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滴在心頭(金聖華)

一九九八年出世的孩子,到今年正好二十一歲—成人的年紀,此後應享的權利都會享,應盡的義務也該盡了。一個仍然在學,即將進入社會的年輕人,身處如今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世界,在「言而無信」(從此只傳短訊,不再寫信了),「機不可失」(手機傍身,須臾不離)的時代,日常生活中穿梭街頭,旁若無人,俯首甘為「低頭族」,誰還會有耐性去翻詞典,看書本?地鐵裏,火車上,只見他們拇指左右開弓,在手機上傳情達意,撥動如飛,端的

更多

在噴水池的下面(張曉風)

讀那則故事,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最近又想起它來,於是便去翻箱倒櫃,重讀一次,好證明老來所記無誤。還好,故事總是乖乖躺在故事書裏,千年不變。那故事是東方阿拉伯世界的奇譚,阿拉伯的「天方夜譚」一向奇崛詭異,令人神馳。那故事是這樣說的:曾有一個敗家子,從不知先人創業之維艱,所以在繼承家業之後,便成日花天酒地,不多幾時,就跟一群狐群狗黨把家財敗盡。於是,只好辛苦打零工過活,日子過得有一頓沒一頓的。不料,他竟

更多

賀年春聯(鄭培凱)

陽曆元旦接到不少朋友的賀詞,一般都是「新年好」、「新年快樂」、「新年新氣象」,很有點官方發布新聞,欽天監觀象授時的意味,怕我們忘了二○一九年已經來臨,該繳二○一八年的所得稅了。再來就是喜大普奔,四處發放心潮澎湃的煙花圖片或動畫,也有獻上一束玫瑰花的,甚至附帶英文大寫標題LOVE,讓人懷疑,朋友是否把取悅秘密情人的保留材料,本來是預備留在情人節單獨發出的,不小心按錯鍵,當成了新年賀詞。等到農曆年來臨

更多

千面尤物李師師(韓中旋)

宋代大詞人周美成寫過一首〈少年遊〉,詞云: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 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煙不斷,相對坐調笙。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此詞寫得柔情萬縷,相傳周美成訪李師師,適值道君皇帝(宋徽宗)自複道來師師處,便將周美成趕入床下底,周便寫出此詞。這種講法,簡直一派胡言,蓋詞中絲毫不見驚惶失措狀也。同是寫李師師,則梁山一哥宋江顯然率直坦白得多。  

更多

港彩的成就──談二十世紀香港彩瓷(香港文化博物館)

十六世紀時歐洲的王侯貴族對產自中國的瓷器產生極大的興趣,由於當時歐洲工匠對製作瓷器的原料和工藝並不認識,無法生產出能媲美中國瓷器的製品,在物以罕為貴的情況下,工藝精湛的中國瓷器,價值甚至可以比作黃金。這要到十八世紀歐洲邁森地區和法國開始掌握生產瓷器的技術後,情況才稍有改變,但彩繪瓷器始終在中國外銷商品中佔有重要地位。十九世紀中外貿易蓬勃發展,在清政府一口通商政策影響下,廣州成為中外貨物的集散地,其

更多

抄襲之風不可長(何懷碩)

四十一年前(一九七七年),我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中文圖書館看到一本一九四四年重慶獨立出版社出版的舊版書《中國畫論體系及其批評》,作者是李長之,我發現台灣畫家劉國松一九六六年由文星書店出版的口袋書《臨摹.寫生.創造》書中抄襲這本絕版書的部分內容。台灣這位畫家的畫論早年已有過被揭發抄襲著名美學家宗白華舊文的「前科」。我發現了劉君又一個抄襲的新公案。因為當時我客居紐約,沒有對此寫文章揭弊,後來回台北任職,

更多

流離時代的文化傳燈人──從劉國松談起(楊 渡)

二○一六年劉國松得到美國藝術與科學院(AAAS)院士榮譽時,台北師大為他舉辦了一場慶祝活動,藝文界冠蓋雲集。這不是華人第一次獲此殊榮,最早是胡適,後來幾位諾貝爾獎得主(主要是科學家)、音樂家、作家哈金都得過,但以畫家身份獲選,這是華人中的第一位。劉國松特別高興。我坐在台下望着他八十四歲的身影,想起他十六歲左右,在南京遺族學校舉辦的繪畫展中,看見自己的國畫一幅幅裱褙起來,正式在公眾面前亮相,得到師長

更多

音樂與人品有何關係?(路德維)

