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與迷惘 (鄭培凱)

一群上海的年輕人,關心同代人的成長經驗,成立了傳媒影視公司,重點放在文化教育與心理建設上,製作了一系列關於人文精神的影視節目,希望對社會做點貢獻。他們知道我一向探討文化傳統的現代意義,注重現代人應該如何重新闡釋傳統,如何從紛紜繁雜的過去汲取成敗的經驗,確立自己的人生道路,追求美好的未來,就找我去給他們做節目,講歷史文化,講人文傳統對青年人成長的意義。我問他們,這樣的議題會不會太嚴肅,講古人經驗會不

更多

潘公凱的筆墨視野 (季玉年)

第一次見潘公凱先生,是一位業界資深的學長推薦認識的。和他聊天,他才華洋溢,學問、視野寬廣,令我十分佩服。雖然曾連續在中國兩所十分重要的美術學院擔任院長—中國美術學院(一九九六—二○○一)及中央美術學院(二○○一—二○一四)—長達十八年,對中國當代藝術教育帶來很大貢獻。其父潘天壽又是二十世紀具有影響力的大藝術家,但他態度和藹可親,沒有一副道貌岸然大學問家的樣子。他兼容並蓄,說話有一種讓人信服的能力,

更多

科技與音樂 (路德維)

西方科學、科技、工程的演進如何影響西洋古典音樂發展,一直是受人忽略的議題。然而,從科學與工程的演進史為主軸去探索西樂,有其獨特的趣味和意義。先談談純科學與音樂之關係。音樂對人體之影響,早於「莫札特效應」之前二千年便有研究。古醫學理論認為,內分泌影響生理、行為與情緒,而音樂亦然:音樂可以帶來不良的刺激,但亦可作平衡各種分泌。科學家對大自然的探索,則既為作曲家提供不同的譜曲靈感(如季節與颳風、打雷等)

更多

〔文學慧悟〕文學的終點 (劉再復 講述、喬 敏 整理)

一、文學有沒有終點?文學有沒有終點?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作出種種不同的回答。就一篇具體的作品而言,它的結束,便是終點。但就文學整體而言,它肯定沒有終點。什麼時候有人類,什麼時候就會有文學。「說不盡的莎士比亞」,這是真理。什麼時候可以說盡呢?肯定是永遠說不盡,一千年、一萬年之後,還是說不盡。就文學的性質而言,它也沒有終點。拿文學與宗教比較,宗教的性質是有終點、有彼岸的。每一種大宗教都安排了終點。天

更多

毛筆是書畫的出路—從五十年代台港現代藝術說起 (金嘉倫)

《明報月刊》二○一七年九月號封面有「白先勇紀念福生」的顯目介紹,引起我回憶起六十年前台港兩地現代藝術興起的往事。近代中國現代文學藝術發端可說與台灣兩所大學校友有密切關係。台灣大學外文系校友是推動現代文學的主力,其中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現稱美術系)校友於一九五七年創立台灣當時兩個著名現代畫會之一的「五月畫會」。台灣現代文學及現代藝術都是當時西方新潮流的橫向移植。但是對中華文化發展而言,現代文學較現代

更多

叩響歷史的門環 (孔捷生)

美國政府更迭以來,種族矛盾升溫。筆者在普林斯頓深受師長余英時影響,他有句名言:「我沒有鄉愁。」余先生也從來不受族群意識所囿,他的歷史觀裏只有人性人道至高標準。於是念及以無聲的力量去叩響歷史門環的羅莎.帕克斯(Rosa Louise McCauley Parks)。回溯南北戰爭後黑奴獲得解放,聯邦軍隊撤出,南方保守派重獲地方政權,制定《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實行「隔離但平等」

更多

從氣候保護到民主制度創新 (陳 彥)

二○一七年七月三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宣布了一系列政治機構改革措施,其中比較引人注目的是設立「未來議院」(Chambre du futur)。所謂未來議院是在法國現有上下兩院的基礎上增設第三院,主要職責是從未來和長程角度對議會所通過的法案進行進一步審核。按照馬克龍的說法,這一未來議院將從現有的經濟社會與環境委員會(CESE)轉換而來。設立於二戰後的法國經濟社會與環境委員會,是一個有關經濟社會與環境的諮

更多

大氣候中的影視主角 (劉天賜)

很多希望從事演藝事業的年輕人,一心想成為主角。主角是全劇的焦點人物,劇本主題乃透過主角的遭遇、成敗,不露聲色地表現出來。古代戲劇都是講男性為主的故事,男主角非常重要,女角則多做襯托。時至今天,男女的故事及演出受眾同樣感興趣,女主角更佔重要位置,女性演出不再是陪襯角色了。而電視是「入屋」的媒介,劇中女性角色更為重要。這裏,先說已有五十年的老理論。一般香港家庭都處在較狹窄空間,迫於環境,進餐、休息全家

