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紫書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應該是因為年紀大了,我傾向於把秋天想像得美好一些。我想過的,今年九月底一場苦雨連綿數日,秋季慘兮兮地揭開序幕時,我尋思不如放晴後找一日驅車到佛蒙特去看滿山楓紅吧,看夏天時我到那兒訪友,站在山頂上用想像...
2018-10-30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號
我回來了。房子空置了整整四個月,無人約束,小院子裏的野草趨炎附勢,長得如火如荼。南洋的雨自然是常來助威的,陽光也天天教唆,像要用荒草把一間小排屋淹沒了去。貓還在。原來有四隻,是經常來造訪流連,受我照顧...
2018-7-28
二〇一八年八月號
夏日到紐約轉了一圈,周日回到巴爾的摩,正碰見院裏有人在搬家。夏季是搬家的高峰期。上個星期這兒才剛搬走了一戶三口之家。那位年輕的日本太太與她的美國先生在庭園裏與鄰居一對老夫婦擁抱作別,陽光下每個人都閃閃...
2017-1-28
二〇一七年二月號
「你說你不要去看斜塔?」那是去年十月初的事,在比薩古城,我在馬沙和瑪蒂娜住的小公寓裏。樓下的石板街上吹着濕冷的風,人們都穿着靴子了,河畔的一排瘦樹卻仍然頑固地都戴着有點髒兮兮的墨綠色的帽子,堅守崗位,...
2016-11-1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號
最近有兩次,在自己的老家怡保,一回是在髮廊裏,一回是在計程車中,我被誤認作香港人。在自己的老家被錯認為外國人,於我是常事。拜過去十年四海遊歷的經驗所賜,我的語言,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兩年多的北京生活在...
2016-8-31
二〇一六年九月號
那時在台北,遇到一對來自新加坡的文人夫婦,問我對廣州的印象如何。我搖搖頭。顯然,過去在北京呆的那兩年多,讓我習慣了北方的中國。我習慣了中國是那麼一個陌生的環境,我習慣它的風霜、威武和霸氣。一座巨大的城...
2016-6-1
二〇一六年六月號
四十五歲的時候,忽然來了興致,在舊同學聚會上當個不速之客,想看看時光如何改造了久違的昔時人。四十五歲了,可想而知,來自女校的同學們不免爭妍鬥麗,暗自使勁,明明想不痕,卻又不得不用猛力。時光是個工作...
2016-1-28
二〇一六年二月號
你說你在西班牙格拉納達了,還發來一張古城的圖片,告訴我這是你第三次來到格拉納達,而每一次你都覺得該去一趟那美麗的阿爾罕布拉宮。「第一回遇上雪崩,路被封了;第二回那皇宮在進行修葺,不讓遊客參觀。」這是第...
2015-8-2
二〇一五年八月號
  飛行二十多個小時,到了美國明尼蘇達,長長的一覺睡醒過來,方覺得斗轉星移,像是世界傾斜,生活的重心被盤過來。隔着十三個小時的時差,家鄉的人與事想着便覺得遙遠,遠得不可企及。  儘管已經許多年不再每日...
2015-5-2
二〇一五年五月號
  這幾年處世待人,察覺自己有的沒的總是帶了點宗教情懷。我向來相信鬼神的存在,也知道自己自年少時接受耶穌基督以後,一直把宗教信仰裝罈封口,擺放在心裏多麼深層和隱蔽的地方,除了書寫時偶爾往那深處探望,默...
2015-2-2
二〇一五年二月號
  似乎是去年一月去過中東以後,身體的時間意識就被凍結在那裏了。  在耶路撒冷。  我說真的。  也許是這些年四海旅居,忽而東,忽而西,終於把身體裏的時鐘給忽悠壞了。也許是身體已然厭倦了在時間的海洋中...
2011-8-2
二〇一一年八月號
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習慣,每寫一篇文章時,我都忍不住想像這是一部未出世之書裏的一個片段。乃至於我在做許多事情時,也都會想像我現在所做的每一個選擇,都是在成全一個尚未完成的、讓我以後驚歎不已的「...
2011-6-2
二〇一一年六月號
  精彩摘錄:那字冢裏無所不有,每一個文字都遠比一座圖書館浩瀚,它們加起來也隱含了上蒼記錄造物的所有卷宗。
2011-2-2
二〇一一年二月號
  精彩摘錄:我自然已忘記了她的面容,但我記得那一瞬的領會與溫暖。因為不忘,那一瞬仍在延長。
2010-12-2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號
  蓮在水上。水是真水,清澈得不見形相,但可見浮光瀲灧,可聞它潺潺傾出淙淙的流動之聲,如有素手撥箏。蓮花是虛筆,以淡彩繪成。它晃晃在流水上漂浮,隨波蕩漾,像巧手孩兒用半透明紙張摺的一艘船,一盞燈。  ...
2010-7-2
二〇一〇年七月號
  我在這裏。我在一月的河流。南緯二十二度五十四分,西經四十三度十四分。這麼說就覺得你須要用人造衛星來搜尋我。就覺得你如果用google earth,把地球放在顯微鏡下;隨着焦距的調整,或許你就能在一...
2010-1-2
二〇一〇年一月號
  精彩摘錄:「希望有一天我們三人能像聶華苓、周夢蝶和瘂弦,一起文學到老」……。
2009-2-2
二〇〇九年二月號
  回去怡保,回去北京。兩邊都是起點,也都是歸宿;不管我身在何處,都意味著別離。
2008-11-2
二〇〇八年十一月號
  我有那麼喜歡秋天。閉上眼睛吧,親愛的,我遠方的朋友。霧如潮汐,漫過盛夏以後正逐日褪色的場景。  花在凋零中。  但總會有一些花願意耐着性子等候。從春等到秋。直至向日葵梗了脖子,那些過度烘焙的派餅臉...
2008-3-2
二〇〇八年三月號
也許根本沒有魔鏡,也許魔鏡不是個實物,魔鏡在心裏。魔由心生。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