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芝琛與王建勳 (丁 東)

照片上的兩位王先生都是已經去世的朋友。王芝琛享年六十八歲,王建勳享年六十三歲,在中國人壽命普遍延長的時代,他們都是在有為之年,被癌症過早地奪去了生命。我認識王芝琛是一九九九年。那年謝泳來北京,約我一起到木樨地二十二號樓拜訪王芝琛。王先生告訴我,他退休已經好幾年了。閒談中說起陳永貴辭去副總理後,也住這裏的單元,電梯裏經常見面,有一次王家保姆買菜,陳永貴主動幫助把菜籃子送到他家。他當時給陳永貴和自己的

更多

送別何方先生 (丁東、邢小群)

十月三日上午十時,何方夫人宋以敏老師打來電話:何方今晨去世了!我們急忙趕往順義何宅,何方兒子何寧告訴我們,凌晨兩點父親突然咳嗽,狀態非同往常,剛抬上急救車,心電圖就成了一條線。輓聯悼何方中午章詒和趕來,一起商議後事辦理。「十九大」召開在際,空前緊張。下午三時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所將研究何方治喪事宜。我們向家屬建議,喪事由日本研究所主辦,生前友好,以民間方式參加。章怡和說起三十五年前張伯駒遺體告別,當

更多

內地人讀不到錢理群 (丁東)

錢理群曾經是北京大學最受學生歡迎的教授。他對魯迅、周作人和中國現代文學的研究,享譽學界。二○○二年退休後,他又介入中學語文教育、西部鄉村教育、青年志願者運動,一次又一次引起輿論的關注。不久前,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魯迅與當代中國》一書,他就魯迅、毛澤東等問題對媒體發表了一些感想,立即在網上引起了熱議。其實,錢理群這本書的主要篇幅多為舊作。真正體現他當下思考的新作,並沒有在大陸出版,而是由牛津大

更多

地震與九寨溝的命運 (丁東)

二○一七年八月八日二十一時十九分,中國著名風景區九寨溝一帶(北緯三十三點二度、東經一零三點八度)發生七點零級地震,已經造成二十五人死亡,五百二十五人受傷,六人失聯。地震原因是否和三峽建壩相關,網絡上眾說紛紜。可以確定的是,九寨溝地處龍門山斷裂帶,歷史上就是地震多發地區。一九七三年八月十一日發生的六點五級地震,距此四十二公里;二○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這一帶更發生過六點六級地震,但沒有造成重大傷亡。而

更多

詩文不朽 精神不死 (丁東、邢小群)

二○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十八時四十分,劉曉波博士在警方監控下與世長辭,年僅六十二歲。六月二十六日,劉曉波身患晚期肝癌的消息傳出以來,一直是全球關注的焦點。從大陸到香港、台灣,從歐盟到美國國會,到全球一百五十四位諾貝爾獲獎者,各界人士紛紛發出強烈呼籲:讓劉曉波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治病的地點,還他以自由。德國和美國的醫學專家也爭取到中國會診的機會,願意安排劉曉波前往德國或美國醫治。然而,這些人道主義的努力都

更多

主持導彈衛星發射的功臣:王秉璋身後事被冷待內情 (丁東)

二○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在三○一醫院舉行了王秉璋的遺體告別儀式,引起了各界關注和爭議。 導彈功臣的曲折人生王秉璋是什麼人?他在當代中國不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他一九一四年生,一九三一年參加紅軍,曾任八路軍一一五師作戰科科長、參謀處處長,晉冀魯豫軍區第十一縱隊司令員,十七軍軍長,空軍參謀長,空軍副司令員,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七機部部長,國防科委第一副主任,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將軍銜。《中共黨史人物傳》

更多

《天地翻覆》爭議管見 (丁 東)

楊繼繩撰寫的文革史《天地翻覆─中國文化大革命史》去年十一月由香港天地圖書公司付梓面世,在學界引起了一些爭議,我想談談自己的看法。 楊繼繩以人為本的文革史觀 到目前為止,多數中文撰寫的文革史敍述屬「鄧小平語境」,以鄧小平的看法為是非標準,遵循的基本結論是: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按照這個邏輯取捨史料,文革的最高決策者毛澤東是好心犯錯

更多

雷洋事件回顧(丁 東)

二○一六年的中國,發生過很多大事。年終盤點,有一件大事官方不願意正視,卻實實在在地牽動了朝野神經。這就是長達七個月的雷洋事件。 一條鮮活的生命死得不明不白事件發生在首都。雷洋是一個二十九歲的北京市民,兒子剛剛滿月。二○一六年五月七日晚上九時,他獨自離家前往機場,迎接來自老家幫他照看孩子的親戚。不料一個多小時以後,突然死於警方之手。第二天家人才得知噩耗。事發之後,警方通過中央電視台等媒體,宣布雷洋出

