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髮常重泰山輕(孔捷生)

他們或許手握一個自信爆棚的時代,所以要大眾緊跟和看齊。從拆教堂到拆招牌露出天際線,再到「正名運動」,人名地名藝名店名,無不興中滅洋,據說為了強化文化自信。雖則聽起來不那麼有定力,更像是權力意志急切把它的自信普澤天下。我曾經歷的年代火紅而熾熱,舉國「破四舊立四新」,狂瀾既倒,無數民眾與商舖一月之間更名易牌。旺灶、旺財、金燦、多寶等名字被團滅,向紅、衛東、學軍、朝陽……蔚為大觀。我認識的就有四人叫繼紅

更多

兩大心靈徹悟──《我的心靈史》第十、十一章(劉再復)

第十章對賈寶玉心靈的大徹大悟 二○○○年前後,即世紀之交,我在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鄭培凱先生主持)講課。當時我已「返回古典」,講解的都是清代以往的文學。這又正好符合中國文化中心「不講現當代」的要求。我除了刻意打破縱向講述(按時間順序的編年講述),而嘗試橫向講述「中國貴族文學」、「中國放逐文學」(中國流亡文學)、「中國輓歌文學」、「中國謳歌文學」之外,便側重講述四大名著,即《三國演義》、《水滸

更多

被鎖住的靈魂──鐵窗內的林風眠(易 堂)

我們面對面的站着,沒有微笑,沒有握手,甚至沒有點一下頭,只是沉重地對望了一眼。我和林先生的中間站着獄卒,他對我說:「快一點呀!」然後再說:「林風眠,老實點呀!」轉身「哐啷」一聲帶上了獄門,站到鐵柵門外不遠的走廊上監視着。空氣和聲音凝固了我們的血液,我輕輕地說:「我父親去世了!」林先生眼淚奪眶而出,良久……他也輕輕地說:「我會活下去!」 堅韌、純真、一身傲骨林風眠和我父親是同齡人,他們都是蔡元培先生

更多

懷念趙令揚教授(何文匯)

趙令揚教授於今年六月十九日凌晨去世,終年八十四載。屈指一算,我和趙教授相識五十年了。現在要和一位認識五十年的好朋友分別,怎能不黯然銷魂? 在長廊天台暢論古今趙教授早年曾就讀於香港大學中文系(創系時以及現在則稱中文學院),屬於我的師兄輩。他一九六九年從澳洲來中文系當講師,那時我剛本科畢業,正開始從事碩士研究,所以他也屬於我的老師輩。我碩士研究的範圍是古典文學,趙博士教中國歷史,理論上我們兩人是可以終

更多

摭拾與緬懷──悼念趙師令揚教授(楊永安)

趙師令揚教授於二○一九年六月十九日病逝,終年八十四歲。我在一九八○年正式投身趙師門下,趙師的品藻和言行對我的人生觀有很大影響。在此謹以哀思之離情寄託於緬懷的筆觸,追記趙師點點滴滴的生活片段。 教學與授徒一九七七年,我進入香港大學文學院,因我喜愛歷史,所以只修讀中史和西史,但因西史年考的成績不太理想,所以在升讀二年級時,決定聚焦在中國文、史、哲方面發展,這是我主修中國歷史的其中一個原因。一年級中史科

更多

誰是大英雄(劉天賜)

司馬遷言:「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生死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 德。」─這是俠的內在性格、令人崇敬的俠義精神。電影、電視、電子遊戲項目等都有「社會教育責任」。俠,必定言信、一諾千金,必定實踐承諾所言,這是最基本的質素,其實凡人皆該如此。基於社會及人際間關係愈來愈複雜,人與人幾乎失去承諾,連政府也設法狡辯和不實行承諾。還有人願意「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嗎?但最難得

更多

半世紀前的知青歲月(魏承思)

半個世紀前的十一月十四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告別生於斯、長於斯的上海,到黃海邊的蘇北大豐農場做農民。我本來應該在一九六七年畢業,但因為「文革」停課鬧「革命」而在社會上闖蕩到一九六八年才算畢業。當時最好的出路是當兵和留城做工人。因為父親還被關押在「牛棚」,我知道除了下鄉沒有其他選擇,於是識趣地主動報名去蘇北。因為我是全校第一個報名下鄉的,所以代表全區下鄉知青在虹口體育場的數千人歡送大會上發

