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生時代談起—專訪林青霞 (張惠珊)

二○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林青霞出席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的高桌晚宴,並接受書院委任成為書院的榮譽院務委員。晚宴前,林青霞接受書院專訪,分享學生時代的回憶、從影前後的挑戰、執筆為文的緣由。回想學生時代,林青霞憶述︰「剛升上高中時,我長得又矮又瘦。步入教室那天,我比其他同學晚了進去,同學見到我,還以為有人走錯教室,原來他們把我看作初中生呢。」高一時,她身形瘦小,坐教室第一排,三年之後,倒長高不少,遷往最

更多

實現不敢想的夢想--獲授中大善衡書院榮譽院務委員的致辭 (林青霞)

辛院長、各位同學,大家晚安!謝謝辛院長和善衡書院給我這個榮譽。今晚我要跟你們分享我拍戲二十二年的心得。雖然我是在街上被找去影圈拍戲的,但我自己也是喜歡看電影、喜歡電影明星、喜歡演戲,同時對電影有很大的好奇心。拍戲絕對不是件輕鬆的事,要上山、下海、捱凍、捱熱、捱夜、有時候還會拍些危險性的鏡頭,但我樂此不疲,再苦也不怕。 眼珠的羽毛和大腿的瘀青記得我在敦煌拍《龍門客棧》的一個特寫鏡頭,深夜敦煌大漠裏,

更多

花樹深情 (林青霞)

聖華文章寫道:「曾經,樹有千千花,心有千千結;如今,樹有千千花,人有千千福!」聖華過盡千帆,能夠有此領悟,必定是有福之人。時光悠悠,不知不覺聖華和我相知相交竟已超過了十年,回想這一路走來,互相扶持着度過雙方父母離世的苦痛,同時也攜手走出陰霾,對自己目前所擁有的一切懷有感恩的心。 見她的第一面,一身酒紅色套裝,輕盈優雅地走入我家大廳,彷彿就在昨天。當年她應該是我這個年齡。她帶了幾本翻譯小說來家裏,教

更多

大躍進 (林青霞)

總以為自己有文字障礙症,一看字多就頭昏。好友施南生曾經取笑我「她呀!以前房間裏,沒有書、沒有雜誌、沒有報紙,幾乎找不到一個中文字,現在竟然出書了。」 是的,我以前沒有閱讀習慣,一年看不到一本書,偶而發現一本好看的書,會通宵達旦把它拼完,拼了幾天幾夜,頭髮也掉了不少。 現在已養成看書的習慣,睡前一定翻一翻書,出門旅行也一定帶兩本書。 從一個不愛看書的人,至現在接到寄來的《明報月刊》,會迫不及待的翻閱

更多

你現在幾歲? (林青霞)

常聽老年人說自己活一天少一天,一百一十歲的著名中國語言學家、文字學家、經濟學家周有光先生卻說:「老不老我不管,我是活一天多一天。」他從八十歲開始從頭算起,在他九十二歲的時候,一個小朋友送他賀年卡,上面寫﹕「祝賀十二歲的老爺爺新春快樂!」今年他應該是三十歲的老爺爺了。那麼,六十年,一個甲子,一個圓滿,之後也可以重新算起,如果這樣的話,我現在應該是一歲。其實任何年齡都可以重新算起,這樣就不會有過往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