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芭麗的最後一夜(金聖華)

讀者可千萬別誤會, 這裏說的是「金芭麗」,不是「金兆麗」(白先勇小說的主角),只是最近應《明報月刊》總編輯潘耀明兄之邀,出任金庸基金會文化講座的主持,講座由白先勇與姚煒對談,而題目則是「從小說到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蛻變」,因此滿腦子都是「金大班」與「最後一夜」,寫文章時,自自然然就用上了。金芭麗(Kimberly)是菲傭丹麗的女兒。丹麗在我家好多年了,不僅僅是個普通的「家庭助理」,還身兼主

更多

共振而鳴:徐小斌(鍾 玲)

二○○八年我任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院長,主持國際作家工作坊,邀請了九位作家來駐校一個月,替他們舉辦多項文學活動。其中七位來自東歐國家,一位來自台灣,一位來自大陸。來自大陸的就是一見如故的徐小斌。徐小斌有張瓜子臉,下巴尖尖的,她給我的印象是菊花,小巧的唇,靈動的眼睛,令人聯想菊花瓣。果然後來知道她表面上很熱情,其實有傲霜的個性。她送我她的小說《羽蛇》。她說:「你知道你很美嗎?」說得我挺尷尬的,都六十多

更多

「你是哪個單位的?」(張曉風)

他是我的朋友,他走了。他在這世上頗有些頭銜,但我去他的追思會卻只有一個理由──我欣賞他這個人,我是他的朋友。麻煩的是,他有名,我想來的人一定多,我得早點去,早點坐好,早點寧定沉思。那天清晨我走到簽名處,人潮尚未湧現,執事小姐十分客氣卻又十分堅定地問我:「請問,你是哪個單位的?」事出突然,我一時竟答不上話來─我這人就有這個毛病,有時「忒笨」。我的意思是─不是普通的笨。她問話的目的,其實我懂,會場大,

更多

韓國米酒(鄭培凱)

韓國工程院的李院士,年屆八十了,精神矍鑠,古道熱腸,一張樸實帶笑的南瓜臉,兩堆濃厚的掃把眉舒展過額頭,見了我們,急急搶近前來,握着我們的手,連說:「歡迎歡迎,真高興又見面了。」他是韓國土木工程學界德高望重的耆宿,卻最為熱衷書法,退休之後,成了中韓書法聯誼活動的重要推手。我們到首爾國立大學商討中韓書法展事宜,他在學校的湖巖會館設宴招待,請我們享用韓國美食。每次到首爾,老先生都要請我們在湖巖賓館的貴賓

更多

獅城的「黑豹和貓」──陳瑞獻先生的修行與藝術(何 華)

說到新加坡的藝術家,有一個名字是怎麼也越不過的,他就是陳瑞獻。陳瑞獻畫過一幅畫:《山太高,高到連飛鳥也飛不過去》。這幅畫在這裏也便有了象徵意義。我們面對陳瑞獻,應該停下來,關注和研究他的藝術、他和佛門的淵源,而不是人云亦云或意氣用事地說一些不着邊際的風涼話。 藝術只是學佛的注腳對於陳瑞獻先生,我實在不敢謬托知己,但和陳先生屈指可數的幾次交往,都非常愉快,他知識豐富,且極有語言天分,聽他聊天是一種享

更多

《快雪時晴》解放台灣歷史情結(周凡夫)

台灣國家交響樂團(NSO)和國立國光劇團合作,邀來鍾耀光作曲的新編京劇《快雪時晴》,從二○○七年首演,到二○一七年修訂復排再搬上台灣舞台,剛相隔十個年頭;二○一八年終於帶到香港來,成為「台灣月」的重頭節目,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兩場(十一月十至十一日,但票數合共已有三千多),很湊巧地和十一年前在台北面世的月日相同(台北首演四場,十一月九至十一日)。相同的還有演出的骨幹除了仍是國光劇團,主要演員

更多

斯特拉文斯基的夜鶯(陳廣琛)

到過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遊客,或許會遊覽一個名為「蒂符里」(Tivoli)的遊樂場。這座號稱世界第二古老的主題公園,於一八四三年首度開放,是十九世紀的夢幻樂園,自然少不了運用當時流行的各種文化元素,其中就包括中國風的亭台樓閣。而它迎接的賓客裏,包括了大名鼎鼎的童話作家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在蒂符里的異國風情啟發下,安徒生創作了《夜鶯》。這個故事講述一個中國皇帝,很

更多

承古啟新芻議(徐健國)

