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如何向歷史交代?(潘耀明)

今年是藝術大師吳冠中先生誕辰一百周年,香港藝術博物館於十一月底開設永久性的「吳冠中藝術廳」,意義非凡。吳冠中情傾香港,在吳冠中大半生的藝術生涯,與香港這爿蕞爾之地息息相關。吳冠中與紮根於香港逾半個世紀的《明報月刊》(下稱《明月》)的交誼凡四十多載。大約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明月》便開始刊登吳冠中的作品。從八十年代開始,吳冠中便給《明月》寫文章,之後是寫專欄,斷斷續續,卻從未真正間斷過。他給《明月》

更多

特輯:他的情人叫中國(潘耀明)

馬悅然以九十五歲高齡羽化升天,照中國的說法是福壽全歸,是笑喪。但是甫聽到他下世的一刻,兀自不大相信。二○一四年初春,他與夫人陳文芬應邀到香港中文大學講學,九十歲的他,精神十分健旺,行動利索,一點都沒有老年人的趑趄萎頓。睽違三年後,二○一七年初秋,我特地遠赴瑞典,在一片蓊鬱林木簇擁下的老人公寓拜訪他。驟然見到他,判若兩人,不禁大感意外,才知他因患了「壓縮性骨折」,原來身材魁梧的他,倏地縮短了半個頭,

更多

緬念大師(潘耀明)

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前,據外電報道,中國作家呼聲最高的是殘雪,但香港傳媒及文學界對殘雪均諱莫如深。殘雪的名字,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日本已享有盛名。日本最權威的岩波文庫,早年入選的中國作家只有殘雪與莫言。此外,她的作品紛紛被譯成其他外文出版。日本還成立殘雪研究學會。由此可知,中國作家能進入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的法眼,與外文翻譯頗有關係。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的獲獎,與他作品的多種外文翻譯有

更多

高舉中華文化旗幟的華人(潘耀明)

「第三屆旅居文化國際論壇」今年九月四日於菲律賓馬尼拉舉行。在菲律賓舉辦「旅居文化國際論壇」的念頭,很早便在我的心目中萌芽,機緣巧合的是,今年五月我在北京遇到菲華歷史博物館館長施吟青女士。我是第一次知道菲律賓有一個這樣的博物館。我便構想「第三屆旅居文化國際論壇」放在菲律賓,並擬了論壇的主題:「千島之國與華人文化足跡」。菲律賓是家鄉閩南人移居最多的國度,上世紀二十年代,千千萬萬像老父一樣的閩南人,含淚

更多

本刊總編輯潘耀明先生榮獲二○一九年度「亞洲華人領袖獎」(本刊編輯部)

鑑於潘耀明先生在企業創新領域和對亞洲社會、文化及經濟方面的傑出貢獻與成就,經亞洲知識管理學院評審團評核後決定授予「亞洲華人領袖獎」榮譽獎項。潘耀明先生的評論、散文分別在內地、港台及海外出版,其中《當代中國作家風貌》被韓國聖心大學翻譯成韓文,並成為大學參考書。部分作品被收入香港中小學教科書內,曾獲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海峽情》文學獎。二○○九年潘耀明先生獲日銷五百萬份的日本聖教新聞社頒發「聖教文化獎」,

更多

在愛荷華漫談歷史、文學與編輯──專訪瘂弦(潘耀明 訪問、李顯華 整理)

瘂弦憶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潘耀明(下稱「潘」):你是第一屆參加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當時的情況是怎樣,跟現在有什麼不同?瘂弦(下稱「瘂」):我有一篇文章寫IWP(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成立之前,當時主要是英文系,有很多學文學的人,他們也是作家,大家來修學分、拿學位,與後來各國作家來交流的情況不太一樣,後來更集中、更有特色,難度也更高。第一屆有七個人參加,時間是一年

更多

守護香港!(潘耀明)

唯有道德的自由才使人類真正成為自己的主人。① 劉再復在多個場合的演講及文章,都提到《紅樓夢》是他的聖經。這裏的「聖經」,指的是一種宗教情懷、一種心理因素、一種心靈價值。他很推崇賈寶玉的明心見性,套他的話說:「這顆心是童心,是佛心,是赤子之心,是菩薩之心,是釋迦牟尼之心,是基督之心。」②簡而言之,是愛芸芸眾生、愛世人之心。此外,劉再復對《西遊記》的評價也是極高的。他認為,《西遊記》和《紅樓夢》表面上

更多

情理之中(潘耀明)

