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字下半是什麼?(單周堯)

順帶在此一談,「玩」、「弄」二字皆從玉,本義是玩賞美玉。清王士禛《池北偶談.談藝一.嚴感遇》云:「(嚴)一日米盡,友人遺白金一餅,攜之市米,遇小漢玉器,輒買以歸,玩弄之。」所用即為「玩弄」之本義。引申為凡玩賞之稱,如「弄月」,意即賞月;又如「弄孫」,意即逗玩孫兒。再引申為「研習」、「反覆體會」,如《易.繫辭上》:「是故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又如漢王充《論衡.案書》:「劉子政

更多

又.右.佑.祐. .左.佐(單周堯)

古籍中用「佑」字者甚多,如《孟子.滕文公下》:「《書》曰:『丕顯哉,文王謨!丕承哉,武王烈!佑啟我後人,咸以正無缺。』」「佑啟」,即佑助啟發。《孟子》所引《尚書.君牙》這幾句話的意思是說:偉大而且顯明啊,是文王的謀略!偉大而可繼承啊,是武王的功業!他們佑助開導我們後代子孫,使我們都依從正道,不出缺點。又如《尚書.泰誓中》:「有夏桀弗克若天,流毒下國。天乃佑命成湯,降黜夏命。」這幾句意思是:夏桀不能

更多

「望」與「朢」 (單周堯)

先秦兩漢流傳下來的出土文物和印章,都是用「朢」字者多,用「望」字者少。不過,今日所見的古籍,則全都作「望」。今年五月二日,書法名家何幼惠先生八十八歲米壽,假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展覽館舉行翰墨展,我寫了「換鵝舞鶴,得米朢茶」八個字送給壽星公幼惠先生。「換鵝」一典,乃出自《晉書.王羲之傳》,說的是王羲之以字換鵝的故事。我用「換鵝」這一典故,以推許何幼惠先生的書法。至於「舞鶴」,是說南北朝時候鮑照的〈舞鶴

更多

「朋」與「鳳」 (單周堯)

上文說,「朋黨」之「黨」,本字當作「攩」。《說文解字》:「攩,朋群也。从手,黨聲。」王筠《說文解字句讀》解釋「朋群」曰:「《六韜》:『友之友謂之朋,朋之朋謂之黨,黨之黨謂之群。』」為甚麼訓「朋群」之「攩」从手?邵瑛《說文解字群經正字》曰:「朋群者,每手足相助,故字从手。」此外,同鄉、鄉親謂之鄉黨。鄉黨之黨本字,段玉裁、張舜徽以為當作「攩」,邵瑛、徐灝以為當作「」。同鄉、鄉親之間,每手足相助,因此,

更多

「盜」與「賊」 (單周堯)

正因為「盜」之本義為偷,「賊」之本義為「殺害」,引而申之,則偷竊者曰「盜」,殺人者曰「賊」。《荀子.正論》曰:「故盜不竊,賊不刺。」楊倞注:「盜賊,通名。分而言之,則私竊謂之盜,劫殺謂之賊。」晉陶潛《搜神後記》卷三:「蔡裔有勇氣,聲若雷震。嘗有二偷兒入室,裔拊牀一呼,二盜俱隕。」此處之「二盜」,即「二偷兒」。可是,《尉繚子.武 議》:「夫殺人之父兄……盜也。」《舊唐書.代宗紀》:「丁卯夜,盜殺李輔

更多

「惻隱」之「隱」何以從阜? (單周堯)

如所周知,孟子是戰國時期偉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是繼孔子之後的一代儒家宗師,後世尊稱之為亞聖。他提倡仁政,提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民本思想。性善論是孟子思想的基石。孟子認為人性本善,人都有「不忍人之心」,即憐憫心、同情心。他舉例說,人看到小孩要掉進井裏,都會感到驚駭與同情而想去救他,這就是「不忍人之心」。「不忍人之心」又叫「惻隱之心」。「惻隱」,即憐憫傷痛之意。《說文》:「惻,痛也

更多

胸羅四庫,藝高一代—淺談饒公的書法藝術 (單周堯)

二月六日早上,我回香港能仁專上學院上古典散文課。一個學生走過來告知我饒公當日凌晨仙逝的消息。這消息來得太突然了。去年十二月初,我生日那天,學術界開了一個研討會,饒公行動不便,沒有參加研討會晚宴,卻送來一個上書「壽而康」的祝壽匾額(見圖一),這實在是一個異常珍貴的賀禮。一月九日,收到李焯芬教授的電郵,邀約參加一月二十五日舉行的「蓮蓮吉慶二○一八新春聚餐暨《蓮蓮吉慶饒荷盛放》圖冊發布會」,這是饒公畫冊

更多

元旦的「元」字與除夕的「除」字 (單周堯)

「除夕」,如所周知,乃一年最後一天的夜晚。舊歲至此夕而除,次日即新歲,故稱。根據《漢語大詞典》,「除夕」之「除」,本音「遲倨切」,與「無下箸處」之「箸」同音,讀去聲,其根據為《廣韻》。按《廣韻》去聲九御「遲倨切」小韻下有「箸」字和「除」字,「箸」下云:「匙箸」,「除」下云:「去也。見《詩》。」《詩》蓋謂《詩經》。《漢語大詞典》「除」字「遲倨切」一音下有兩個義項,第二個義項下云:「謂光陰過去。《詩.

