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香港「吸取自由空氣」—〈香港與新亞書院〉之一 (余英時)

從燕京大學轉入新亞書院,從北京移居香港,這是我生命史上一個最重大的轉折點:我的人生徹頭徹尾地改變了。然而這是偶然中的偶然,當時我對此絲毫沒有意識到。一九四九年我去上海楊樹浦碼頭送父母和幼弟乘帆船去舟山的定海,再轉往台灣時,便深感生離死別之痛,覺得此生恐已無重見之望。我至今還清楚地記得:幾天以後,我在親戚家中得到他們從定海託船主帶回的平安訊息,曾情不自禁地痛哭了一場。但是萬萬想不到的是,我竟在十一月

更多

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悼念余光中先生 (黃維樑)

十二月十三日早起,在網上看報紙的新聞,有一則標題是「八十九歲余光中不敵降溫住院療養」。看完簡短的內文,我馬上致電高雄余府,余太太接聽。她說余光中先生目前在醫院的加護病房,意識不清,四個女兒中三個不在高雄,都從外地回來照顧。余太太的語氣如常平靜,說當下有事處理,請我等她來電再告知情況。 訣別詩翁今年六月我曾和家人專程到高雄探望先生和夫人,十月我個人赴高雄參加詩人的慶生會和《余光中書寫香港》紀錄片發布

更多

一斛晶瑩念詩翁 (金聖華)

船行水上,海闊天空,一片汪洋伸展無涯,平靜如鏡,此時腦海中卻波濤起伏,風急浪高;心底裏一直惦記着,懸掛着,憂慮着,不知遠在高雄的詩翁,此刻是否已度難關,安然無恙?赴澳旅遊,出發前駭然得知余光中先生抱恙入院的消息,不由得心急如焚,忐忑不安。才一個多月前剛赴高雄參加中山大學為余先生慶生的盛會,當時他精神矍鑠,言笑晏晏。明明記得他應邀上台,不肯坐在大會為他準備的座椅上,偏要站着演講,一講半小時有多,一貫

更多

悼念余光中老師 (鄭培凱)

二○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中午時分,正在整理一篇關於京戲與粵劇在二十世紀發展的文稿,突然接到一通短信,一看,說余光中老師逝世,嚇了一大跳,真的嗎?接着就有熟識的記者來電,說要訪問,要做余光中逝世的相關報道,知道我早年曾是他的學生,請我說說當年受教的情況。記者來電詢問,不禁把我的思緒帶回到半個多世紀之前,我在台灣大學外文系讀書的時候。記得我們大二那年有門英詩的必修課,教課的是一位老先生,叫蘇維熊,是日本

更多

與美國打一場「低稅戰爭」? (曾淵滄)

稅務改革是特朗普最重要的競選政綱之一。本文執筆時,美國參眾兩院剛通過了終極稅務改革法案。之前特朗普曾說會在聖誕節前通過,當是一項送給美國中產階層的聖誕禮物。當然,對有錢人及企業來說,這份禮物價值更高。 上任以來最大的勝利目前,美國參眾兩院,特朗普所屬的共和黨的議席比民主黨多,稅改法案不難通過,這是特朗普上任以來最重大的勝利。這項驚天動地的稅務改革,是大大的減稅方案。企業稅將從百分之三十五減至百分之

更多

跨越「北」壓 終止「茫」然—中日與兩岸三地關係前瞻 (林泉忠)

日本和台灣每年都會選出一個漢字,來代表大家對即將過去的這一年的心情,而這樣的心情則是基於大家對這一年所發生的諸多社會現象的關注。日本按慣例於二○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這一天在京都市清水寺公布,由住持森清範在一點五公尺乘一點三公尺的紙上用毛筆寫下斗大的一個「北」字,凸顯了日本社會對該年朝鮮(北韓)不斷試射導彈及舉行核試驗的憂慮;而在東亞另一隅的台灣,則提前於十二月七日公布「台灣二○一七代表字大選」的結果

更多

新時代的治國理政危機 (章立凡)

年屆歲末,新年將至,中共「十九大」結束已兩個月。據說這次大會決定的方向,要管用三十年,其對當下及今後五年中國社會的影響如何,有必要作一番複盤式的探討。這樣的探討,或許一篇文字還不足以盡述。 美好願景,難掩社會矛盾「十九大」主打「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提出了「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描繪「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洋洋灑灑三萬多字的工作報告,承襲中共宏大敍事的傳統文風,內政外交,面面

