耗,還聽說他曾經要求回國醫療,當局竟以「寫保證書」為條件。陳一諮拒絕接受說:「我不能出賣靈魂。」壯哉,陳一諮!你是真的猛士。
2014-2-2
二〇一四年二月號
  且不說徐景賢這個文弱書生沒膽量發動武裝對抗中央,料想一向明哲保身的上海人也根本無此血性。於是我就問他當年被判刑的內情。他說……
2013-12-2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號
  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八日,他被上海徐匯區公安分局帶走,他在訊問時矢口否認給香港報刊寫過文章,直到警察拿出他那兩份手稿,才啞口無言。手稿怎麼會落到警察手中?王家一直懷疑女傭唐阿姨是公安卧底,負責監視老王...
2013-9-2
二〇一三年九月號
  趙紫陽回到北京後,在政治局會議上批評了江澤民對《導報》和欽本立的處理,說是對正在發生的學潮火上加油,並表示解鈴還須繫鈴人,上海的事情由上海市委自己去處理。
2013-7-2
二〇一三年七月號
  朱鎔基立功心切,黃菊則是報仇心切,都恨不得趁機把潘維明一棍子打死,準備開除其黨籍。不料上報到中紀委被打了回票。小潘和鄧樸方、楊紹明關係匪淺。江澤民也仍不忘當年一起在交大面對學生的情景,仍想保他過關...
2013-5-2
二〇一三年五月號
  二○○七年六月二日,傳來黃菊病死的消息。官方悼詞稱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我聽到這裏不禁啞然失笑。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