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八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及香港藝術 (鄧凝姿)

筆者雖然從事藝術工作,但如果要說有關全球藝術活動內情,特別是藝術市場或買賣等事情,其實是不夠資格的,只可作為一個在核心外圍遊走和觀察的人而已。今年已經是香港巴塞爾第六屆的藝術展,本來不打算參觀,後來糊裏糊塗找來了入場票,進了會場兩次。第一次原本去聽會場的講座,誰知在門口遇見有「VIP」門票的友人,跟隨其參觀;第二次是預約了其中參展畫廊,來過進場方便,但在等待之餘,碰上了某善心的藝術機構職員,借了一

更多

舊酒新瓶 (邵頌雄)

筆者少時見證鐳射唱片的誕生,這種錄音載體旋即衍為風潮,幾乎完全取締了黑膠唱片;三十多年後的今天,鐳射唱片則已逐漸被MP3和串流播放所淘汰。近十年來,每隔一陣子就見到新發行的盒裝CD。這類「磚頭」似的唱片盒裝,愈出愈多,也愈出愈濫。每當見到唱片公司不斷大盒小盒地把新舊錄音推出市場,總有一種「不祥」之感,似是實體唱片滅亡前的「恐慌性拋售」。實體唱片或許如卡式錄音帶、錄影帶般,即將淹沒於歷史洪流之中,但

更多

進念新解﹕毋忘初心 與時俱進 (周凡夫)

香港回歸二十年,亦是進念.二十面體(下簡稱「進念」)成立三十五年,回顧這三十五年看過「進念」的製作不算多,但亦不算少,將寫過的演後評論的文字結集,亦應有一本小書的分量。但要為今日的「進念」寫點東西,當不能只憑印象,也就花了點時間,翻閱了三十五年來積存有關「進念」的圖文資料,也就不能不承認這三十五年來,確是一直與「進念」同行;雖然不是攜手,但大多數時間仍是知道「進念」在走動。為此,雖然一直都只是旁

更多

塵埃中建造的天梯--王安憶談小說寫作 (鄧樂兒)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於本年度開設「中文創意寫作」分流課程,禮聘華文世界著名作家王安憶教授出任訪問教授,執教「創意寫作坊」,為有志寫作的同學提供學習和交流的平台。今年三月二十日,王安憶教授舉行公開講座,以「服從與抵抗—小說寫作」為題分享她對小說寫作及創作教學的看法,並引領聽眾探討小說的本質。王安憶公開講座當天的下午,演講廳早已座無虛席,慕名而來的聽眾擠滿樓梯、走道的每個空隙。王安憶一開始便回

更多

亞洲小姐--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意大利船務公司來往歐亞有兩艘新船:一是《維多利亞》號,另一便是我們乘搭的《亞洲》號。不出數天,那位姓「E」的「靚女」便很自然地得到「亞洲小姐」的美譽。她舉止談吐、文有禮。對這麼多的男士追求,應付自如,可能在港已習慣了。台灣「神行太保」對亞洲小姐殷勤,無微不至,因而與我們旁觀者也打上交道。他說某晚上看書,同房的美國人走過來,一言不發,把他的床頭燈關掉。在黑暗中思索,繼續再亮燈?還是接受委屈?結果是

更多

遠去的背影 (孔捷生)

我初讀《邊城》還是青澀少年,朦朧覺出與蔚為洪流的革命文學截然不同。及至青年期,革命落潮,反思浩劫的新文學正值巔峰,我也成為其中一朵浪花。在那個青年作家紛紛勇闖禁區的激蕩年代,乍讀汪曾祺的《受戒》、《大淖記事》,竟和當初讀沈從文一般,如同一縷清流注入騷動不寧的文學河床,空靈澄澈。光從沈從文、汪曾祺的文字就感知到有某種傳承關係。我見過沈從文,和汪曾祺亦有緣份。一九八○年初,我在北京文學講習所進修,同學

更多

凶險的行業--談偶像的「攀登戰」 (劉天賜)

每年無都有最佳男女主角等的頒獎,早於三十年前市場推廣及營業總監陳禎祥先生,已希望以此題材製成節目了,很明顯的動機是為公司賺多次錢。那時節目及製作部門考慮到,選「視帝」、「視后」、「最佳節目」等,怎能不包括當年的亞視(後來還有有線電視)?但如選出的為亞視主角,主辦的無便無償地替「友台」宣傳了。如不容亞視參加,未免太小家,也缺乏行業代表性,自己關上門玩而已!後來,亞視又換老闆,失去與無競爭的力量

更多

香港高校對大灣區教育的影響 (文灼非)

這一年來,有關大灣區的報道鋪天蓋地,其中一個信息,是香港的高等教育可以發揮很大的影響力,因為有五家在世界排名前一百位的大學,包括港大、中大、科大、城大及理大。而在廣東省內,還沒有一家大學可以上榜。香港高校其實早在二○○五年已經北上辦學,開風氣之先的是香港浸會大學,與北京師範大學合辦聯合國際學院(UIC)。最近我到該校的新校園參觀及訪問吳清輝校長,對大灣區高等教育的發展有一點新的認識。 在內地辦有香

