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粵普雙語戰未休

粵普雙語戰未休歐陽偉豪、彭志銘、陳錫波、余浩然、陳樂行、劉奕岑/撰 早於二○一○年,廣州市政協建議把廣州電視台原用粵語播放的頻道,改為使用普通話播放,社會旋即傳出政府權力機構有意廢粵之輿論,且觸發大批廣州市民走上街頭發起一連串捍衛粵語行動。 至二○一四年,佛山市召開「迎接廣東省二類城市語言文字工作評估動員會」,方案明確規定電台與電視台節目需以普通話播放,節目一旦使用方言主持或採訪就要被扣分。校園教

更多

專題:粵語於我為何?(陳樂行、劉奕岑)

纖手猶堪一羽毛──傳播及保衛粵語之願(陳樂行) 談者率好以彭定康「我嘅焦慮,不在北京攘奪此社群自治自主,而在香港有啲人一點一滴將其奉送」一語,歸咎害港者。論及粵語保衛戰場上此逆風處彼逆流處,不例外。此說固無訛,惟未盡美矣,亦未盡善也─愚以為《紅樓夢》中,探春一角謂大族人家,外頭殺來一時殺不死,必先從家中自殺自滅起來斯會一敗塗地,文意稍勝,照亮燈下黑。依彭督斷章,我城母語欲得救,除非天師下凡,捉邪捉

更多

專題:粵語之唐宋餘韻(陳錫波)

用粵語朗讀唐詩宋詞是不是比用普通話更加協律諧韻、更加琅琅上口?是的!唐詩宋詞講究押韻和平仄格律。押韻,就是為了聲韻和諧,把相同韻母的字放在詩句或詞句結尾,以同類樂音的重複構成聲音迴環的優美。平仄格律,是按漢語語音聲調的特點,以平仄相間、相對組成詩詞的句子,產生音樂節奏感。古漢語有「平、上、去、入」四聲,四聲各有特點。唐憲宗元和年間的《元和韻譜》稱:「平聲者哀而安,上聲者厲而舉,去聲者清而遠,入聲者

更多

專題:廣東舊語稽古求源(彭志銘)

時下,今人新一代耽溺上網,機不離手,垂頭不舉,沉迷電玩睇片。在虛擬世界裏吹水搭嘴,如非用聲效轉化的文體,就是以圖像符號代言;若記之文字,莫不錯謬連篇,白字綿綿。語文水平低落,不在話下,對學問追求,守衛自家文化,更無爾復加!中國文字結構的發展與研究,重於形音義。框在四邊格內的方塊字,既有規限,也見特色,是當今世上,能集形音義三大造字元素於一身的獨有字體。文字的生命,隨時代轉移、事物更替,自有新字

更多

專題:推廣粵語 身體力行(歐陽偉豪)

從前在校園,推廣粵語只限於研究與教學,離開之後進入演藝界,直接面對群眾,反而多了機會及渠道推廣粵語。多謝《明報月刊》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跟大家分享過去一、兩年所做過的點滴。好似由二○一○年開始,叫喊「推廣粵語」、「撐廣東話」這些口號成為一個潮流,口號叫得多就會變得麻木,而忽略口號所盛載的內容。我會問自己,推廣粵語究竟推廣粵語的什麼?語音、詞匯、句法、文化等?還有以什麼方式推粵,以什麼身份推粵,在哪裏

更多

專題:守護本土文化 可以優雅一點(余浩然)

嶺南文化之於中華文化,是: 同歸而殊途,本同而末異。 中國各地的方言,各自都保留了一部分的中原古音。粵語、閩南語、吳語等,皆有類似情況。中國本身就是個多民族、多語言、多文化的複合型國家,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可能有任何單一語系可以代表整體。主張自己一方方言為正統的中原古音,那是一個偽命題。在邏輯學上,是非常簡單的一個邏輯概念,個別不可能大於整體。要說粵語或福建話能夠代表整個中國所有時期或朝代的正統語音,

