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求索的重要證詞  (季毅)

  由丁東和邢小群採寫的《八十年代中國政改夭折內幕》,最近由香港大山文化出版社出版。本書收錄十篇口述採訪,大部分完成於二○○八到二○○九年。時值中國大陸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年,這段歷史成為媒體關注的熱點。但主流媒體往往把歷史的功勞歸於鄧小平等領導人,而對那些在政治博弈中出局的志士仁人,則避而不談。大陸政壇的多次分化和重組背後的歷史真相  綜觀中華人民共和國六十餘年的歷史,從一九七六到一九八九年,是其中一個特殊的單元。在此期間,大陸政壇並非陣線分明的革新與守舊兩種力量的博弈,而是發生了多次分化和重組。毛澤東去世後,先是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聯手,在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抓捕了四人幫。一九七七年經陳雲、王震等人推動下,華國鋒、葉劍英接受了鄧小平復出。一九七八年胡耀邦發起真理標準討論,推倒兩個凡是,推動右派摘帽變為右派改正。年底華國鋒主持中央工作會議和十一屆三中全會上,一批高級幹部打破了原定的議程,使華國鋒失控,汪東興失勢。鄧小平權力坐大後,一九七九年發動對越戰爭,提出四項基本原則,阻擊了理論務虛會和西單民主牆進一步要求民主自由的追求。一九八○年,鄧小平、陳雲聯手推倒了華國鋒,代之以胡耀邦。其後,在胡耀邦、趙紫陽先後擔任總書記期間,鄧小平和陳雲等老人之間又圍繞市場經濟、對外開放發生了多次博弈。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武力鎮壓學潮,導致胡、趙兩任總書記先後下台,政治改革徹底夭折,結束了八十年代。  為了探求歷史真相,丁東和邢小群採訪了一些歷史當事人,其中有理論務虛會的參加者李洪林、于浩成、張顯揚,有討論歷史問題決議的見證人、依法治國的宣導者郭道暉,有參與政治體制改革設計和研討的唐欣、吳國光、杜光,有《中國青年》雜誌復刊風波的主角關志豪,有參與八十年代思想啟蒙的徐友漁,還有推動五十五萬右派改正的關鍵人物楊士傑的兒子楊榮甲。這些口述,可以看到在政治改革的博弈中,一批志士仁人為了推動平反冤假錯案,否定個人崇拜,否定以階級鬥爭為綱,否定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否定文革,否定蘇聯社會主義模式,為走向民主政治殫精竭慮、披荊斬棘,付出了沉痛的代價。這些知識分子,有的是學術界和媒體的活躍人士,有的是高層智庫的工作人員,他們和高級官員的角色不同,心態也不同。政層高層的要人,在擁有最高權力之前,有變革的動力,可以和黨內黨外的革新力量聯手。一旦大權在握,維護既得利益就成了首要目標。在利益面前,理論的是非,思想的真偽,文明的進退,全都黯然失色。像胡耀邦那樣保持赤子之心的人,像趙紫陽那樣把道義放在利害之上的人,在政壇高層並不多見。相比而言,倒是不掌握權力的知識人更具有理想主義精神,苟利國家生死矣,豈因福禍避趕之,他們的經歷體現了更多的悲劇色彩。他們講述的大量具體而鮮活的細節,也為這段歷史留下了更加深長的思想意味。思想解放代表人物張顯揚  值得慶幸的是,受訪者大多健在,包括已屆九十高齡的李洪林、于浩成,唯有張顯揚先生已經作古。張顯揚是思想解放的代表性人物,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的最早否定者。一九七九年出席理論務虛會時,他還是北京大學的青年教師。後來,中國社會科學院組建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研究所,于光遠邀請他參加籌建,擔任列斯研究室主任。這個所把馬、恩、列、斯、毛從神壇上的膜拜對象變為學術研究的對象,在破除現代迷信的思潮中一馬當先。張顯揚也被衛道的當權者視為眼中釘。一九八七年,在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聲浪中,中共中央決定將他革出教門,成為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之後的第四人。開除黨籍他並不遺憾,遺憾的是,方、劉、王三位公開登報,而他沒有登報,所以他稱為暗殺。黨內主張政改者有不同思想層次  沒有了組織的羈絆,張顯揚精神更加自由,思想更加活躍,理論更加徹底。他在臨終前談到,一九七七年提出否定毛澤東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時,最初連孫冶方這樣倍受磨難而不屈的老人都不敢接受。在他看來,中共黨內主張政治革新的人,有不同的思想層次。有人止步於否定四人幫而維護毛澤東,有人止步於否定文革而肯定建國頭十七年,有人止步於否定「八大」以後的左傾錯誤而主張回到新民主主義,有人止步於否定毛澤東而不反思中共的暴力革命,有人止步於否定斯大林而不反思列寧,有人否定列寧而不反思馬克思、恩格斯,有人反思馬克思的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而不反思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和歷史哲學……。他條分縷析出十二個層次,認為只有朱厚澤等少數大徹大悟者,跨過了所有十二道門檻,進入了徹底獨立的思想境界。  張顯揚和許多中共黨內民主派老人私交很好,每個人思想上走到哪一步,他都有近距離觀察。當然,這些老人的思想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一個動態的過程。于光遠原來一直自稱馬克思主義者,後來卻自稱「新自由主義者」。李銳一直思考「主義是怎麼回事」,近年已經徹底否定了「剩餘價值」學說。這些變化,都不能抵消張顯揚勾勒的這條思想解放路線圖的意義。有人曾建議他把這十二道門檻寫成系統的文字。張顯揚表示,和這些老人很熟悉,寫出來恐怕他們對號入座傷感情,暫時還是不寫的好。不久張顯揚因心臟病再次發作,於二○一三年九月十八日與世長辭,享年七十七歲。  這位思想家的過早去世,令人感慨繫之。本書也為後人了解他的思想追求,留下了重要的證詞。  (作者是內地自由撰稿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