更多

伊斯蘭是否屬於歐洲? (黃鳳祝)

歷經五個月的組閣談判,德國總理默克爾領導的新一屆大聯合政府於三月中旬宣告成立。為了避免重新大選,默克爾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聯盟向執政盟友做出了「痛苦」的妥協,其中之一就是把內政部長之位交給了基督教社會聯盟主席、前巴伐利亞州州長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在難民問題上,澤霍費爾與默克爾長期意見相左。新部長上任當天,即高調提出「伊斯蘭不屬於德國」,要求重新建立邊境檢查機制,阻止非法入境,同時

更多

從學生時代談起—專訪林青霞 (張惠珊)

二○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林青霞出席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的高桌晚宴,並接受書院委任成為書院的榮譽院務委員。晚宴前,林青霞接受書院專訪,分享學生時代的回憶、從影前後的挑戰、執筆為文的緣由。回想學生時代,林青霞憶述︰「剛升上高中時,我長得又矮又瘦。步入教室那天,我比其他同學晚了進去,同學見到我,還以為有人走錯教室,原來他們把我看作初中生呢。」高一時,她身形瘦小,坐教室第一排,三年之後,倒長高不少,遷往最

更多

實現不敢想的夢想--獲授中大善衡書院榮譽院務委員的致辭 (林青霞)

辛院長、各位同學,大家晚安!謝謝辛院長和善衡書院給我這個榮譽。今晚我要跟你們分享我拍戲二十二年的心得。雖然我是在街上被找去影圈拍戲的,但我自己也是喜歡看電影、喜歡電影明星、喜歡演戲,同時對電影有很大的好奇心。拍戲絕對不是件輕鬆的事,要上山、下海、捱凍、捱熱、捱夜、有時候還會拍些危險性的鏡頭,但我樂此不疲,再苦也不怕。 眼珠的羽毛和大腿的瘀青記得我在敦煌拍《龍門客棧》的一個特寫鏡頭,深夜敦煌大漠裏,

更多

奼紫嫣紅遍地開 (金聖華)

這一回,白老師可真樂透了!劇場裏,坐在我身旁的他,整晚都興高采烈,開心得合不攏嘴。〈遊園〉、〈驚夢〉那兩折,杜麗娘柳夢梅上場,扮相俊俏,身段優美,他笑了;小春香嬌俏活潑,他笑了;花神翩翩起舞,他笑了;〈冥判〉一折,判官噴火有模有樣,小鬼翻跟斗乾淨利落,他也笑了!前後兩個多鐘頭,這位推廣崑曲大旗手、《青春版牡丹亭》總製作人白先勇,一直樂融融、喜滋滋,深深沉醉於校園傳承版的演出,正如他自己所說,「整個

更多

中國的《魔戒》--訪《射鵰英雄傳》英譯者郝玉青 (孫繼成)

孫繼成(下稱「孫」):感謝您接受《明報月刊》的訪談,中國有句古語:「英雄莫問出處」,既然您把金庸先生的《射鵰英雄傳》譯成了英語,我們就反其道而行之,先問問英雄譯者的出處,請您先介紹一下自己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吧。郝玉青(下稱「郝」):我爸爸是英國人,媽媽是瑞典人。我在英國長大,後在牛津大學讀歷史專業。二十多歲時,我曾獨自到中國遊學,這次的遊學激發了我學習漢語的興趣,因為在這次旅行中,聽不懂中國話,

更多

古龍身後事 (薛興國)

古龍生長的那個時代,對死亡的看法和對死後如何辦理身後事,並不像現今般可以在閒談中提及,是有忌諱的。所以古龍很少談到死亡,只有在一篇應報刊編輯的專題而寫的文章中,忽然談及死亡,那篇文章叫〈另一種美──關心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們〉,在說到他長大時,「有了情,有了愛,有了顧慮,甚至還有了一點嫉妒,一點恩怨,我的日子就漸漸開始不好過了。等到我開始有了一點思想的時候,不但日子不好過,就連晚上都不好過了。」在那

更多

我的「右派」生涯 (陳 震)

我今年八十四歲,二十四歲那年被打成右派,「花樣年華,正待綻放,卻已凋零……」我要感謝親人和喜歡過我的人。也感謝那些欺侮我,折磨過我的人。前者在精神上支持我歷盡坎坷。後者用獄火焙燒錘煉了我,使我擁有極大的財富—運動員般的體魄和頑強不屈的毅力。我於一九三三年二月下旬在重慶出生,取名陳訓能。父親陳肇虞,字學池,母親王幼茗。我有個大我三歲的同父母哥哥陳訓明,還有一位大我十五歲的異母姐姐陳訓方。我出生三個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