更多

孟子三辨與田家炳的三道光明 (劉再復)

今天﹙二○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我能在這裏演講,感到非常光榮。能參加田家炳基金會年會,是第一重光榮;基金會授予我「傑出學人」的稱號,是第二重光榮;在諸位香港精英面前自由講述,這是第三重光榮。我非常敬仰田家炳先生。人們只知道我從事文學,是莎士比亞、曹雪芹、托爾斯泰的粉絲,不知道我也是田家炳先生的粉絲。莎士比亞等教導我如何文學,田家炳先生教導我如何做人。在我心目中,莎士比亞、曹雪芹、托爾斯泰是文學的高

更多

李敖的棒子,你接不接? (陳學祈)

李敖走了,一個曾站在時代波濤頂端、笑傲古今的文化人,如今走入歷史,成了歷史的一部分。有人說李敖是大師,也有人說李敖是「文化頑童」,但筆者寧可用「文化梟雄」來稱呼他。說李敖是大師的人,可能不了解中國近現代學術史發展(怎樣才算大師?不妨看看胡文輝的《現代學林點將錄》)。認為李敖是文化頑童的人,大概只看到他的文章,沒注意他的言行,因為李敖早已超過「頑童」的程度了。眾人皆知李敖打官司的功力一流,不論是年輕

更多

「紅衛兵符號」站在人民一邊 (老 鬼)

驚悉小魯突然去世,有千言萬語要說,一定要為小魯寫點東西,說幾句話。文革中北京中學紅衛兵有兩個代表人物被徹底妖魔化了,一個是宋彬彬,一個是陳小魯。他兩個成了紅衛兵符號。老百姓憑自己的想像給他倆編造了無數罪惡行徑,完全顛倒了黑白。文革開始後,以幹部子弟為主的紅衛兵仗持毛澤東撐腰,橫掃一切,傷害了很多平民百姓。導致平民百姓對高官子弟有一種本能的反感。當一九六七年初,中央文革藉口反對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批

更多

戰亂中的「何老大」(下)  (伍嘉雄)

李凡夫這批刊於日佔時期的「何老大」漫畫,妙趣橫生,是他典型優秀之作。案頭的最後一篇第二七八期,沒有「完」的字樣,從故事內容看,亦似未完結,恍若有後續。然而綜觀整輯漫畫的推演,「結局」卻是可有可無。這正是那些年的報刊「連載漫畫」因應特殊條件創作的特色:它不是「一個完整」連載故事,而是一串連環互扣的小故事組成。可把它比喻為:非一襲華衣,而是一條珍珠項鏈。流暢奔放、「要言不繁」的畫風主角「何老大」是在城

更多

一代俠士小魯走好 (杜明明)

今年三月一日夜,陳小魯在這個喧囂世界的角落—海南島突然地告別了我們。一如「六四」後他告別體制時一樣地風蕭蕭兮易水寒……懷念的淚水打濕了許多熒幕,微信微博潮湧一樣撲向喧囂的京城。在這一刻,喧鬧停止了,京城靜默了。 京城山頭林立,不算那些得勢的當權的,紅二代裏因父輩的恩怨也構成了諸多山頭:三野的四野的、西北的、晉察冀的、華北野戰軍的朋友圈、政治體制改革的、中學的髮小的、企業的、認識的不認識的,幾乎都

更多

古龍知道和不知道的 (薛興國)

一個人就算知道再多的事,總有些事是他不知道的,更有一件事是他絕對不會知道的。身後事,就是人在死亡後的事。 古龍﹙圓圖﹚是一九八五年仙遊的,因此,凡塵世間在這三十三年中發生過的任何事,就算他生前的外號稱作「大頭」,但把「大頭」想破了,也不可能知道。他知道的,是他短短的四十七年活的歲月中,在香港出生後跟隨家人移居台北,在台北讀中學時因負氣而離家出走,靠寫些散文和替比他成名更早的武俠作家「代筆」賺取

更多

漂木歸根 漂木不朽—沉痛悼念洛夫先生  (陳浩泉)

溫哥華時間三月十八日傍晚,驚聞洛夫先生辭世,極感哀傷,心情沉重!在這之前,已得知洛夫先生患上肺腺癌,正延醫服藥,治療之中,但沒想到病魔竟如此凶狠,這麼快就擊倒原本看來體型魁梧、健康狀況甚佳的「詩魔」,一下子就奪去了他的生命!據知,洛夫先生於三月十日因氣喘不適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兩天後進加護病房,最後於十八日(台灣時間十九日凌晨三時許)離世。三月上旬,我打電話到台北,與洛夫太太談了一陣,她說洛夫先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