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孟小冬,有些文章講得太離譜了(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家父杜月笙的「五房」孟小冬,與家母「四房」姚玉蘭在性格上是兩條路子。孟小冬喜歡老派,特別是衣著飲食、生活習慣和禮節行為。每逢過年,我們兄弟姐妹、還有我們的子女,也就是兒孫輩,都要向家母和孟小冬拜年,並給他們叩頭行禮。叩頭以後,她們一定會給紅包,這是老禮節。所以,有的演員拜家母為師的時候,也要行叩頭禮,而家母也一定會給紅包,這是規矩,亦好像成了台灣戲曲界人人皆知的事情。家母與電影界的人也比較熟,而孟

更多

大年初一給杜月笙叩頭拜年(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我們以前過年很熱鬧。抗戰勝利前在上海的時候,我們兄弟姐妹每逢年初一,一定要到老公館,不是去過年,而是向家父拜年。我從來沒住過老公館,家母住在十八層樓七○六號房,前樓太太、二樓太太、三樓太太都住在老公館,而我和我弟弟、阿姨則住在老公館對面的奚家。 一定要喝蓮心湯那時候拜年,一定要叩頭的。家父坐在那裏,我們兄弟姐妹就叩頭,叩頭拜完年,家父會給每人一封紅包。抗戰勝利以後,家父不住老公館,老公館是二樓、三

更多

杜月笙最恨日本人(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家父不喜歡外國人,不管是美國人、英國人、法國人都不喜歡,最恨日本人。他有這種仇視外國人的心理,不單是因為在租界裏看到了很多外國人欺負中國人的事情,還有就是章士釗(行老)常常跟家父談歷史,尤其是談到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做的那些壞事。所以家父很恨英國人,是行老給他「洗腦」了,他非常相信行老說的話。國民黨軍統局的戴笠很清楚,行老跟毛主席要好。那個時候行老在汪山,戴笠常常來汪山找家父,他們談話的時候,就有意

更多

杜月笙簽名書法都是代筆的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從未發表過的照片現在外面的雜誌、報紙還有網路,有很多家父(杜月笙)的照片,有的不是他來的,甚至有合成的。這張照片(見下圖),是家父第一次去香港辦護照時拍攝,那時候去香港要用護照,應該是他的第一張標準照吧!外面的人都沒有看過這張照片,看來很年輕,但什麼時候照的,就不曉得了。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出家父的耳朵很大,所以外國人叫他Big Ear Doo,即大耳杜,老話兒講耳朵大,有福氣。照片背面有家父的名字「

更多

杜月笙刺了個小燕子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刺花也就是紋身,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是一個不太好的事情,人們往往把它和地痞流氓小混混放在一起。但是,在外國人的觀念裏,卻不是這樣的,外國有很多人刺青,連女的都刺青,他們視為一種裝飾欣賞,當做藝術來看待,是個人興趣愛好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這個概念和中國傳統是不一樣的,即使現在也是這樣的。很多人都認為,家父穿長衫是要遮住手上的刺青,其實不然。他的刺青,非常少的人知道到底刺的是什麼圖案,目前還沒有看見

更多

京張吳朱三大家與滬三大亨 (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家父杜月笙在世的時候,北方的很多事情,都讓吳家元去辦,是去北京找張家、吳家、還有朱家。當時,他們都是北方不可一世的大家族—有錢、有權、有勢力。這三家的情況,特別是吳家和朱家,與我父親一樣,很多都是傳說,流傳在民間、口頭,講得津津樂道也神乎其神的,但就是看不到專門研究他們的書籍。張家就是奉系軍閥張作霖、張學良父子及家族。吳家是吳俊升、吳泰勳(吳幼權)父子及家族,是張作霖重要的嫡系;吳家起家於東北,後

更多

父親的同科兄弟顧嘉棠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我父親杜月笙在杜美路蓋的杜公館洋房,現在是上海東湖賓館了。鄰居顧嘉棠的房子現在也變成了餐廳,他們自稱是杜公館。這個房子不是杜家的,是當年顧家的房子,我也曾住過。有一年我去上海,上海博物館的朋友,盛情帶我來到了東湖賓館旁邊的一個餐館吃飯,這家餐館以經營「杜家菜」聞名,這個杜家指的就是我們杜家。我很好奇地進去,裏面掛滿了杜家的一些老照片,我猜想應該都是一些複製品吧,不會是原件。吃過飯以後,餐廳主人知道

更多

杜府賬房先生黃國棟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一九七九年我第一次回大陸去了上海,剛剛改革開放,上海龍華機場,幾乎沒有什麼燈,黑漆漆的一片。那個時候我們住錦江飯店,外賓和華僑一定要住錦江,其他旅館不接受,這是當時的規定。八十年代初,我第二次到上海,黃國棟剛剛從青海勞改回來,他和弟弟黃國樑到錦江飯店來看我,一見面就說:「哎呀,七少爺啊!沒想到我們還能再見面呀!」這話真是意味深長,說着話,兩兄弟就已經是老淚縱橫了。我在家裏排行老七,他們都叫我七少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