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國盲人的工作 (巫寧坤)

  妻子在國內時患嚴重青光眼多年,一九九三年來美國維州定居後,經州衛生局專家檢查,鑑定為法定盲人(Legally Blind),由所在地區盲人科提供服務。  本地區盲人科很快就派來 Alex Diaz 先生。沒料到他本人竟是一位中年的盲人,身材健碩,由一條很大的黑色導盲犬帶領進入我倆的老人公寓房間。他一坐下,那狗就俯伏在他腳下,一動也不動。他先詢問她眼睛的病情,然後問她需要哪些東西,一面聽,一面在一個平板電腦上記錄。  兩天以後,他又來了,給她帶來一根紅白二色的盲人手杖,一塊盲人手表,一個放大鏡,一台大字母的電話,一個帶放大鏡的落地燈,並且由他的助手將電話和落地燈安裝好。然後,他帶她搭他的房車去一位眼科醫生的診所檢查眼睛,請醫生開了眼鏡處方,再帶她去一家眼鏡店配眼鏡。  幾天之後,她覺得新眼鏡不太合適,他便陪她去一個低視力中心檢查,重新配了眼鏡。又過了幾天,他又登門,問她新眼鏡是否合適,她說很好,感謝他不厭其煩的幫助。他卻說這是他的工作,如果她沒有其他要求,他就去為另一位客戶服務了。我問他一共管多少客戶,他說四十一位,我不禁一驚,一個盲人不僅沒有以「殘障」自居,安享國家法定的福利,而是同病相憐,盡力為其他殘障者服務。  我想我們不會再麻煩他了。不料,我自己的雙眼黃斑病變每況愈下,終於也被眼科專家鑑定為法定盲人。本地區盲人科收到鑑定後,立即指派Alex Diaz 為我服務。他又來到我家,問我有哪些需要。我說,首先需要重新配一副眼鏡,現在戴的還是幾年前配的。他立即陪我去低視力中心檢查,檢查後我得知兩周內可收到一副新眼鏡。不到兩周,我就收到新眼鏡。幾天後,他又來看望我,一進們就問我新眼鏡收到沒有。我說已經戴上了,很好。他的助手遞給我一副新型的日光鏡。Alex說,近來很忙,其他東西下次再送來。   九月十八日,他送來一輛新型的助行器(walker),一台新型的帶放大鏡的落地燈。我說今天恰好是我的九十三歲生日,感謝他送來這些珍貴的禮物。他和年輕的助手立刻唱起《生日快樂》,讓我感到無比溫馨。他卻說:「很抱歉,還缺兩樣東西。」他馬上又拿起話筒說,「巫寧坤先生還缺一塊盲人手表,一台盲人電話,請盡快準備好。」他放下話筒,對我說:「等我拿到表和電話就盡快給你送來。近來工作很忙,耽誤了。」我說「哪兒的話!你太辛苦了。你現在管多少客戶?」他說:「七十一!」  我大吃一驚。一個盲人,在就業方面不僅沒有受到歧視,而是在政府機構當上了「幹部」,從事重要的工作。  這是一個發人深省的「人盡其才」範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