更多

批評與回應

本刊2019年2月號,刊登韓應飛先生的〈死已進入我的身體─三島由紀夫自戕九個月前的內心世界〉,其中由編輯部撰寫的「三島由紀夫簡介」中,說到三島由紀夫是在防衛省自殺的,得韓應飛先生指正,三島自殺的地點應是在自衛隊營地,防衛省是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才有這樣的名稱。此外,韓應飛先生還花時間搜集和整理資料,提供了更完整的「三島由紀夫生平」,如下: 三島1925年出生於東京,原名平岡公威。1941年,

更多

文化大灣區(潘耀明)

有如語言之於批評家,望遠鏡之於天文學家,文化就是指一切給精神以力量的東西。① 最近有關粵港澳大灣區的建構高唱入雲。建構大灣區的人,大都從經濟和政治角度出發,談文化的不多。我在幾個場合曾講過,大灣區文化有資源互補的必要。我說過,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也是國際文化窗口和中西文化交匯之地,資訊發達,充滿創意,過去一直發揮文化窗口的作用,內地開放後,在整合內地與香港的文化,起不可抹煞的作用。對於與大灣

更多

香港政府開始入不敷出了(曾淵滄)

過去幾年,香港特區政府財政盈餘大增,每年財政預算案都是派錢預算案,多數人皆大歡喜,社會上的討論便圍繞誰得益最多、誰是漏網者,無法分享財政盈餘。今年的財政預算案,嚴格來說,不但沒有盈餘,而且是赤字預算,特區政府開始入不敷出了。不過,會計師專業出身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總算從上屆政府留下的房屋儲備金中抽調一部分注入本屆政府,當成收入,最終使得財政預算沒有赤字,而且有些微的盈餘。為什麼今年財政預算突然出現「

更多

今年「兩會」觀察(馬 玲)

在中美貿易戰尚未明朗,美國對中國展示出新冷戰的態勢下,二○一九的中國走向如何?真會像某些悲觀者預料的那樣:今年也許是未來十年裏最壞的一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三月五日上午九點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原本被霧霾襲擾多日的北京,頭一天下午已出現了藍天白雲,但在人大會議開幕之際,霧霾卻愈發濃厚,彷彿要給人大代表們一些「顏色」看看。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作萬字報告時,雖然聲音不失響亮,卻多次喝水擦汗,引發

更多

「兩會」觀察:穩住今年再看明年(曹景行)

每年三月到北京採訪報道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從冬末至初春前後十來天,已是第十七個年頭。今年除了通過《外商投資法》,沒有什麼特別的議程,時間比去年短了好幾天,期間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可視為兩會新聞的「小年」。與去年相比,幾乎每一個環節都一樣,大會套小會按部就班,甚至分秒不差。但還是有一些細微的變化,比如手機。為了維護會場秩序,去年開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進人民大會堂開會都不能帶手機,必須留在車上

更多

孟晚舟引渡案必將曠日持久(丁 果)

孟晚舟引渡案的司法大戰,已經拉開序幕。加拿大司法部三月一日對孟晚舟引渡案件開了綠燈,司法部表示,將允許對華為技術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進行引渡聽證會。三月六日首次庭審,全球主要媒體匯集在孟晚舟的溫哥華住宅外,鏡頭捕捉到孟晚舟微笑出門的影像。不過,十七分鐘的庭審幾乎是象徵性的,主角出場是最大的戲碼,然後是律師團隊要求更多時間準備材料,法官定下五月八日再度開庭的時間表。由於孟晚舟案子從美國提交文件到

更多

貿易戰與「全局戰」──「兩會」的港澳角度(劉銳紹)

今年的北京「兩會」已經閉幕,重點是:在中美貿易戰的大環境下,中國將如何對應?中國可以拿出什麼招數駕馭經濟下行壓力?這些問題在「兩會」期間的新聞和李克強的總理記者會上,得到了較清晰的答案──中國的策略是:眼前避重就輕,作好「全局戰」的準備,捱過經濟低谷,在持久戰中取勝。為了實現這個戰略,中國將推出降稅、減費、扶弱等措施,這是全國範圍的事。但就港澳關心的角度看,各方不妨細心觀察「兩會」期間的三個重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