更多

二○一八年香港政局與民生 (劉銳紹)

二○一八年已經來臨。政界一般預測,今年的政治磨擦將會減少,即使爭拗仍會繼續,但相信激烈程度將會降低。在此情況下,香港的經濟、民生和社會工作應該有較大的舒展空間,從而取得較佳的成績。就筆者的接觸,無論泛民還是建制陣營都有上述預測,但兩者的角度和理據不同。泛民是相對悲觀的,而建制派則是相對審慎樂觀的。 泛民:有力無處使先說泛民的預測。二○一七年較突出的政治新聞,是梁振英出乎意料地不競選連任,林鄭月娥在

更多

習近平令人刮目的二○一七年 (馬 玲)

二○一七年很值得回望,因為二○一七年中國營造的一系列遠景,充分展示了中國強勢領頭人習近平的宏大抱負。我們不妨順着年曆依次排列如下:一月十七日,習近平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習近平演講中呼籲維護全球化和自由貿易,但西方主流媒體卻驚呼,習近平釋放了扛起「全球化」大旗當世界領導者的信號。論及原因,應該有兩方面:一是當時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時一直主張「美國第一」、「美國優先」,被輿

更多

自由文藝 (潘耀明)

本刊顧問、著名詩人、散文家余光中先生在公元二○一八年將屆的日子走了,本刊謹致以深切的悼念!報載一說他逝世時是八十九歲,一說是九十歲,這只是中西曆法計算的不同。無論如何,乍聞噩耗,委實令人震驚。二○一四年與他一道參加「華山論劍」,一起登西安大雁塔,登塔要沿逼仄陡斜的螺旋形梯級弓腰而攀援,常人無不心存畏葸,他卻毫無懼意。一馬當先,身手不凡,一眾無不為之喝采。月前,還收到他的新作:〈中國古典詩之虛實互通

更多

別掉進「塔西佗陷阱」 (曹景行)

十二月四日是中國第四個憲法日,媒體上有零星的消息,如上海初任法官宣誓維護憲法尊嚴,某社區開展憲法周活動,等等。但當天最熱門的新聞還是浙江烏鎮第四度舉行世界互聯網大會,無論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都用海量篇幅全程追蹤報道,包括各路網路巨頭聚餐時請哪些人、吃些什麼、喝些什麼、聊些什麼,實在感覺不到同一天還有憲法日這回事。也難怪,此時此刻再提什麼憲法,難免會讓場內外一些人難堪。正當互聯網巨頭在烏鎮餐桌旁把杯暢

更多

徐霞客故居 (鄭培凱)

從來沒去過江陰,更沒去過偏遠的長涇鎮。雖然長涇是好些親戚的家鄉,時常聽他們說起這地方的富庶,鍾靈毓秀,人才輩出,而且離常熟不遠,更受到蘇州一帶風氣的影響,文風鼎盛。七八年前吧,政府在長涇的通衢大道上,樹立上官雲珠銅像,親戚們都受邀趕去參加揭幕典禮,我因為學校有事走不開,沒湊上熱鬧。最近長涇政府樹立宋楚材、楚英兄弟銅像,表彰他們在民國期間創立現代化的大福蠶種場,推動江南絲綢工業,又有了盛大的揭幕儀式

更多

「《選》學」和「被選學」 (張曉風)

在兩、三百年前,中國興起一門學問,叫「選學」。什麼是「選學」呢?要是聽在台灣人的耳裏,八成會以為是「選舉之學」──但清朝並不選舉,那「選學」又指什麼而言呢?說來「選學」二字並不高深,只要按現代標點,寫成「《選》學」,便一目了然。但第二個問題來了,《選》,又是個啥玩意兒呢?答案是—《昭明文選》。選學盛於清朝,我把它算做「考據」一路的。我年少時不懂事,有些不太瞧得起考據之學,好在瞧不起也只放在自家心底

更多

曲與詞 (邵頌雄)

一般對歌曲的欣賞,多留意旋律是否優美、歌詞能否感人,又或演唱者唱功的高低、聲線的運用、感情的投入,以至伴奏的樂團或鋼琴是否恰如其分等。比較少人理會的,是創作的過程和美學觀。此如於歌曲而言,究竟先有旋律才填上曲詞,抑或已有詩詞文本才配上樂曲,已對該首作品的了解,起着甚大影響。「先曲後詞」與「先詞後曲」兩種寫作方式,標誌着音樂與文字之間截然不同的互動關係。「先曲後詞」者,所填的詞為音樂賦予了特定的意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