更多

「年」字是怎樣構成的(單周堯)

「年」又稱「歲」,又稱「祀」,又稱「載」。《爾雅.釋天》說:「夏曰歲,商曰祀,周曰年,唐虞曰載。」根據《爾雅》,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叫法。一九三一年,董作賓先生寫《卜辭中所見之殷曆》,亦以為殷代尚無作歲解之「年」字,他說卜辭中「年」字用途有二,一是求年,一是受年,這就是後世「祈穀」之祭,在商代還沒有把「年」作紀歲之用的,到了周代,才把禾穀成熟一次稱為一年。後人頗受他的影響,直到現在,仍有人採用他的

更多

寺.持.侍 (單周堯)

顧炎武《日知錄》又云:「自秦以宦官任外廷之職,而官舍通謂之寺。」外廷,即國君聽政的地方,此乃相對於內廷、禁中而言。《漢書.元帝紀》:「壞敗豲道縣城郭官寺及民室屋,壓殺人眾。」顏師古注:「凡府庭所在,皆謂之寺。」是衙署、官舍稱寺。又《後漢書.馬援傳》:「曉狄道長歸守寺舍,良怖急者,可牀下伏。」李賢注亦云:「寺舍,官舍也。」漢稱太常、光祿勳、衛尉、太僕、廷尉、大鴻臚、宗正、大司農、少府的長官為九寺大卿

更多

志.識.誌 (單周堯)

正如上文所述,《說文》「志」訓「意」,意謂情意,情深意重,則永記不忘。故「志」有「記」義,例如《國語.魯語下》:「仲尼聞之曰:『弟子志之,季氏之婦不淫矣。』」「志」即記。又《莊子.逍遙游》:「《齊諧》者,志怪者也。」「志怪」,即記述怪異之事。又韓愈《王公神道碑銘》:「維德維績,志於斯石,日遠彌高。」「志於斯石」,即記於斯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施施」之讀音問題 (單周堯)

柳宗元《始得西山宴遊記》開篇云:「自余為僇人,居是州,恆惴慄。其隙也,則施施而行,漫漫而遊……」,「施施」二字,諸書多注「移」(yí)音,亦有少數標注「異」(yì)音及「師」(shī)音。在筆者讀過的注釋中,注「移」(yí)音者有:(一)朱東潤主編之《中國歷代文學作品選》,其注云:「施(yí移)施,徐行貌。」(二)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之《大學語文(修訂本)》,其注云:「施(yí移)施:慢步走着的

更多

游.斿.遊 (單周堯)

《說文解字》「游」字「以周切」,與「猶」同音,但古籍注音於「游」字作旗游義者多音「流」,如《左傳.桓公二年》:「藻、率、鞞、鞛、鞶、厲、游、纓,昭其數也。」陸德明《經典釋文》:「游音留。」楊伯峻注:「游,音流,字亦可作旒,古代旌旗上附着之飄帶。」又《史記.秦本紀》:「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皁游。」司馬貞索隱:「游音旒。謂賜以皁色旌旆之旒。」《集韻》於「游」字此義音「力求切」,與「旒」為同音字。《漢

更多

《始得西山宴游記》之「游」與「宴游」 (單周堯)

北京中華書局一九七九年出版之《柳宗元集》,其底本為宋刻百家注本,所載柳宗元上述千古名作,題為「始得西山宴游記」。此文於香港和台灣出版之書中,皆題作「始得西山宴遊記」;但同一篇文章,在中國大陸出版之書中,則題目皆作「宴游」,與宋刻本同。為甚麼會這樣呢?首先說宋刻本的「游」字。由於《說文解字》沒有「遊」字,在古代讀書人眼中,凡是《說文解字》沒有的,是俗字,他們寫文章的時候,往往避開俗字。因此,在柳宗元

更多

「茍」與「苟」之形音義問題 (單周堯)

古籍中的「茍」字,差不多全都刻作「苟」,但由於它本來是「茍」,所以注疏往往將它釋作「誠」,例如《論語‧里仁》:「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何晏集解引孔安國曰:「苟,誠也。言誠能志於仁,則其餘終無惡。」《孟子‧公孫丑上》:「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趙岐注云:「誠能充大之,可保安四海之民;誠不充大之,內不足以事父母。」《禮記‧仲尼燕居》:「苟知此矣,雖在畎畝之中,事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