更多

傳播學進入內地的傳薪人──緬懷余也魯先生(賀越明)

在內地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國際化城市香港的角色舉足輕重,但人們通常看到或談論較多的,是香港向內地輸入資金、資訊、人才及現代管理制度,尤其是其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對深圳創辦經濟特區的催化作用。實際上,國門初開時,與外部的文化藝術、人文科學交流,大多經過香港這個特殊渠道。《萬水千山都是詩—余也魯回憶錄》(香港﹕海天書樓,二○一五年七月版)一書,敍及傳播學引進內地的過程,即為一個重要事例。筆者有關此事的

更多

苦酒滿杯(劉致新)

題目有點敏感,但純屬巧合,本文只談酒,不說人,我只是個醉生夢死的酒徒。西洋有酒名叫苦酒,而且不只一種,其一乃Amarone,意大利維羅納地區出現的紅酒,乃用陰乾葡萄釀造,濃郁甘甜,被譽為意大利三大葡萄酒之一,其餘兩種乃Barolo和Brunello di Montalcino(此三大並非官方或公投結果,或有爭議的)。維羅納乃羅密歐與茱麗葉故事的場景,有一款苦酒真乃神來之筆,愛情多苦澀。中土的梁山伯

更多

腸胃淋巴瘤(楊日華)

淋巴瘤除了生長在淋巴組織之外,也可以出現在胃及大腸。一般來說,胃部淋巴瘤比胃癌好一些,因為很多淋巴瘤對化療的反應很好,可以完全康復。胃癌卻擴散得很快,大多都不能完全切除,同時化療作用不大,康復機會極微。很多年前一位很有名的電視紅人患了胃癌,手術化療後康復了,聽聞他患的是胃淋巴瘤,而非一般胃癌,所以完全康復並不稀奇。另外有一種胃部的淋巴瘤更加特別,學名是MALToma(Mucosa Associat

更多

小說作者的舞台饗宴(李 昂)

讀戲劇,還在大學任教多年。所以當我說我作為原作者,要親自上舞台參與我的小說〈彩妝血祭〉改編成《新娘妝》舞劇的演出時,「真的嗎?」紛紛有人問。《新娘妝》是一個八十分鐘的完整舞作,由編舞者林美虹女士帶領奧地利的林茲國家劇院舞團,在歐洲總共已經演出五十幾場,得到幾個國際間的重要大獎。終於在七月初來到台灣南部高雄的衛武營演出。我當然沒有能力上台參與舞者的演出,但是這個舞作需要五六十個素人群演,在舞台上像希

更多

童道明一生為戲劇理想而飛翔

六月二十七日,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戲劇評論家及俄羅斯文學翻譯家童道明病逝,享年八十二歲。童道明是契訶夫的隔世知音,一九五九年在莫斯科大學文學系讀書時,寫了相關論文,以後一直保持這份興趣,陸續翻譯了契訶夫的劇本、小說、信札,包括《梅耶荷德談話錄》、《海鷗》、《萬尼亞舅舅》、《櫻桃園》等。上世紀八十年代寫作了一系列關於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梅耶荷德等俄羅斯戲劇家和戲劇文學的論文,也發表很多關於國內話劇的劇評

更多

著名作家田邊聖子逝世

在小說中,一對男女相愛。愛,讓一切都變得美好。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甚至連吃飯,都因為有了愛,而顯示出其光輝。但是,光輝不會永遠持續下去。隨着時間的流逝,美的東西會發生變化。不是因為外在的壓力,僅僅是因為時間的流逝,就讓相愛的兩人失去他們的世界。這就是無常。田邊聖子是寫無常的小說家。當然,作為小說家,我們都在寫無常,但像田邊那樣犀利地描寫無常的作家,我從未見過。 二○一九年六月六日田邊聖子逝世後,

更多

「良渚古城」的考古爭論

七月六日,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World Heritage Committee)主席Abulfas Garayev落槌定案,宣布「良渚古城」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國被公認的古蹟增至五十五處,寫下新的記錄。一個歷史文化延續最久的國家,擁有最多的文化遺產,也是名實相符。一九三六年,這個位於杭州餘杭瓶窯鎮的遠古遺跡已被發現。二十三年後,考古學家夏鼐定其名為「良渚文化」。據說「良渚古國」 即為《鶡冠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