中華文化雋永博古,源遠流長。何謂善待歷史,何以承古為繼,又能尚新開來?索求己任,是本文以繪事求教諸君的拋磚引玉之舉。中國山水畫自五代興,意求謹密隱逸的風格,故皴法錯落密集求雲雨滋潤的澤明。宋代理學興格物致知的心神捷美,故皴法剛勁高雄如解衣磅礡而求高雅。元人則起獨步寒江悲切傷感情繫天下的閒情逸致。自宋元以降除個別畫僧之外,中國畫的旨意逐漸脫離了文哲倫理的思考,人性薈萃的追求,輕視外求造化,中得心源的

更多

又見柏克萊(江 青)

一九七三年末,決定離開柏克萊加州大學(U. C. Berkeley)近兩年的教職,將全部家當塞進了汽車行李箱,車前側那根天線桿上,綁了枝鮮花,那是前一晚朋友們在歡送會上所送的一千多枝花中的一枝,它帶着灣區朋友們給我衷心的祝願伴我一路向東駛去。正好柏克萊有朋友要順道去東岸,時間上我沒有任何約束,於是花了九天從容不迫地橫貫美國。車子繞去大峽谷,穿越黃石公園,一路上搭篷露宿,觀景賞月,把車上的家開進了紐

更多

真偽今古,有無中英?(陶 傑)

中國古典文學作品,譯為西洋文字,公認第一難書,就是《紅樓夢》。英國漢學家霍克斯(David Hawkes),上世紀翻譯《紅樓夢》,是一件偉大的工程。這部奇書匯集儒、佛、道三家的精華,佐以中國文字的精緻,內藏無數語帶雙關的索隱之謎。愛情、倫理、政治、哲學,多重包裝,如何將這部奇書,以信、雅、達的原則,盡量傳神轉達給英語世界的讀者,其艱難的程度,不亞於登陸火星。首先,《紅樓夢》開卷的這一聯:「假作真時

更多

香港第一家機械人餐廳的啟示(文灼非)

近年香港的創新科技的發展迅速,特區政府不遺餘力的推動,加上中央政府的支持,允許內地的科研資金過境,香港高校的研究風氣日盛,成果也有機會商業化,發揮更大影響力。最近應香港大學陳冠華教授的邀請,參觀位於西環的香港第一家機械人餐廳,頗多驚喜。陳教授是一位很特別的學者,二○一二年斥資在香港大學附近開了一家湖南菜餐館,名為書湘門第,讓內地老師與學生有機會嘗到較正宗的湖南菜,一解鄉愁。不久在灣仔開了新店,他邀

更多

污染與佔有(陳 彥)

環境污染在今天自然是有目共睹,但是,我們如果要問,人為什麼要污染環境?相信大家並沒有共同的答案。一般性的常識告訴我們環境污染是近代工業發展所造成的。這一回答當然不錯,但其實只是描述了污染是如何發生的,並不觸及人類造成污染的動因。進一步追問之下,我們可以說人的貪欲使得人類無限制地追求財富並最終導致環境污染。這一回答雖然點明污染的動因是人類的貪欲,但實際上只是將污染看成是人類追求發展和進步的副產品。即

更多

政治風浪中最痛苦的人:心碎了!──《我的心靈史》第八章(劉再復)

一九八九年年初,我應美中文化交流協會的邀請,到美國六所大學訪問,並都作一場學術演講。這六所大學是: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大學、芝加哥大學、史丹福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到美國後不久,國內的民主運動還在繼續。我所在的文學研究所成了第二批簽名運動的中心,我在國外看到了聲明與名單,但仍然無動於衷。我並不熱心於「街頭運動」。第一批簽名時發起人北島也到我家爭取我簽名,但我刻意迴避他。後來

更多

報壇之星(韓中旋)

韓老總在《成報》主持編務廿一年,及其老也,榮休時間已到,報社特別舉行簡單而隆重的送別儀會,致送一面斤重金牌,上刻四字:報壇之星。筆者恭逢其盛,見到全部過程。金牌送出後,司儀又送上一杯溝熱水的威士忌。時此有人大呼:「有酒無詩,唔得。」眾人附和,韓老總問:「真要獻醜?」眾謂:「獻醜好過藏拙。」老總想一想,即話:「不如題四句啦,不成詩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

更多

不與壞人妥協 畢生寫好人字──回憶賈植芳先生(宋明煒)

賈先生離開我們十年了。最後一次見到先生,是他去世前三四個月,我到醫院去看他。他知道我來,已經預先準備好要交給我的一些書。我怕他累,不像往常那樣在先生家,一坐就是一個上午。那天早早退出來,先生執意送到門口,跟我說:「明煒,四海為家。」我一開始被先生稱呼「小小宋」,因為我爸爸是小宋,我也確實是最小的一個學生,當跑腿的,幫先生送稿,陪着他去看上海弄堂裏的老先生老朋友。我其實也是最受寵的,先生和老師、師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