更多

閻綱文集及其他 (丁東)

最近,閻綱先生歷時四載,完成了一套四卷本的文集,歎曰:「躋身文壇六十餘年,最動心者,莫過於人格力量,它不完美,但滿懷悲憫。」凡一百四十八萬言,名為《禮泉文史資料第十三輯—閻綱專輯》。閻綱是陝西禮泉縣人,一九三二年生,今年八十五歲。家鄉的政協敬重他的文化之旅,以內部出版的方式,印發了這套厚重的大書,提供參考,與兄弟單位作為本土的文史資料進行交流。我有幸獲贈,讀後感慨良多。作者從家世談起,求學,工作,

更多

謝幕:我在《炎黃春秋》的最後一程 (丁東)

二○一六年六月一日上午,我剛到雜誌社,就聽說杜老夫人續志先病逝,享年九十四歲,屬於高壽。杜老比夫人小一歲,二人相濡以沫七十載,感情甚篤。杜老如何能承受打擊?令人擔憂。我對馮立三說,這事說不定預示着《炎黃春秋》的大限。續志先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八寶山舉行,那天弔唁者甚多,比起同時舉行遺體告別的李洪林更隆重。我知道,很多人都是因《炎黃春秋》而來。喪事結束後,杜老血壓上升,住進了協和醫院。第七期輪我擔任執行

更多

撤稿風波:我在《炎黃春秋》的最後一程(丁東)

二○一五年初,《炎黃春秋》沒有開成新春聯誼會。二○一六年開不開?一月初再次提上雜誌社議程,討論的結果是,迴避兩會敏感時期,趕在春節以前舉辦,日期定在一月二十日,開會地點也避開長安街這些中心區域。 新春聯誼又遭阻撓一切準備就緒,一月十七日晚,藝術研究院院長王文章又趕到杜導正家懇談。他說:「接到上級指示,新春聯誼會不能開。」杜老說:「不能接受這個意見。我們已經主動縮小了規模,以往這個會將近二百人,這次

更多

報備與逼退:我在《炎黃春秋》的最後一程 (丁東)

曾彥修去世《炎黃春秋》原來以杜潤生、于光遠、李昌、李銳為顧問。他們恰好是一九八九年在中顧委受到批判的四位委員,當時戲稱中顧委「四大金剛」。李昌和于光遠去世後,又請曾彥修與何方出任顧問。二○一四年秋天,官方命令《炎黃春秋》改變主管主辦單位。生死存亡之際,杜導正等六位年逾九旬的老幹部,聯名上書習近平。二○一五年春節前,《炎黃春秋》準備召開社委會,向四位顧問匯報重整旗鼓後的情況,曾彥修興致勃勃地答應與會

更多

我在《炎黃春秋》的最後一程 (丁 東)

二○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楊繼繩給我來電話,問我能不能到《炎黃春秋》工作?我欣然接受。因為正要到巴黎參加一個學術討論會,問能否回來後再報到,楊說可以。此前我在《炎黃春秋》發表過五六篇文章,也推薦過幾篇稿子,算是《炎黃春秋》的熱心作者、忠實讀者。當時雜誌社內部剛剛發生了一場人事變動,因為官方強迫更改主管主辦單位,在應對過程中,內部產生了不同看法,總編輯兼法人代表吳思和執行主編黃鐘、洪振快辭職,編輯部人

更多

大徹大悟李洪林 (丁東)

二○一六年六月一日,李洪林與世長辭,享年九十一歲。他生前傳播最廣的文章,是一九七九年為《讀書》雜誌創刊號撰寫的開卷之作《讀書無禁區》。此文原來的標題是《打破讀書禁區》。編者改擬為「讀書無禁區」,引起了激烈的爭議。李洪林索性就接受了這個題目。 「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他對歷史影響更深刻的文章是一九七九年初在理論務虛會上的發言《領袖和人民》。此文直言不諱地批判對毛澤東的個人迷信:「從歷史觀來看,《國際歌

更多

浦志強印象 (丁東)

五十歲的浦志強被控「涉嫌尋釁滋事」和「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兩罪,案件在十二月二十二日宣判,蒲志強判監三年,緩刑三年。(明報資料室) 印象中的浦志強高大魁梧,行色匆匆,總是為代理一些公共領域關注的大案而奔忙。安徽作家陳桂棣、春桃被訴案、四川作家譚作人被捕案、藝術家艾未未被捕案、湖南唐慧案、重慶任建宇勞教案,一樁接一樁,牽動着千千萬萬人的心弦,牽動着中國法治的進退。他口才絕佳,張口如長江大河,滔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