網上熱炒一段採訪實錄,很惹人矚目。說的是一位電視台主持人,第一時間訪問了二○一五年獲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屠呦呦的精彩對話,摘錄如下: □人們稱您為三無科學家①,請問您為什麼沒有當選院士?■我如果當了院士,怎麼還會搞科研獲諾獎? □您獲得了諾獎,現在可直接晉級院士了,是嗎?■不,我現在當上院士,有人會說我是被西方勢力推舉上去的,我這樣比院士輕鬆多了。□您今年八十五歲高壽,可以介紹一下長壽秘訣嗎?■其實我

更多

特輯:「我寫的不是科幻小說!」──專訪倪匡(潘耀明 訪問、羅 旭 整理)

金庸曾讚倪匡:「無窮的宇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蔡瀾評價倪匡是「天下最古靈精怪的人。也許是外星人。」回顧寫作生涯,他笑談曾撰書幾千萬字,其中「衛斯理系列」就有一百四十五本。然而,這位塑造一代人對科幻小說的第一印象的開山鼻祖,卻堅稱自己所寫從來不是「科幻小說」。二○一九年六月四日,筆者跟隨《明報月刊》潘耀明總編輯前去倪匡家中拜訪,終於見到傳說中

更多

文化救港(潘耀明)

五四百年反省,糾結着一綑理還亂的思緒,迄今我們讀到的文章,眾說紛紜──各取所需,而且與時俱變!以毛澤東為例,他早年曾稱許胡適、陳獨秀、吳虞、李大釗等人,甚至向他們個別問道,也不主張揚棄傳統文化,「一九二○年他給周世釗的信中說:『東方文明在世界文明內要佔半壁的地位,然東方文明可以說就是中國文明。』」①毛澤東浸淫過傳統文化,對古典書情有獨鍾,晚年他對舊版的線裝書更有特別癖好。但是,在他領導後來的革命運

更多

中國人的盼望(潘耀明)

文化設法取消階級,使世上所想到了的和知道了的最美好的東西到處流行,使人人都生活在和美與光明的氣氛裏。在這種氣氛裏,他們可以自由地運用觀念,像文化本身那樣運用它們,─為它們所滋養而不為它們所束縛。① 「五四運動」對近百年中國政治、文化、思想的影響深且鉅,因此,我們做了兩個特輯,此後還要繼續發表關於五四的檢視和反省的文章。本刊五月號「五四」百年祭特輯,張鳴先生撰文釐清兩個「五四運動」的本質區別。「五四

更多

特輯:紅塵奔波負重任──專訪白先勇、姚煒(潘耀明 訪問、劉潤豪 整理)

日 期:二○一九年三月十九日地 點:香港沙田凱悅酒店訪問人物:白先勇、姚 煒 「白老師現在寫作習慣仍堅持用六百字的稿紙嗎?」白先勇笑着回答:「用五百字方格就寫不出來,感覺不太對,所以我買了一大箱放在家裏備用。」被問及是否還堅持用黑筆寫作,白笑言:「對,你比我記得更清楚,藍筆寫起來也不太對。」三月春,小城乍暖還寒,晴雨不定,查良鏞學術基金文化講座﹕「從小說到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蛻變」舉行前

更多

整理國故(潘耀明)

有一段時期,曾對大和文化產生了興趣。興趣的焦點,是日本不過是一個小島國,為什麼可以成為亞洲富強之邦?熟悉日本文化的都知道,日本在政治體制上襲取了西方的模式,但在文化價值上還是承傳儒家文化。這一說法,也許嫌於簡單化,如果要尋根究柢,相信可以寫一篇學術論文。對於國人,五四運動以迄已經長滿一百歲,還在尋求救國良方和追求民主憲政的道路。路漫漫求索凡百年,似乎仍未找到理想良方,無疑,國家是富強了,人民生活改

更多

文化大灣區(潘耀明)

有如語言之於批評家,望遠鏡之於天文學家,文化就是指一切給精神以力量的東西。① 最近有關粵港澳大灣區的建構高唱入雲。建構大灣區的人,大都從經濟和政治角度出發,談文化的不多。我在幾個場合曾講過,大灣區文化有資源互補的必要。我說過,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也是國際文化窗口和中西文化交匯之地,資訊發達,充滿創意,過去一直發揮文化窗口的作用,內地開放後,在整合內地與香港的文化,起不可抹煞的作用。對於與大灣

更多

讓不該開花時候花綻放!(潘耀明)

該笑的時候沒有快樂,該哭泣的時候沒有眼淚,該相信的時候沒有諾言。① 春節在泉州家鄉度過。泉州天氣有點反常,寒風凜烈,該是溫煦的春天,卻有嚴冬的瑟縮。在泉州參加一個春意盎然的會議─中國傳統服飾文化學術研討會。我不是中國傳統服飾的研究者,充其量是一個愛好者。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學會會長王亞蓉女士指定要我參加會議,說我是第一個採訪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專家沈從文先生的人。研討會開幕的那一天,剛巧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

更多