歷史上,西洋古典音樂好像一直跟真善美扯上關係。不少人把西方古典音樂視為導人向善的工具,而某些作曲家更被後世視為道德榜樣──貝多芬的「堅毅不屈」、巴赫的「虔敬」、蕭邦的「愛國情操」便是很好的例子。「偉大的天才」莫札特的「真性情」和「天真無機心」,正好跟「陰險嫉妒」和「詭計多端」的「平庸作曲家」薩里耶利形成鮮明對比。現實的貝多芬、巴赫和蕭邦,品行是否十全十美,我們不得而知,而不少作曲家的品格或觀點言論

更多

創傷療治和心靈飛揚──《我的心靈史》第六、七章(劉再復)

第六章心靈創傷的國家療治 我的心靈分裂症到了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得到一次療治,那是國家藥方的療治。一九七六年十月,共和國清除了「四人幫」,文化大革命結束。清除四人幫鬥爭的勝利,不僅挽救了國家,也挽救了我個人。「四人幫」的窮凶極惡,是他們以最激進的面目,把國家推向天天從事「階級鬥爭」的深淵。其名義是「以階級鬥爭為綱」。在這個荒謬的總綱之下,不僅社會上充滿烽火硝煙,而且整個思想文化體系也都以「階級鬥爭」

更多

「虛無主義」的誤用問題(陶 傑)

上海華東師範大學馬克思主義研究所某教授突然發表文章,聲稱「反對歷史學的虛無主義」,嚴正指出:「歷史虛無主義是一種以否定客觀存在的歷史,罔顧歷史事實為特徵的一股社會思潮。將虛假歷史『真實化』。」歷史虛無主義者以局部和僅部分的節點,「動搖人民的信仰,搞亂人民的思想,迎合和鼓動國內外的敵對勢力。」作者要求,歷史學者必須「拋棄偏頗狹隘的管窺之見,堅持從歷史大勢和戰略大局出發,做出實事求是的客觀敍事和科學解

更多

金禧憶港大明原堂(文灼非)

春節期間出席一個饒有意義的大學聚會,是香港大學最古老舍堂明原堂的五十周年首次慶祝晚宴,與當年的舍監和堂友聚舊。舊生會邀請了兩位前舍監馮以浤先生及程介明教授對談回憶舍堂難忘生活,我擔任主持,兩個多小時的分享會與堂友有很多互動,值得一記。去年十一月,港大有三幢古建築被政府列入法定古蹟,其中兩幢便是明原堂的一部分,極具價值。明原堂的前身是港大興建的最早三幢宿舍,分別是一九一三年的盧迦堂(Lugard)、

更多

是真實日記還是創意小說?──《陳克文日記》中有關汪精衛家族事的真與偽(何重嘉、梁基永)

《陳克文日記》(下稱《日記》)是近年來較為引起學者關注的民國人物日記之一,被廣泛徵引,據為信史。惟我獲陳方正博士贈讀書籍與原稿後,卻甚為擔憂,只因其記載汪精衛(一八八三—一九四四)家族事與我認識的大相逕庭,《日記》多處牽涉我外祖父汪精衛,內容建基於陳克文與汪家的「親密關係」上,其中每每述先父先慈和其他家人對陳克文傾訴私密家事,可是我走訪了與汪家有親密來往的目擊者,一再仔細查閱我外祖父母的中英文傳

更多

異哉所謂《陳克文日記》有關汪氏家族事之真偽問題者(陳方正)

大約兩年前,我間接得知,汪精衛的外孫女亦即汪文惺(美美姑)之女何重嘉女士來港。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曾經一度到香港島衛城道,即她從前的家中為她的大姊(名字已經忘卻)補習,想知道其近況,所以相約見面,並且贈送她一套我所編輯的先父日記,即《陳克文日記一九三七─一九五二》(上下冊,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二○一二年出版),並且說明,這套日記提及她外祖父汪精衛和家人的地方很多,包括很直率的個人觀感和批評,

更多

歷史機遇中的人生傳奇──《一個清華學子的荊棘人生》序(李 昕)

高魯冀先生的回憶錄終於出版了。這是我曾抱着極大熱情參與策劃和編輯的書。那還是七八年前,我在北京三聯書店任職,經人介紹,魯冀先生約我面談。就在三聯樓下的雕刻時光咖啡館,我初次見到這位風度儒雅、帶着一股濃濃知識分子氣息的作者。他泡了一壺伯爵紅茶,與我侃侃而談,講述自己平凡但又頗為傳奇的一生。我好奇地傾聽,時時被他的故事吸引、感動和震撼。大約兩個小時,我被他迷住了。我說:「你的人生這麼精彩,為什麼不寫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